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八章 又飛了

第二千七百零八章 又飛了

「花船」之上,琵琶輕彈,弦樂緩奏,悠悠婉歌,如同天籟。

花船正中,數名女子花枝招展,隨樂而舞,如同仙女下凡,美不可勝收。

而在旁側,數十餘位男子微微端坐,桌前美酒佳肴層出不窮,他們衣著華貴,外表光鮮,年輕姣好,氣質出眾,算的上青年之才俊。他們的身後,各有十幾名精英護衛,兢兢業業的守護自己的崗位。

而在正中的上方,珠簾垂掛,隱隱之中可見綠藍相間的裝飾,珠簾背後,一綠衣女子端端而立,她的身旁,緩緩坐著一個白衣女子。

雖有珠簾做擋,但依稀透過縫隙,可見兩女皮膚之白嫩,身段之婀娜,相貌之如仙。

「大漠蒼勁北,一車如孤帆,一女台上坐,眾子皆捧月!」此時,一個男子端著酒杯,緩緩而站,接著,對著珠簾之後,舉杯而吟詩。

話音一落,另一男子不屑的掃了他一眼,接著,恭敬的沖著珠簾之後,輕輕一弓身,道:「殷殷之歌,繞耳三梁,婉婉之音,如似仙子,自比百足男,唯吾月如心。」

此話一出,一幫人頓生不滿,吟詩也就罷了,但直接人身攻擊,將他們比成百足男,這便是讓人憤怒了。

「姓魏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以如此之招傷人,你是不是太顯卑鄙了。」

就在一幫人憤而不平的時候,一個身著金色衣服,看起來絢麗奪目的男子緩緩的站了起來,他所處的位置,距離珠簾相當之近,此時,他張手搖扇,翩翩而道:「著衣不著人,畫虎類如犬,應是如才子,才非搖杯酒,若問誰多情,將心照明月。」

此詩一出,方才那男子頓時間面色如紅。

「反擊的好,反擊的妙。」

「如此之句,堪稱絕句,不愧是袁公子啊。」

「若問誰多情,將心照明月,好句,好句。」

聽到眾人的讚譽,那叫袁公子的人,微微得意的收了收自己的扇子,如鷹一般的眼睛不屑的掃了一眼方才那男子。

那男子一口將杯中之酒飲下,鬱悶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珠簾之中,綠衣女子輕輕點點頭,漂亮的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袁公子微微一個回身,望向珠簾內,正欲說話,卻在此時,整個「船身」突然猛然一個抖動,以至於所有人都不由微微一個搖晃。

「有刺客!」

此時,有人大喊一聲,頓時間,不少的侍衛從船體各種湧出,手持長槍,紛紛沖了出來。

一時間,船體四周,儘是精兵。

而幾乎同時,船也緩緩的停了下來。

下一秒,數百精兵猛然跳下船身,朝著船後方快步衝去。

半空之上,韓三千滿頭大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顯然,那聲悶響,絕然是穿山甲的傑作。

那邊……

一幫精兵很快抓到了罪魁禍首,一個身體藏在土裡,只剩一個腦袋,正鬱悶的摸著發疼的腦袋在原地哎喲叫喚的某個貨。

隨著,一幫精兵重重包圍了這個西瓜一樣的腦袋,他訕訕一笑:「哈,哈……那啥……剛才我跑太快了點,一下沒注意,超了你們的車,然後……然後我抬頭的時候,你們的船剛好撞到我腦袋上了。」

「我這麼說……你們,你們信嗎?」說完,這貨眼巴巴的望著一幫面目嚴肅的精兵。

「蠢貨!」韓三千無語的遮住自己的雙眼。

「蘇家雪車,豈你可攔停?來人!」

「在!」

「企圖不明者,給我拿下。」

「是!」

隨著領頭的將領一喝,一幫士兵頓時走向了被包圍的穿山甲。

「靠!」穿山甲低罵一聲,腦袋一縮,鑽土就想跑。

「妖孽,哪裡跑。」領頭將領冷聲一喝,腳上頓時一蹬地面,頓時間,整個地面一股極強的能量猛然擴散。

而幾乎同時,一個東西直接從土裡躥飛而出。

「又他媽飛了!」

韓三千無奈一嘆,身影化電,沖了過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七百零八章 又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