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八十八章 玲瓏棋局

第二千六百八十八章 玲瓏棋局

爺爺在下一盤很大的棋?!王思敏簡直有些聽不懂韓三千的話,爺爺酷愛下棋這倒是沒錯,很多時候甚至一個人也會自娛自樂的極其精神。

但這和下很大的棋有什麼關係?

妻不過小拇指蓋大小,棋盤也不過鏡子大小,沒有一個可以稱的上大才是。

而此時,韓三千已經飛至半空,手中一道能量微微釋放,頓時間,從王思敏和穿山甲眼前不足一米之地,便突然顯出一道巨大的屏障。

屏障半透明,從地底一路探到窟頂,從左邊一路探到右邊,將整個石屋完全和他們一幫人所隔開。

「就是它一直在阻擋我們嗎?」王思敏尋眼望去,半透明的屏障之上,依稀還有幾點光點遍布。

光點相連,形成完美又好看的光線,像是些星陣,又像是些星圖。

煞是好看!

遠處,凝月幾人也看到了這一幕,紛紛睜大了眼睛。

「這是什麼?」

而此時的韓三千卻是一笑,手中一道能量微微運起,對準屏幕猛然打去。

頓時間,強大的能量與屏障上發出耀眼的光芒,等韓三千收力,屏障中已然印下一個黑色的光點。

「韓三千在幹啥?我靠!」

「看不懂。」

「這算是打架嗎?」

凝月一幫人完全傻了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

「他在幹嘛啊?」穿山甲也懵了。

王思敏沒有說話,只是獃獃的望著。

而此時,隨著韓三千黑色光點落下,屏障上那些白色的光點開始微微的移動。

等到白色的光點停止移動,韓三千又一次利用能量,再燒上一個黑點。

「燒電焊呢?」刀十二摸著腦袋,怪異無比。

墨陽無語的瞪了一眼這傢伙,不過別說,還真有點像。

「我知道了,是下棋,韓三千在下棋!」突然,另外一頭的王思敏,猛然發現了韓三千到底在做什麼。

「下棋?」穿山甲奇怪不已,抬眼望去,倒還確實像那麼回事:「靠,看不出來這傢伙還挺多才多藝的啊。」

而幾乎同時,半空之上的韓三千又一次動了。

隨著他動,屏障上的光點也很快移動。

兩者之間,很快進入了互相攻走防禦的階段。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韓三千的額頭上也冒出了點點冷汗。

體力和能量的消耗當然不會對韓三千造成任何的影響,真正讓韓三千頭疼的是這棋局之上讓人幾乎快要崩潰的局勢。

這本來就是一盤死棋,奈何的是屏障之上,白棋的反映更讓人絕望。

每一次韓三千好不容易看到一點點翻盤的希望,便會瞬間被對方抹殺,同時,還會將局面帶到更為複雜的境界。

以至於到了現在,韓三千幾乎已經無棋可下。

「王老先生研究一生的棋藝,怕就是在鍛煉自己的棋藝吧?」韓三千苦笑一聲。

韓三千說的沒錯,王家有祖訓,得龍盤者必苦練棋藝,儘管王老先生並不知道這其中的道理和奧妙,但王家十代人研究所得出來的祖訓,自有他的道理。

不過,即便韓三千能嬴王老先生,但面對如今的棋局,也同樣是一籌莫展。

「如何破局?」

韓三千思來想去,著實想不出任何的辦法。

所有人此時也全部不敢坑聲,只是安靜的望著停在半空,摸著下巴皺眉思考的韓三千。

即便稍有懂些棋藝的王思敏和凝月,此時看懂了屏障之上乃是棋局,也完全是不知所措,因為在她們的眼裡,這根本就已經是死局。

「除非……」韓三千突然皺起了眉頭。

「除非中央這顆白子不在。」

韓三千將目光,放在了最中央的一顆白子身上。

但如何才能吃掉這一顆白子,韓三千實在沒有辦法。

突然,韓三千無奈搖了搖頭,嘆息一聲飛了下來,並一步一步朝著刀十二走來。

刀十二當場就愣住了,左摸摸臉,右摸摸臉,這特么的是要弄啥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六百八十八章 玲瓏棋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