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二十九章 這是嫁妝

第二千七百二十九章 這是嫁妝

「勝負已定。」

「此次詩酒之魁,我想,可以提前結束了。」

珠簾內,綠衣女子的聲音傳遍整個大廳,本是冰清雲淡的聲音里,此時竟然參雜著陣陣隱藏不住的喜悅。

「諸位,有意見嗎?」

要說方才,那必然是一堆人站起來反對,甚至很有可能會有人破口大罵。

但此時,整個場內竟是鴉雀無聲,無一人敢放一個屁。

儘管,很多人因為綠衣女子略帶喜悅的語氣,已經非常不爽的望著韓三千。

但連袁公子這個各中翹楚都在如今,老老實實的掛在韓三千的一拳之下,他們,誰還敢亂動分毫?

這幫人先前有多麼的囂張,現在,就有多麼的慫。

「既然諸位都沒有意見,我,也沒有意見。來人。」

話音一落,她輕輕一拍手,頓時間,八名身著華麗之衣的四男四女,便各自端著一個被紅布所蓋的托盤,臉上帶著笑意,緩緩的走了出來。

八人一字排開,立於珠簾之前,接著,方才那兩名倒酒的女侍走了上去,將八個人手中托盤的紅布一個個掀開。

頓時間,整個花舟的大廳,都變的異常亮眼。

從左至右,每個盤中所放置的,幾乎都是金碧閃閃的各類奇珍異寶。

跟猴子腦袋差不多的血紅色鑽石,閃耀著綠色光芒的稀世玄冰,還有各種各樣叫不上名的好東西。

儘管韓三千不認識,但也算是進過拍賣屋的「土豪」,僅是憑這些經驗,他便已經可以判定,這八份東西,每一樣都價值連城,如果要同時在一起的話,那更是可以富甲一方。

「公子,請。」兩名女侍沖韓三千微微一笑,接著各自讓開一步,意思不言而喻。

韓三千眉頭微微一皺:「給我的?」

兩名女侍點點頭,笑道:「這是詩酒之魁的獎品,但也是……

「發財了,發財了啊。」兩女女侍話未說完,穿山甲已經屁巔屁巔的跑了上來,看著這整整八盤的奇珍異寶,這貨的眼裡,散發著屬於財迷的精光。

儘管他知道韓三千很有錢,但他不知道韓三千到底多有錢,而眼前的八盆奇珍異寶,便是巨大無比的財富,穿山甲自然不會客氣。

「穿……黃沙怪。」眼看著這貨已經跑到僕從面前,對著盆上的金銀珠寶愛不釋手,韓三千趕緊喝止了他。

韓三千微微一個曲身,對著珠簾後方輕聲而道:「所謂無功不受祿,這些東西,在下並不需要。」

「至於這什麼詩酒之魁,我更是無意。」韓三千搖搖頭。

文斗他本來就沒參加過,武鬥也是逼於無奈,對什麼詩酒之魁他更沒有任何的興趣。

「無論有意無意,公子始終嬴得比賽,既然如此,按照規定,這些東西便是您的。」珠簾內聲音輕聲道。

「我並不需要這些東西。」韓三千搖搖頭。

貴重之物,怎能隨意收取!

「您不需要,但也許小女需要,所以,還請您收下。」

「哎呀,我說韓三……穿山甲,你是不是傻啊。」穿山甲幾步走了上來,接著,鬱悶的望著韓三千,道:「有東西白送,幹嘛不要?」

白送?

韓三千沒有理這傢伙,反而是皺著眉頭,疑惑而道:「姑娘,您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不需要,您可能需要?」

這話,韓三千聽起來很奇怪,似乎,話中有話。

「哎呀,我說鄉巴……不,這位大爺,您就不要揣著明白裝糊塗了,您這詩酒之葵都拿上了,難道還不知道幹嘛的?」有人鬱悶的道。

韓三千放眼望去,確實不解:「在下確實不知。」

「呵呵,一句話概括,娶美人,當富爺。」

「這八盆奇珍異寶,不是別的,是嫁妝!」

「嫁妝?」韓三千一愣!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七百二十九章 這是嫁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