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八十四章 意外突起

第二千八百八十四章 意外突起

花舟四周的遠方,此時荒沙移動,暗流不止。

韓三千特意換了件新衣裳,但讓他無比懊惱的是,即便經過了這一夜,身上那些該死的血點也依然不能擦掉,那股讓人感到噁心的腥臭味也時常伴隨!

儘管韓三千還專門將秦霜留下的香熏對著自己熏了整整一個時辰!

雖然鬱悶,但見時候已經差不多了,韓三千還是一個飛身,直接上了花舟。

花舟的閣樓之上,雖然只是小小的一桌菜,上面的菜品相對平常來說算不上多豪華,甚至不如韓三千的色香味俱全,但酒肉皆有,也算不差,最重要的是,這是蘇迎夏親手坐的。

「不許偷嘴。」

秦霜斷著一碟菜,看到韓三千在桌旁「偷雞摸狗」,忍不住輕聲呵斥,開起了玩笑。

韓三千嘿嘿一笑,依然用手抓了一塊菜進了嘴裡。

秦霜無奈苦笑,果然,再成熟的男人在自己深愛的人面前都是小孩子。只要蘇迎夏在,韓三千便永遠也有他孩子的一面。

「迎夏呢,還沒做完嗎?」

「菜都挺多的了。」韓三千一邊咀嚼著,一邊說道。

秦霜輕輕一笑,將菜放在桌上:「我看,有的人根本不是嫌菜多,而是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迎夏了。」

被說破了心事,韓三千嘿嘿一笑,摸了摸腦袋。

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吃飯,對於韓三千而言,這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也是他人生中最為期待的一件事,遠比什麼神兵利器,功法自在要重要的多。

「人家說,結了婚便是再婚姻的墳墓,兩個人日子久了,激情不在了,也就變的矛盾重重,愛情也變成了親情,所以在八方世界里,道侶相比妻子更吃香,因為它相對更自在一些。可你和蘇迎夏,既是打破這個傳統,又羨煞了旁人。」

「孩子都這麼大了,兩個人卻還像熱戀之中一樣,品嘗著熱戀當中的酸甜苦辣。」

「昨天晚上可是幫你勸了一晚上,你自己想好要怎麼報答我的嗎?」

一夜無事,掃去蘇迎夏心中的一些極端想法外,最重要的自然是秦霜一夜的長勸。

韓三千微微一笑:「師姐想我怎麼報答?除了以身相許,都可以。」

秦霜聞言,忍不住也是一笑:「不好意思,你除了身子值錢,還真的哪裡都不值錢。」

兩人正笑著,蘇迎夏帶著韓念,端著最後的一份湯緩緩的走了過來,看到韓三千已經來了,她臉上有絲絲的抱歉,也有絲絲的不好意思,半低著頭,似還有些嬌羞。

「雨過天也晴了,剩下的便是你自己的事了。」秦霜拍了拍韓三千的肩膀,接著神秘一笑:「對了,記得你還欠我一個人情。」

「不過,要什麼我暫時還沒想好,等我想到了再告訴你。」

說完,秦霜輕輕的坐回自己的座位。

蘇迎夏將菜一放下,笑道:「師姐弟聊什麼呢,這麼神神秘秘的?」

「爸爸。」念兒喊了一聲,屁巔屁巔的跑進了韓三千的懷裡,突然,這小丫頭眉頭一皺:「爸爸,你是不是很久沒洗澡了,臭臭的!」

聽到這話,韓三千無奈一笑,童言無忌。

倒是蘇迎夏,聽到這話,本來還算不錯的笑臉上,頓時蒙上了一層陰暗。

秦霜見狀,回眼間看見蘇顏來了,趕緊岔開話題:「蘇小姐來了。」

蘇顏輕輕一笑,緩緩走了過來,看了看三幾人,笑道:「什麼事聊的這麼開心?」

正說著,穿山甲和綠珠也緊隨而至,穿山甲這貨可不知斯文二字,一屁股坐下來當場便動筷夾了一口。

韓三千瞪了這貨一眼,倒是蘇迎夏,輕聲一笑:「好了,既然人到齊了,動筷吧。」

「都是些粗茶淡……」

本還想客套幾句,但蘇迎夏話才說一般,便被韓三千此時的風捲雲席給硬生生的憋了進去……

而此時,與船中的歡聲笑語相比,外面的暗流也越發的靠近整個花舟……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八百八十四章 意外突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