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三十二章 不會這麼巧吧

第二千七百三十二章 不會這麼巧吧

聽到這個問題,韓三千眉頭頓時一皺,整個人也變的異常警惕了起來。

她怎麼會知道蘇迎夏?

難不成,這花舟之上,還有陸若芯的人不成?

而自己隱藏身份的事,如今看起來,也像是一個笑話?

似乎突然注意到了韓三千眼裡冷冷的殺意,綠珠有些一愣。

韓三千此時微微的收回了自己的殺意,倒也並不否認:「是。」

綠珠眼裡難掩失望,不過,面對著韓三千冰冷的眼神,她微微低頭:「好吧。」

「綠珠的問題已經問完,答案,我非常滿意。」

「今夜明月高懸,塞外沙漠雖無風景,但夜景星宿如同璀璨鑽石,定是不可多得的美景,綠珠祝您,良辰之佳,傲享其中。」

說完,韓三千正欲說話,但此時的綠珠卻微微的沖他一行禮,接著,快步的退了下去。

韓三千那叫一個鬱悶,本想問她怎麼知道蘇迎夏的,但奈何的是,她卻匆忙離去,只留下自己一個人傻傻的愣在原地。

更讓韓三千傻愣的根本,是她的一句話。

什麼叫良辰之佳,傲享其中?

難不成,她們要安排蘇迎夏與自己見面?

想到這裡,韓三千即便有萬般的困惑,此時,也全然一動不動的立在那裡。

對他而言,蘇迎夏的誘惑,顯然是這世上最大的,最強的,且唯一性的。

想到蘇迎夏,此時的韓三千雙腳便如同鑲嵌在泥里,然後被人用鋼筋架死在裡面一般,再也邁不動腿了。

他緊張又期待的望向四周,期待著從哪裡能夠突然看到蘇迎夏的身影。

幾乎就在此時,幾位女侍緩緩的走進了場中,各個手扶托盤,盤中放置各種美酒佳肴,又或者煙熏點綴等小物。

不等韓三千開口,這幫女侍很快在韓三千身旁的石桌上放上美酒,也有的將鮮花與各類點綴之物布置在周圍,一時間忙的不亦樂乎。

韓三千像根木頭一樣杵在那裡,一時間不知所措。

這幫人動作很快,僅是片刻以後,周遭便已經被布置的滿滿當當。

綠草鮮花,騰樹之上懸挂著輕明之燈,如同花海星河,與之遙遙呼應的,是天空中的明月與繁星。

人坐於中,頗有一種和天地在此時融為一體的感覺。

坐擁星空,不過如是。

突然,就在韓三千沉浸於其中的時候,一陣陣好聞的香味撲鼻而來,陣陣輕盈的腳步聲也隨之而來。

隨聲望去,此時,只見出口處,一名女子緩緩走出。

白衣如雪,身段阿羅,一張白嫩的臉上似能掐出水來,精緻更如同神仙所造,不多一絲之餘,不少一分之遺,微微有些水藍的媚眼,楚楚動人的同時,又有一種極其野性之美。

又純又欲,想來這詞天生便是因她而生。

不過,韓三千很快便皺起了眉頭,因為這女子,並非是韓三千熟悉的蘇迎夏,反而……準確的說,他從未見過。

「您是?」韓三千警惕問道。

她微微一笑,陽光撲面,讓人感到極其的舒服和自在。

緩緩幾步,她坐在了石椅之上,姿態優雅,氣質獨特,其後,輕抬酒壺,微倒兩杯!

「皓月當空,星辰遍布,今夜之景,美不勝收。」她輕輕一笑,端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

韓三千淡淡的望著她,不知她是何意。

「不過,再美的景色,終歸是過往之雲煙,與公子文斗群儒,武安袁路相比,甚是差強了些意思。」

「你是……珠簾之後的白衣女子?」韓三千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她輕輕一笑,接著,緩緩點了點頭:「正是。」

靠,韓三千有些鬱悶,該不會自己拒絕了那綠衣女子,這白衣女子來找麻煩了吧?!

那蘇迎夏呢?!會不會成為刁難自己的籌碼?!

「等一下。」突然,韓三千猛然想起了什麼,整個人頓時微微一驚。

他娘的,不會這麼巧吧……?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七百三十二章 不會這麼巧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