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六章 餓狗撲酒

第二千七百一十六章 餓狗撲酒

「哈哈,你們看,這傻比,他還在笑呢。」

「鄉巴佬,看在你笑的這麼開心的份上,今日,這地你還就舔定了。」

一幫人虎視眈眈,韓三千的笑,更讓他們眼中帶有明顯的怒火。

其中一個人,更是直接沖了過來,一把便直接沖向了韓三千。

韓三千也不反抗,淡淡的笑著,任憑他抓著自己。只是,那傢伙抓住韓三千稍微一使勁,卻發現韓三千的身體,如同大山一般一動不動。

他尷尬的望了一眼韓三千,然後趕緊咬緊牙關,使出更大的力氣。

但問題是即便於這傢伙用力用的面色紅漲,但韓三千卻還是站的紋絲不動。

「他媽的,這鄉巴佬。」

以這傢伙的修為本事,他耀武揚威之事可乾的不少,因此,在面對如此情形的時候,才會迫不及待的第一個衝出來,以此想要顯擺自己。

哪知……

即便他使出了全力,但韓三千的身體,卻防佛鑲嵌在了地上一般,不可以說沒有反映,那簡直就是紋絲不動。

尷尬……

他頓時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尷尬……

「他媽的,你這個鄉巴佬,沒想到力氣還挺大的,靠,你耕田自己當牛,耕多了吧?」他低喝大罵,以此掩飾自己的尷尬。

「是的,你要不要也耕一下?對身體有好處。」韓三千輕輕一笑,語氣平淡。

就這種對抗,韓三千別說用一下力,甚至連氣都不用多喘一口。

「我耕你媽!」

他怒了,怒到了極點,怒到了抓狂!

但此時的韓三千不僅絲毫不慌,甚至還有些閑的無聊。

「這他媽的鄉巴佬,真的是蠻牛,也不知用了何等妖術!」有人謾罵道。

「鄉巴佬不都這樣嗎?空有蠻力而已,其他之面,不過就是垃圾。」

而幾乎就在眾人謾罵的同時,憤怒到了極點而幾乎喪失理智的傢伙,也用最終的憤怒,直接明是推,暗是使拳,打向韓三千。

韓三千眉頭微微一皺,下一秒,身體忽然一閃。

「砰!」

隨著一聲巨響,只見那傢伙整個人突然因為失重和無法控制的慣性,加之自己使力本來過猛,整個人直接就瞬飛出,以腦袋狠狠的撞在韓三千的小酒桌上,撞碎以後,停在了旁邊之處,而他的臉,剛好就落在韓三千之前倒酒的地上。

「看來,這位兄台為了喝酒,簡直是迫不及待啊。」韓三千輕輕的看了一眼身後的穿山甲,不由笑道。

穿山甲搖搖腦袋:「不能說迫不及待,簡直是為了喝酒,喪心病狂。」

「靠,以這麼牛批轟轟的姿勢衝過去喝酒,簡直是特么的精彩絕倫,不愧一聲,酒神。」

兩個貨一唱一和,極盡之諷刺。

「鄉巴佬,你!」

「你們兩個傢伙……」

「你們簡直過分,摔酒也就算了,如今更是打人。」

一幫人驚訝之餘,怒目相視,群起而圍攻。

「三千,你倒確實有些犯錯了。」穿山甲這時候也跳了出來,望著韓三千無奈的搖搖頭。

「人家那位兄台,那麼想喝酒,你也是,就不知道給人家分點?害的人家餓狗撲食。」穿山甲點點頭,批評而道。

雖是批評,但顯然的是,諷刺的意味也更加之足。

那傢伙趴在酒灘之中,一時間全身氣得都在瘋狂的顫抖。

士可殺,而不可辱。

「你們他媽的。」那傢伙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雙眼之中充滿了憤怒,接著幾步沖了過來,氣勢奪人的要找韓三千的麻煩。

但幾乎就在此時,珠簾之內,一聲輕輕的聲音響起:「諸位,就此打住,酒會並非以衝突為目的,四海之內皆為朋友,莫要傷了和氣。」

「朋友?他也算是朋友?」

「靠,豬狗不如的玩意,和這種人待在一塊,我都覺得發臭。」

「所在之人,無不文武雙全,落個空有餘力的莽夫在這,算得上什麼文雅之地?」

「一口一個莽夫,也不知道誰才是真正的莽夫。」就在此時,穿山甲突然不屑冷哼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七百一十六章 餓狗撲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