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五十六章 就是羞辱你們

第二千六百五十六章 就是羞辱你們

此話一出,加之裴虎直接摔倒,現場一瞬間,鴉雀無聲!

即便是剛才聲援韓三千的麒麟一族,此時也全部瞠目結舌,一個個呆若木雞。

出言幫助是一回事,其目的,是解決不必要的紛爭。

但惹怒裴虎,甚至絲毫不給檮杌一族任何面子,那又是一回事了。

畢竟,檮杌一族身為魔族最大的南方勢力,其實力不容任何人小覷,誰又敢完全跟他們翻臉作對呢?

怒了,怒了。

摔在地上的裴虎,面部雖然朝下,但此時趴在地上的身軀,卻是因為憤怒而微微的顫抖著。

奇恥大辱!

對於裴虎來說,這等同有人用腳狠狠的踩在自己的臉上。

蹂躪,踐踏!

他高高在上,位高權重,向來只有他人攀龍附鳳,對於他百般的阿諛奉承,別說罵他,就是在他面前說個不字,那也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

但在今日,他不光被人說不字,甚至還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羞辱,暴揍……

他如何能忍?!

他不能忍老顯然也不能忍。

這已經不再是單獨的打架鬥毆,而是關係到家族名譽的大事件。

「你有種,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裴虎趴在地上,冷冷而喝,那聲音當中充滿了冰冷和無情。

在場不少人聽之,都不由膽寒。

「年紀輕輕的耳朵就不好使嗎?還是躺在地上涼快,捨不得滾起來?」韓三千淡然無比,絲毫不因裴虎的冷言而有絲毫的懼怕之意:「聽清楚了,我再說一遍,我有叫你走嗎?」

「豈有此理,你簡直欺人太甚。」裴虎再也忍不住了,怒聲直起,便要衝向韓三千。

聖燃急忙一個眼神示意,幾位長老便趕緊將暴怒的裴虎攔住,而此時的聖燃急步到韓三千的面前,輕聲而道:「少俠,既然已經取勝,何必咄咄逼人?需知得饒人處且饒人啊。」

韓三千輕聲冷笑,望着聖燃:「麒麟族長是吧?我也送你一句話,未經他人事,莫勸他人善。」

「這……」聖燃啞口無言。

「孽障,你還真當我檮杌一族好欺負的是嗎?」見聖燃這邊已然碰壁,檮老怒聲而起。

他話音一落,跟在他身後的檮杌族族人便瞬間拔刀而向,一個個窮凶之極惡,勢必要拿韓三千開刀。

「少俠,您這又是何必呢?」幾位長老無奈的嘆息道。

「檮杌一族勢力強大,惹了他們,對您是沒有任何好處的。」

「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啊。」

韓三千低下頭,望着手中天火月輪:「相見?若是不殺這孽障,那村裏的村民我又有什麼臉面相見?」

話落,韓三千冷冷的抬着頭。

「你……你是替那些村民報仇的?」聽到這話,麒麟一族幾位長老頓時一驚,轉而,頓時沉默不語。

村中少女之死雖然不是他們殺的,但卻因他們而起,稍有良知,也自知理虧且心不安,又如何敢再多言?!

「小子,為了一些破村民,你就要和我們檮杌一族作對?你怕是腦子不好使了吧?老不屑冷哼道。

「怎麼?難不成你認為你的命比村民的命值錢?」韓三千冷聲道。

「老夫乃是檮杌一族的長老,誠然,位高權重,乃是人中龍鳳,即便不算老夫,我泱泱檮杌大族,任何一名族人,也是繼任檮杌之志,豈是凡夫俗子可以相比的?老說起這個,語氣里忍不住的充滿了驕傲。

韓三千哈哈一笑,笑的確實無奈又極盡嘲諷。

「混帳東西,你笑什麼?老怒聲而道。

「你知道我眼裏,是怎麼看的嗎?」韓三千道。

「你怎麼看,老夫沒興趣知曉。」怒聲喝完老突然又覺得有些不爽,揚揚頭,望向了韓三千。

意思倒也明顯,對於韓三千如何看待老倒是破有興趣。

韓三千輕蔑一笑,看了老,緩緩的開了口。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六百五十六章 就是羞辱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