第二千五百五十五章 扶媚「哭」了

第二千五百五十五章 扶媚「哭」了

所有人都怔怔的望著扶媚。

因為滴落在地上的,並非什麼血跡。

「你哭了嗎?」葉世均邪邪一笑。

扶媚確實哭了,臉上梨花帶雨。有因為死亡恐懼的逼近嚇哭的,但也有身上痛苦所帶來的身體反映而掉下的眼淚,此時都融合在一起!

但顯然的是,這些眼淚不足以透過她的身體滴落在地上。

你哭了嗎?

此時在扶媚的耳朵里,卻不是安慰,而是諷刺。

與其說哭,分明是尿!

不過,此時的她沒有心情在乎那些,甚至更不在乎這一幕被扶天和一幫士兵所見,在活命的面前,尊嚴算得了什麼呢?

扶媚拚命的沖他搖著頭,眼神當中沒有絲毫的強勢,只有卑微的楚楚可憐!

「世均,扶媚已經很難受了,你……你先鬆手吧。」扶天也急忙勸道。

葉世均冷冷一笑,根本不理扶天,只是望著扶媚:「怎麼,你是在求我嗎?」

脖間連呼吸都沒法,更別說說話了,此時的扶媚只能點頭如倒蒜,姿態極低的認錯求饒。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扶媚的模樣,葉孤城仰頭狂笑。

突然,聲止,他猛的瞪住扶媚,厲聲而喝:「不對啊?你平常不是很囂張的嗎?你平常不是都自視甚高的嗎?你會向我求饒?」

「在你的眼裡,我!葉世均!有什麼資格讓你求饒啊?啊?」隨著他怒聲一喝,手中猛然又加大了力度。

扶媚臉上頓時更加難受,鮮血更是順著嘴角不斷的流出。

「世均,家和萬事興。你們到底是夫妻,你們……」

「夫妻個屁!」葉世均冷聲一喝,直接打斷扶天的話,嘴唇微閉,眼中帶狠:「我當她是妻子,她當過我是丈夫嗎?」

「在她眼裡,我不過只是一條讓她站的更高的狗而已,我說我對嗎?扶媚?!」

扶媚拚命的搖頭,眼裡滿滿都是哀傷的求饒。

「媚兒確實生性嬌慣,是我們扶家人沒有教育好,但她知道錯了,她會改的。」扶天也急的滿頭是汗!

「改?」葉世均冷聲一笑:「拿什麼改?」

「我們成親這麼久,你問下這婊子,讓我碰過她幾回?」

「你以為她冰清玉潔?可她在外面卻是人盡可夫,誰都可以上她!」

「我不過是她權利控制手中的一條狗,呼之則來揮之則去!」

「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卻在這裡管轄我的私事,殺我的女人,她不該死,誰又該死?」說完,葉世均冷冷的望向了扶天。

扶天此時低著腦袋,根本無法答話,整個人啞口無言。

「好啊,既然你殺光了這些女人,可以,那你就來代替這些女人吧。」

「既然你們口口聲聲的說是夫妻,那便是夫妻!」

話音一落,葉世均猛然間手中一摔,扶媚整個人身軀便重重的被砸在地面上,不等她有絲毫的反映,葉世均已經猛然沖了過來。

「平日,你像條死狗一樣,今天,我便讓你變成真正的死狗!」猙獰一笑,葉世均的眼眸當中血紅無比……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五百五十五章 扶媚「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