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五十八章 一劍寒光

第二千六百五十八章 一劍寒光

破!

轟!

雖劍上無能量之動,已無毀滅之能,但劍上已有火紅寒茫。

儘管不過很細,但不知為何,裴昆已然感到心神恍惚,大汗淋漓!

裴昆下意識舉起手中長劍抵擋!

「轟!」

他的腳下,以他為中心,以韓三千天火之劍與自己魔劍為起點,大地轟然龜裂,並不斷的朝身後蔓延。

而在裂縫中央之人,甚至連怎麼回事都沒明白,便被當場炸飛。

「什麼!」

「厲害!」

麒麟一族長老集體看傻。

「誰嬴了?」

「平局嗎?」

兩人依然保持着方才的姿勢,一個輕身於空中,右手斜劍劈下,如同醉酒劍仙,一個馬步長蹲,引劍而擋。

天火之劍與黑色魔劍緊密交匯。

「無知,狂妄。」裴虎不屑的唾棄一口,對老,裴虎一向非常尊重,這不僅僅是因老是自己長輩的緣故,更因老超群的劍法。

在檮杌族這種實力為尊的種族裏,長輩的概念遠遠沒有實力穩健來的更加直接。

想要被真正尊重,那都得看你手上的拳頭硬不硬。而裴昆的劍法,便是有名的拳頭之一。

那可是檮杌八絕之一。

這小子敢拿劍法和裴昆比,這不是找死又是什麼?!

但就在裴虎得意之時,突然之間,有聲聲水滴之聲傳入耳中。

一滴滴鮮血,正緩緩的從裴昆的身上掉落在地上。

「砰!」

突然,一聲悶響,裴昆右腿的膝蓋重重的撞在了地面之上。

水滴一般的鮮血,也變成了緩緩而流。

「什麼!」

「這…!」

當看到裴昆單膝跪在了地上,不光裴虎整個人傻了眼,就連麒麟一族的人,也完全的呆若木雞。

裴昆……裴昆敗了?!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裴虎一下子慌了神,踉蹌連退。

即便他的修為高於裴昆,但如果真的打起來,他也未必能在經驗豐富,殺人如麻的裴昆面前討到什麼便宜。

可就是這樣的裴昆,卻在自己最熟悉的劍法之上,敗給了其他人?

這怎麼可能呢?!

他想不明白很正常,因為就連身為當事的人裴昆也想不明白。

韓三千的劍法變化多端,而且最為詭異的是攻勢還相當之猛,以他自詡劍神,但在韓三千的劍法面前竟然卻是被打的連連敗退,疲於應付。

但這也就罷了。

他用一劍完全將自己擊敗,這就不可能了啊。

可事實……

他不甘的望着韓三千,他不明白怎麼會如此。

但韓三千的眼裏,只有無盡的淡然,似乎敗在他手上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他連一絲的驕傲都沒有,防佛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你學劍多久?」裴昆抬頭望着韓三千,輕聲問道。

「一月有餘。」韓三千淡然而道。

「一個月?」聽到韓三千的回答,不光裴昆傻了眼,就連麒麟一族的人也傻了眼。

學劍一個月,卻可以輕鬆將用劍幾十年甚至數百年的劍之大成者挑落馬下,這不是親眼看見,打死都不會有人相信的。

又或者說,即便是親眼所見,也難以讓人相信。

「你要麼吹牛,要麼……。」裴昆冷聲道。

「那便是吹牛。」韓三千毫不在意打斷道。

裴昆咬咬牙,但很快又鬆了牙關:「你劍法很好,我可以知道這是什麼劍法嗎?」

「你有資格知道嗎?就憑你這個人模狗樣族長老的身份?」韓三千不屑道。

突然,裴昆笑了,笑的很是凄慘,很是荒涼。

戎馬一生,手中長劍更是讓他立下無數戰功,無數的敵人死於自己的劍下,但他怕是永遠也想不到,終有一天,他自己,也會死在別人的劍下。

「哈哈,哈哈哈哈!」裴昆仰天而笑!

下一秒,他突然停下,望着韓三千,做出了一個無比驚人的舉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六百五十八章 一劍寒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