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六十六章 韓三千怒了

第二千七百六十六章 韓三千怒了

穿山甲不屑的掏了掏耳朵:「老傢伙,年紀大了,耳朵不好使了嗎?要不要我再幫他重複一遍?我這人啥也不好,但關愛老年人這方面,我做的還算不錯。」

聽到這話,那長老頓時臉上再也掛不住了,氣喘如牛,恨不得用眼神都要將穿山甲給剝了。

只要劉濤一聲令下,他便第一個結果了這可惡的怪物。

穿山甲冷聲一笑:「哎,一幫***,找事就找事嘛,還把自己吹的多高似的,又是抨擊這個,又是抨擊那個。」

說完,穿山甲附在韓三千耳邊,道:「要打,也不能讓他們佔了便宜,當了***還立牌坊。」

聽到這貨的話,韓三千無奈苦笑搖頭。

「你這混蛋,打我公子,如今還滿嘴無禮,我要你不得好死。」那長老破口大罵。

「看看,什麼破事到你嘴裏都變了味。」穿山甲不屑一笑:「要是有什麼黑白大會,你們劉家去一下,必然能拿顛倒黑白的第一名。」

「明明你們欺負我們在先,我們一忍在忍,即便是忍不了了和你們打起來,我們也很快收了手,倒是你們這個老陰逼的少爺,趁我們放過你們,卻暗下黑手,被打都是輕的。」

「你說什麼?」劉濤冷冷的望了一眼劉蘆,劉蘆心虛,但依然拚命的搖搖頭。

「你也聾了?」穿山甲冷聲笑道。

「爹,休要聽他胡說八道。」

「我胡說八道?在場之人皆可做證哦。」穿山甲笑道。

「是嗎?」劉濤說完,眼神兇狠的掃過在場所有人,那幫人頓時間一個個低下了腦袋,沒有一個敢坑一聲。

劉家之勢,方家之勢,又豈是他人可惹的?

劉濤冷聲一笑,非常放肆:「小怪物,你還有何話可說?」

話音一落,劉濤身旁的那些長老們,此時也是陰陰冷笑。

看到這情況,穿山甲的笑容頓時凝固了。顯然這傢伙,入世不夠深,由哪知世道險惡,人心不古。

尼碼,還能這樣玩?!

但就在這時候,突然,人群里一聲大喝:「我可以!」

隨聲而望,在人群當中,一個人緩緩的站了出來。

當所有人望向那個人的時候,不禁是詫異非常,因為那人,竟然便是方才被劉蘆所欺負的店小二。

此時的店小二咬緊牙關,顯然鼓足了勇氣,在眾目睽睽之下,眼神堅定的走了出來。

「我可以證明,是劉公子一直咄咄逼人,不僅樓梯上有意為難,逼蘇小姐的朋友住柴房,更是讓我端些被他們口水噴過的菜給他們吃。其後,更是又讓我買豬買狗,有意放進柴房裏,即便後來雙方打起來,蘇小姐的朋友也有意收手,但可惜的是劉公子背後玩陰的,偷襲別人。」

隨着店小二話音一落,劉家之人各個皆怒,而地上被踩着的掌柜卻是搖頭苦嘆:「你這笨驢。」

這心善的店小二,顯然是把自己往火坑裏送啊。

劉濤氣的都快吹鬍子瞪眼睛了,與眾長老互相一望,頓時間,彼此似乎達成了某種共識,下一秒,他突然望向店小二:「你又是何人?」

「我乃是聚英閣的小二,事發之時,我全程都有參與。」店小二被劉濤望着有些心裏發麻,不過還是咬着牙壯著膽子說道。

話音一落,一個長老緩緩走了出來,冷聲笑道:「區區一個店小二,不過是下等畜生,他說的話,又有什麼可信度?」

「我雖人微言輕,但句句……」

「卡嚓!」

突然,就在店小二話說一般的時候,那長老的手卻已經突然搭在了他的脖子上,隨着一聲脆響,小二的脖子當場被他擰斷,帶着不甘的瞪大的瞳孔,猛然倒在了地上。

「現在,還有人證嗎?」那長老輕聲笑道。

韓三千想要出手相救,但顯然沒有想到他們會在眾目睽睽之下直接殺人,此時明顯已晚。

望着倒在地上的店小二,韓三千的雙眼裏,怒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七百六十六章 韓三千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