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自私自利

第二百六十三章 自私自利

病房外,蔣嵐拉著蘇迎夏,直接走到了走廊盡頭。

「媽,你幹什麼,有什麼話不能在病房裡說嗎?」蘇迎夏不解的對蔣嵐問道。

蔣嵐看了一眼病房,確信韓三千不能聽到她們說話,這才開口說道:「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現在全城都知道了,你打算怎麼辦?」

蘇迎夏沒想到消息竟然會傳得這麼快,就連蔣嵐都知道了,應該是江富故意把消息散播出去,想要敲打和蘇家公司合作的那些人,讓他們知難而退,主動和公司解除合作。

這對於蘇家公司來說,無疑是滅頂之災。

見蘇迎夏不說話,蔣嵐急切的說道:「你還想什麼呢,好不容易當上公司的董事長,你可不能眼睜睜看著公司垮掉,快讓韓三千出面解決這件事情吧。」

「媽,韓三千現在還在住院,我現在只想他好好養傷。」蘇迎夏說道。

「什麼傷不傷的,一點小傷算得了什麼,現在公司才是大事,他又不會死。」蔣嵐不屑的說道,她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可是急壞了,對蔣嵐來說,好日子才剛剛開始,蘇迎夏當了董事長也能給她長面子,讓她在那幫姐妹里有了吹噓的資本,可是現在,公司被江富針對,這一切就像是快要粉碎的泡沫一樣,怎麼能讓蔣嵐不急呢。

「媽,你說什麼呢,公司能有三千重要嗎?」蘇迎夏瞪著蔣嵐說道。

「怎麼就沒他重要了,他現在要死了嗎?又不是嚴重的傷,難道你還分不清事情的輕重緩急?」蔣嵐說道。

「在我心裡,他才是重要的,不管怎麼樣,等他身體好了之後再說。」蘇迎夏態度堅定的說道。

「你這丫頭。」蔣嵐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時間拖一天,公司的危機就會增加一分,她可不願意看到蘇迎夏洛倫成為普通的打工仔,這樣得被那幫姐妹笑話死。

「你要是不去說,我自己去。」蔣嵐說道。

「媽。」蘇迎夏沉聲道:「我警告你,在三千沒有出院之前,誰也不準提到這件事情,你要是敢去告訴他,我跟你翻臉。」

「翻臉?蘇迎夏,你還拿不拿我當媽了,我這可是為了你好,他生龍活虎的,有什麼好擔心的。」蔣嵐怒道。

蘇迎夏清楚蔣嵐是個多麼自私自利的人,她現在對韓三千態度改觀,完全是因為別墅里發生過的那件事情,對韓三千產生了害怕。

可是當她的自身利益要受到影響的時候,蔣嵐絕不會考慮韓三千的感受。

「為了我好,還是為了在你的姐妹面前能吹噓,你是怕公司垮了,那些人會笑話你吧。」蘇迎夏說道。

蔣嵐表情變得有些不自然,但是她不會承認這件事情,說道:「丫頭,你怎麼能這麼想我,我是這樣的人嗎?我只是擔心你的前途,好不容易辛辛苦苦爬到這個位置上,難道你就甘心嗎?」

「辛辛苦苦?要是沒有三千,我怎麼可能成為公司的董事長,你這一身名牌衣服,要是沒有韓三千的話,有什麼資格去買?你自私也要有分寸,也得照顧一下三千的感受。」蘇迎夏說道。

「你……」蔣嵐被氣得渾身發抖,她沒有想到蘇迎夏竟然會用指責的口吻和她說話。

「什麼都別說了,我不會答應的。」蘇迎夏說完,朝著病房走去。

蔣嵐大口呼吸著,氣得不輕,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自從蘇迎夏和韓三千的感情有了變化之後,她說話就越來越沒大沒小,而且經常胳膊肘朝外拐,幫韓三千說話,這讓蔣嵐越想越生氣。

要不是韓三千,蘇迎夏還是以前那個聽她話的乖乖女,可是現在,不止是學會了頂嘴,竟然還要指責她!

