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五十一章 名震塞漠

第二千八百五十一章 名震塞漠

「韓三千!」

「神秘人!」

「魔神!」

幾個人幾乎同時脫口而出。

見旁邊之人更感好奇,此時為首一人卻是無比激動:「你可知道這傢伙在中原地區是怎樣的存在?」

那幾人連忙搖了搖頭。

「呵呵,如果中原地區是一鍋湯的話,那這傢伙便是巨大的湯勺,一動便可以讓整個中原地區動蕩萬分。」

「一人殺死困龍山的魔龍,最恐怖的是,這傢伙以一人之力,斗過中原地區的兩大真神!」

「什麼?!」

無論是想聽答案的那幾個好奇之人,又還是在旁邊的一眾群眾,當聽到斗過中原地區兩大真神時,也不由駭然無比。

要知道荒漠之界雖然遠在塞外,很少與中原地區接觸,但對制定這個世界秩序的三大真神還是如雷貫耳。

連他們自己信奉的冰神他們都無力反抗,更不要提遠在其上的真神。

可現在,這位新任冰神不僅和真神斗過,更是一口氣和兩大真神斗,如此之力,怎麼能讓人不感到恐怖呢?!

這樣爆炸性的消息,很快在人群里蔓延開來。

而幾乎同一時間,方表和柴榮一幫高手,顯然也聽到了底下的流言四起,頓時間驚駭的互望一眼。

能和真神斗的冰神?

方表的內心突然變的無比的狂躁!

然而就在此時,韓三千回過了頭。

韓三千冷眼望去,明明看的是方坤,卻竟是嚇的方表為之一愣:「奪我妻子之仇,我還沒找你算賬,又想再添一筆造謠之罪?」

方表冷冷的一口將口中鮮血唾出,冷聲而喝:「韓三千!」

只是,他剛猛然一喊,一把劍便直接從他背上猛然刺穿,從胸口帶著斑駁血跡穩穩而出。

他當場口吐鮮血,抬眼望向,這一劍,竟然是自己的父親方表所刺!

他不甘的望著自己的父親,為何?!

「你這逆子,先前將冰神打入天牢,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但如今,你卻絲毫不知悔改,我道蘇小姐來我府中為何一直悶悶不樂,原來是你這廝好不要臉,竟然奪人之妻,身為你的父親,身為方家的家主,今日,我便為我方家除害。」

話音一落,方表握緊劍柄,一幫方家長老急忙出聲制止,但顯然為時已晚,隨著方表手中一動,劍在方坤的身體里猛然一個扭曲。

「噗嗤!」

鮮血甚至直接從方坤的背上傷口噴出,撒的方表整整一臉,帶著最後的不甘和不解,方坤想要伸手去摸自己的父親,但最終還是一口斷氣,整個人軟在了地上。

方表掩住內心的悲傷,抽回手,幾步走到韓三千的面前,緊接著,猛然跪下:「方表教子無方,以至他三番五次惹下大禍,因此,方表親手殺子,以表對冰神歉意,若冰神還覺不公,方家可以為之陪葬!」

一句為之陪葬,方家眾人驚駭非常,慌忙之間便紛紛跪下。

韓三千一愣,轉而一笑:「方家主何錯之有,倒是韓三千,讓方家主痛失愛子,深感歉意才是。」

聽到韓三千的話,方表長出一口氣,他知道韓三千不會拿方家開刀,起碼在自己親手殺了方坤以後。

看著起身方表,韓三千的眼裡也閃過一絲陰冷,虎獨尚且不食子,這個方表,看似敦厚,實心之恨,手之辣。

「方俊!」方表起身,接著輕聲一喝。

方俊趕緊跑了過來,微微彎腰,然後輕輕的瞟了韓三千一眼,道:「家主,在。」

「將這廝的屍體給我托下去,喂狗!」

「是!」方俊點點頭,手中一揚,叫了幾個人過來,將地上方坤的屍體抬走。

韓三千的眼光緩緩望向被抬走的方坤屍體,卻是露出詭異的一個笑容,見方表抬頭望向了自己,他這才突然收回這些笑容,恢復如常:「對了,方家主,麻煩您個事?」

「冰神請說。」

「我想結婚!」韓三千笑道。

「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八百五十一章 名震塞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