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五章 關你們什麼事

第二千七百一十五章 關你們什麼事

一句湖,硬生生懟得在場所有人一愣。

「窮山僻壤出刁民,你這刁民,簡直瞞不講理。」

韓三千微微一笑:「如果我是刁民,那你們是什麼?」

「一幫閑得蛋疼的臭蟲?」

「又或者三個舌頭的老八婆?」

「還是九個耳朵的長腿婦?」

韓三千笑容清淡,聲音很輕,不過,語氣卻充滿了調笑。在場所有之人,一時間竟然全部一驚。

誰又能知道,剛才這傢伙還罵不還口,可突然一下子,牙尖嘴也厲起來。

「女兒漿在貴,又怎麼了?」韓三千說完,回身幾步,直接拿過侍女手中的酒壺,突然之間,啪的一聲直接摔碎在地上。

「酒,是蘇小姐送我的,我如何處置,關你們屁事?」韓三千皺眉問道。

「你……」

「你……」

一幫人簡直又氣又急,一時間連話都快說不出口了。

「你這***,強詞奪理,這酒狗屁才是你的,這……這根本就是蘇小姐看你可憐,才……才……」其中一個人想說,但硬生生自己說到一半,都覺得理不直氣也不壯,只能幹瞪着眼睛,尷尬的靠吼的聲音大來壯氣勢。

「看我可憐也好,還是幹嘛也好,那也是送我的。」韓三千冷然而道。

「此話有理,小姐真情實意所送,自然,東西也便是這位公子的,他要如何處置,這是他的權利和自由。」珠簾之內,綠衣女子輕聲而道。

隨着珠簾之內的聲音傳來,頓時間,廳中之人啞口無言,即便有言,也硬生生的卡在喉嚨之上,沒法發出。

韓三千冷笑的掃視了一眼所有人,冷聲一笑,接着,便要抬步回去。

但幾乎剛要走出一步,此時,幾個公子卻突然攔在了韓三千等人的面前。

韓三千眉頭微微一皺,輕輕的望着這群傢伙。

「就算是你的酒,那又如何?這花舟之上,乃是淡雅之地,眾人更是興緻極上,不過,你卻弄髒這裏在先,如今更是將酒壺摔碎在地,如此傷風俗與大雅,這筆賬,似乎還應該算算吧?」領頭之人,不是別人,正是袁公子。

袁公子的身後,眾公子明顯得意非常,顯然,拿韓三千沒有辦法以後,這幫人正躊躇之時,這個袁公子站了出來,以自己之力,重新刁難上了韓三千。

不過,對於韓三千而言,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從他們的角度來說,他們是強者,強者只會給強者尊重,而從來不會給弱者憐憫。

「酒是我不小心碰倒的,這非本意。至於摔酒壺之事,你們還好意思提嗎?」韓三千道:「若非你們,我怕那些酒早已下肚。」

「黃沙怪,咱們走。」說完,韓三千帶着穿山甲就要往前走。

「就這樣就想算了?」袁公子冷聲道。

「那你想怎麼樣?」韓三千問道。

穿山甲無奈的攤攤手:「大不了,我們自己的地方收拾乾淨咯,你們把客廳收拾乾淨咯,一人退一步。」

「收拾乾淨就行了?呵呵,那我給你一刀,然後幫你補上傷口,是不是就算扯平?」袁紹冷聲道。

「如果你們真的想收拾,可以,不要說我們不給你機會,你去舔乾淨,這事也就算了,如何?」說完,一幫人相視一笑。

「好啊。」韓三千笑着點點頭。

一幫人頓時間哄堂大笑。

韓三千也跟着輕輕笑了起來。

一幫人頓時間笑的更加瘋狂,他們嘲笑着韓三千這***這時候還跟着笑。

只是,他們恐怕並不知道,韓三千實際上的笑,也是在嘲笑他們……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七百一十五章 關你們什麼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