「韓三千,你別以為有幾個錢就可以控制我們家,有我蔣嵐在的一天,你永遠都是個入贅女婿。」蔣嵐咬牙切齒的說道。

回到病房的蘇迎夏把蘇國耀趕了出來,蘇國耀看到生氣的蔣嵐,走到身邊問道:「怎麼樣?」

「你這個女兒,越來越沒大沒小了,居然敢說我做得不對,不知道被韓三千灌了什麼迷魂湯。」蔣嵐憤怒的說道。

蘇國耀連忙拍了拍蔣嵐的背,說道:「消消氣消消氣,這麼生氣幹什麼,韓三千現在可不是好惹的,你難道忘了,他連自己奶奶都逼死了嗎?」

蔣嵐的確有點害怕這件事情,畢竟南宮千秋眼睜睜的弔死在她面前,但是她有恃無恐,只要韓三千對蘇迎夏有感情,想和蘇迎夏在一起,那麼韓三千就絕對不敢對她怎麼樣。

「有什麼好怕的,他喜歡咱們迎夏,難道還敢殺了我嗎?」蔣嵐不屑道。

蘇國耀點了點頭,這話倒是有點道理,韓三千做了這麼多,不就是為了蘇迎夏嗎?他怎麼可能有膽子對蘇迎夏的親生父母下手呢?

「但是你也別太過分了,破壞了他們兩的感情,對我們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蘇國耀提醒道。

「放心吧,我有分寸,我只要讓他知道這個家裡,我才是主人就行了。」蔣嵐說道。

病房裡,韓三千沒有在蘇國耀嘴裡問出什麼事情,蘇迎夏現在也不肯說,讓他非常無奈。

「你要是不肯告訴我,我隨便一個電話打出去就能知道發生了什麼。」韓三千說道。

蘇迎夏知道,就連墨陽都是韓三千的朋友,他要知道這些事情非常簡單,現在看來是瞞不住了。

「也沒什麼大事,公司出了點小麻煩而已,你安心養傷,我能解決的,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嗎?」蘇迎夏笑著說道。

韓三千相信蘇迎夏的能力,但事情也分輕重,如果超出了蘇迎夏的能力範圍,她還怎麼解決?

而且這件事情連蔣嵐都驚動了,顯然影響力不小,韓三千可不想蘇迎夏獨自承受壓力。

「是圍棋協會那幫人嗎?」韓三千問道,目前這個階段,除了那幫老東西之外,韓三千想不到還有誰會找蘇迎夏的麻煩。

蘇迎夏猶豫了一下之後,才點頭說道:「是江富,他要你去跪下給他道歉,我沒答應。」

韓三千臉上閃過一抹冷意,跪下道歉,這個老東西要求真是不少啊。

江家在雲城,的確有點勢力,但是放在韓三千眼裡,不過就是個跳樑小丑而已。

「這是最簡單的解決辦法。」韓三千對蘇迎夏說道。

「怎麼可能。」聽到韓三千的話,蘇迎夏反應激烈,說道:「就算不要公司,我也不能讓你去給他下跪。」

這句話讓韓三千心裡樂滋滋的,蘇迎夏能夠這麼為他著想,這不就是最幸福的事情嗎?

「看來我比公司還要重要啊。」韓三千說道。

「那是當然。」蘇迎夏毫不猶豫的說道,沒有半點考慮。

韓三千對蘇迎夏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到床邊。

蘇迎夏不明所以的走到床邊坐下之後,問道:「怎麼了?」

「公司現在有很多合作在手裡,一時半會兒應該不會有問題,既然你想讓我在醫院裡養傷,就等傷好了之後,我再去會一會這些老東西。」韓三千說道。

這是蘇迎夏最想看到的情況,只可惜現在的局面,並不是韓三千所想的那麼樂觀,因為還有蘇海超的插足,導致了蘇家公司現在就是一個空殼,除了鍾秋之外,一個員工都沒有。

「其實……其實還有件事情。」蘇迎夏支支吾吾的說道。

「還有什麼事?」

「是蘇海超,他得到了十億的投資,要開新公司,把我們公司的員工全部拉走了。」蘇迎夏說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三章 自私自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