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二十章 斷送方家

第二千八百二十章 斷送方家

斷壁殘垣!

混亂不勘!

僅是驚鴻一瞥,便已經訴說著這天牢底下,曾經發現過怎樣兇猛且激烈的鬥爭。

「啊?」柴老先生微微張嘴,也是大愣不已,一絲不詳的預感也從心底緩緩升起。

如此慘狀,冰神他……

「方表……方表啊!」柴老先生痛心怒喊。

方表也是雙目無神,望著這天牢裡面的情況,一時間久久無法回神。

「方家,等著陪葬吧。」

怒聲強嘆一聲,柴老先生又悲又怒,起身,急忙朝著天牢內走去。

方表頹廢跪在那裡,雙眼恍惚,一時間不知所以,直到見到柴老沖了進去,他這才慌忙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去……去,把……把那逆子給我叫過來。」

僕從點點頭,趕緊撤了下去。

方表深深的望了一眼天牢裡面,猶豫片刻,還是勉強穩住身形,緩緩的站了進來,嘆息一口氣,讓自己的僕從攙扶著自己,趕緊朝天牢裡面趕去。

天牢幽深,臭味撲鼻,一幫人幾乎剛進去,便已經難受的忍不住捏住了鼻子。

當一行人下探到下方時,轉角處望見刑房,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刑房已經因為受力,發生著異常嚴重的扭曲,同時,似乎也在訴說著這裡曾經發生過,怎樣的殘忍的暴力事件!

突然,方表嘴角一抽,臉上掛起了絲絲的微笑。

不過,這並非開心的笑,而是自嘲的笑。

因為那扭曲的刑房,此時在他的眼裡,竟然不知為何像極了自己往生后所使用的棺材。

「冰神……」柴老先生顧不得那些,慌忙之下,在天牢里急聲喊道。

空寂的牢房裡,沒有任何迴音,有的,僅僅是柴老先生自己的回聲。

柴老先生心涼了半截,四下張望間,邁著步子,急急忙忙的便朝著裡頭走去。

突然,就在經過韓三千牢房之時,柴老先生猛然立住了。

「冰神?」

一聽前方之聲,方表這邊也是雙眼一瞪,趕緊匆忙的帶著人趕了上去。

剛到門前,看到韓三千躺在裡面,方表整個人頓時長長的出了一口惡氣,還好,還好啊。

「我的冰神啊,您……您……我叫您,您為何不答啊。」柴榮一邊說著,一邊趕緊鑽入牢房之中,試圖將韓三千扶起來。

「一個入獄之人,叫聲階下囚我倒可以答,叫聲什麼什麼神,我怎敢答?」

「有見過哪個神坐著牢的嗎?」

此話一出,在場之人皆是心中暗道一聲糟糕,柴老先生尷尬一笑:「誤會,是誤會。」

「是啊,冰神,是誤會。」

「您這……您這怎麼可能是階下囚呢?來人啊,都還愣著幹什麼啊,趕緊去伺候冰神他老人家啊。」方表也急忙賠笑道。

幾個僕從乖巧的點點頭,只是,剛到門口,韓三千卻是擺了擺手:「不必了,坐牢便好好坐牢,哪需人伺候?」

「冰神您老人家就愛開玩笑,這地方怎麼能是您呆的地方?」說完,方表親自鑽進了牢房裡,合著柴老先生,就要合力攙扶韓三千。

「你們這是幹什麼?」韓三千眉頭一皺,有些不爽的看著這兩人。

「我雖然非什麼神,但起碼也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人,你二位這是要我越獄?」韓三千反問道。

聽到這話,柴老先生和方表的手頓時凌在了原地,顯然的是,冰神不願意走……

這也代表著,冰神他老人家生氣了。

柴老先生想到這裡,猛然抬頭望向方表,手指著方表的鼻子,氣的簡直說不出話來:「你!你!你!」

方表也很鬱悶,一時間錯愕的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而幾乎也在同時,天牢的門口上有了微微的動靜,眾人抬眼望去,只見方坤帶著大批的人馬快步的趕了過來。

儘管方坤清楚父親已經知道自己私自將人關押在天牢里一事,不過,此時的他臉上依然淡然無比,對他而言,這根本就不是事。

「父親!」

看到這個忤逆子臉帶笑意,方表的牙關開始緩緩的咬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八百二十章 斷送方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