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六十六章 障礙

第二千八百六十六章 障礙

「路上,稍微來晚了些,怎麼樣?婚禮已經完成了吧?」

「以方家之力,加上聖女可誕生真神,方叔叔,您方家未來可期啊。」說著這話的同時,陸若芯淡淡的望向方表。

方表低著腦袋,額頭上卻是大汗直流,整個人臉色也尷尬萬分:「不瞞陸小姐,婚禮取消了。」

「取消了?」陸若芯明知故問,裝出一副極其驚訝的模樣:「為何?難不成,是陸家介紹的聖女不合方家之意?」

「對了,方坤呢?」

聽到這話,方表眉頭更是緊皺,腦袋也低得更深。

劉濤此時一個虎步朝前,微微一個行禮:「陸小姐,方大哥不好意思說,我來替他說。陸家安排的聖女,方家自然喜歡,也非常感恩,但問題是半路上殺出來一個叫韓三千的冰神,不僅逼我大哥殺了方坤,同時,連聖女也被人帶走了。」

陸若芯故擺出一副頓生不爽之意,冷冷的望向方表,那邊方表自感慚愧,將頭深深埋下。

接著,陸若芯收回目光,冷聲一笑:「連聖女都能丟掉,方叔叔,這見事先不說你如何跟我父親交代,就是這荒漠之界的諸位,怕你這個第一家族的族長也沒法交代吧?」

方表一聽這話,頓時急忙抬頭,顯然,陸若芯這是將事情有意擴大,拿著陸家再壓她呢:「陸小姐,這……」

「方叔叔,不戰而被人所屈,是為懦弱也,陸家絕無這樣的朋友。」陸若芯冷聲道:「況且,連殺子之仇都不敢報的,更是懦弱中的懦弱。」

「本來我還懊悔有些來晚,但如今看來,這破地方,不來也罷。」

話音一落,陸若芯起身便要走。

劉濤急忙上前攔下,同時緊張的望向方表:「大哥,方陸兩家世代交好,你若是斷了兩家關係,你對得起你方家列祖列宗嗎?」

方表此時也完全的慌了神,幾步來到陸若芯的面前:「陸小姐,還請息怒,您想我怎麼做?」

「自然要找回場子,還需要問我?」陸若芯冷聲而道。

又是讓他干這個?

這不是與那黑衣人之前的要求一樣嗎?

方表不是沒想過,畢竟為了救兒子,但誰又曾料想到,韓三千臨走之時突然放下了玉冰珠這等神物,因此方表本來堅固的心又一次動搖了。

尤其是他和柴老兩人都可使用玉冰珠,若是自己抽人去找韓三千暗中報復的話,那也就意味著玉冰珠很有可能被柴老所得。

他方家已經為了一個冰神犧牲太多,他不能再失去其他可能幫助方家壯大的東西。

所以,他暗中甚至下了決定,方坤是否可以重生不重要,但玉冰珠卻必須要拿。

但誰又能想到,陸若芯在此時姍姍來遲。

而且,相比黑衣人以自己兒子性命做籌碼,陸若芯直接拿著陸家來壓自己,那便更直接的打在自己的七寸之上。

一無所有的方家,若是連陸家這顆大樹都沒了,在這烈日炎炎的荒漠之中,又該何去何從?!

「可那人厲害非常,劉家至尊之火都敗於其手,坤兒一幫好手也難敵他分毫,以我方家之力……」方表為難道。

「你只需要沿路儘力,其他之事,不需你管。」

「但韓三千出城已有些時候,此時若是追,這茫茫荒漠……」

陸若芯輕輕一笑,手中一揮,頓時間,方才從沙中鑽出來的幾個人便快步走進殿內。

「他們幾個,會替你們帶路。」陸若芯說完,望向了方表。

方表眉頭微皺,他實在不知,陸若芯這樣的安排是何意?既是報仇,自當是手刃仇人才對,怎會儘力便可?

方表著實費解,但就在此時,他抬頭間卻望見陸若芯也正望著他自己,而且眼神里似乎也有些怪意,突然他想到了什麼,不由費解的望向陸若芯。

難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八百六十六章 障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