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六十九章 異變之石

第二千五百六十九章 異變之石

凝月點點頭:「不錯,從我碧瑤宮開山立派以來,創門祖師便已有遺訓,所以,我並不會讓你賠,想反,我還很高興,也很激動,因為它還化解了我心中一個疙瘩的同時,。」

「此話怎講?」韓三千疑惑的道。

「碧瑤宮離開本土,雖是無奈之舉,但無論怎講,確實有違祖先遺訓,我也一直心中自感愧對列祖列宗。」

這一點,不用凝月多說,韓三千其實也能理解。

畢竟,這是一派永駐萬年之地,貿然搬離,自然是對門派和祖先的不尊重。

但韓三千不明白的是,這和被融化的神顏珠有何關係。

「神顏珠是先祖留下的,要我派誓死保衛,所謂人在,珠在。不過,有一種情況卻可以人珠分離。」凝月認真道。

「哪種情況?」韓三千道。

凝月望了一神石,道:「便是現在這種情況!」

現在這種情況?這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碧瑤宮的先祖還能預料數萬年以後的事情?

凝月沒有說話,手中一動,頓時間面前出現鱗光之影,伸手往裏一探,便拿出一卷極其古老的畫冊。

「這是我宮立派先祖所留遺訓,盟主請看。」

當將畫冊展開,幾乎泛黃的畫卷上,依稀幾個大字。

「碧瑤之子,勢死隨珠,珠在人在。但珠石合併,則為碧瑤上乘,弟子緊隨之,切記!」

韓三千瞬間眉頭緊鎖,怎麼會這樣??

都不知道多少萬年前的某位高人,卻留下遺訓,說着好像今天的事情!

是未卜先知?

又還是機緣巧合?!

拿過那幅畫冊,韓三千仔細的看了半天,他能確認,這確實是不知道多少萬年前的遺記,也就是說,這些看起來不可思議的巧合又或者其他,都是真實的。

但這不對啊神石是自己在八荒天書里拿到的,即便是碧瑤宮的先祖也沒道理會知道它的存在吧,哪又怎麼會知道石會和神顏珠融合呢?

一個巨大無比的疑問,頓時間生在了韓三千的腦海中。

「按照祖先遺訓,既然神顏珠和石頭融合在了一起,碧瑤宮不僅不需要追討盟主償還,而且還要跟隨於您。」凝月笑道:「看來,冥冥中自有天意。」

「天意?」韓三千喃喃而道。

真的是天意嗎?

困仙谷里自己的師父,又到神石之中,好像都提過所謂的天意安排,可是,這世上哪有那麼多的天意?哪有那麼多的巧合?!

天?又是什麼?!

「你們的遺訓,還有沒有其他的?我意思是,神顏珠是什麼來歷,又或者有沒有提起這石頭是什麼來歷?」韓三千皺眉道。

凝月搖了搖頭:「神顏珠自開山立派便存在,門中只有關於神顏珠如何使用,對於神顏珠的來歷卻並未提起,至於這顆石頭,這不是盟主的嗎?盟主你不知道它的來歷嗎?」

韓三千知道個屁,神石是他在八荒天書里,破除試練塔以後得來的,別說對這傢伙的來歷不清楚,要不是幾次有性命之憂神石自發出來救主,韓三千甚至都不知道這傢伙該怎麼用!

不過,這倒也是可以去問問八荒天書那傢伙!

只是那孫子會告訴自己這些嗎?!

要告訴的話,當初拿到的時候就會告訴自己了,而不是賣關子跟自己說,讓自己去體會!

他奶奶的,這究竟怎麼回事?!

正迷茫間,韓三千的陽光突然撇到不知什麼時候,念兒已經從韓三千的懷裏下來,跑到了一旁玩起了泥巴。

韓三千急忙停止思緒,快步走了過去:「念兒,你在幹嘛?泥臟。」

「念兒想媽媽了,所以,捏了一個媽媽的小泥人。」念兒眼巴巴的望着韓三千輕聲道。

一提起蘇迎夏,韓三千整個人的心便不由一急一痛,放眼望去,念兒趁著韓三千和凝月說話的間隙,已經捏好了一個小泥人,甚至還專門給泥人點綴了兩個小眼睛。

只是這倆紅色小眼睛,莫名的和自己鼎旁的紅紗很像:「念兒,你拿爸爸的煉丹材料了?」

「才不是呢,這是泥巴!」念兒調皮的努努嘴,接着將兩個眼睛的泥巴扣下來,放在手心上讓韓三千看:「它只是泥巴,本來就是一體,不過,念兒拿了些出來,用桃花花瓣給它塗了顏色。」

韓三千溫暖一笑,點了點頭,但下一秒,他猛然回頭,幾乎和凝月同時互望,兩人不約而同齊聲而道:「它們,本來就是一體!」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五百六十九章 異變之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