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八十八章 荒漠巫祖

第二千八百八十八章 荒漠巫祖

此時的閣樓之上。

若當初蘇顏的花舟之上有多麼的典雅充滿情調,那麼如今韓三千的花舟之上便有多麼的血雨惺風,用一句血流成河來形容也絲毫不為過。

若是此時有尋常之人來到這地方,必然會被眼前這副人間修羅的地獄之景所觸目驚心,震撼萬分。

甲板上如同被瓢潑大雨所沖刷過一般,積水甚深,似乎可盪輕舟,但與那唯一不同的是,那種流水雨落,在此時完全是以鮮血所堆積,而那些「輕舟」,不過是血流面上一具又一具漂浮的屍體。

血流潺潺,屍體如山。

當口之上,八具韓三千的金身無不被鮮血所燃,鮮血順著衣角不斷滴落。

韓三千面前一米開外,突有一個巨大空隙,此處如同天然屏障,即便障外已是擁擠成群的數千黑衣人,可即便如此,這幫人也無一人敢越雷池半步,紛紛舉著刀或劍,虎視眈眈的圍在那裡,但偏偏眼神又無比驚恐的望著韓三千。

整整千人的突襲,連續十幾分鐘的猛衝猛攻,但這群人卻發現,就是那麼立在那的韓三千,卻是從頭到尾如同不動明王一般,紋絲不退。

他們連續幾次的衝鋒,換來的只是同伴不斷的倒下,和屍體不斷的堆積!

這幫人又如何會不恐懼和顫抖呢?!

不過,就在此時,隨著陣陣惡臭的襲來,伴隨而來的是強大無比的陣陣威壓!

面對這股威壓,那些神秘的黑衣人一個個的如同被泰山壓了頂一般,惶恐萬分的同時又無比難受。

別說他們,就連此時的韓三千,也是眉頭緊鎖,被這股重壓壓的整個人感到異常難受。

「乾坤八卦,天干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渾渾噩噩!」

一道幽遠的聲音緩緩從天而襲,緊接著,一道道身影如同流星狂墜一般,猛然襲下而分落甲板四周。

或立,或靠,總計十二道身影!

當韓三千將目光望去,不禁皺眉。

各個都是人身獸頭者,手持各類兵器,身上衣鎧輕飄!

龍,虎,蛇,鼠,馬,牛,羊,猴……

龍尊,虎威,蛇靈,猴神,馬正,羊凶……

「怎麼?快過年了嗎?」韓三千面色冰冷,不屑一笑:「湊個十二生肖來給我拜年?」

沒錯,來的這十二個傢伙,或者說東西,正是以十二生肖為主的十二隻人身獸。

青龍腦袋的傢伙,一身青袍在身,人身而龍首,頗有幾分正氣,聞韓三千的嘲諷后,不由冷聲喝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兒,吾等乃是荒漠巫祖,十二死神!」

老鼠腦袋的傢伙,雖賊眉而鼠眼,但身披銀色鎧甲而手持金鐧,倒沒了那種陰險之感,更覺威武和兇悍,他輕靠著閣樓的門上,喝道:「見到你十二位爺爺,不頂禮下跪,還敢口出狂言,你小子還真是提著燈籠上茅房,變著法子找死!」

而幾乎同時,韓三千面前的數千黑衣人,卻在此時齊齊跪下,郎聲而喝:「參見十二死神!」

其音之尊,其聲之大,韓三千身處閣樓離得近,不禁都感到耳膜發疼!

而此時,在船艙之中,幾女正注意上方的情況,畢竟突如其來強大的威壓讓幾女神經緊崩,所以一個個沒了方才的爭辯,全都聚精會神的望著頭頂的天花板。

隨著甲板上千人齊喊,震天的聲音也猛然傳到了二層的船艙之中。

當聽到這聲齊齊的震撼之音,幾女無不眉頭緊皺。

秦霜和蘇迎夏皺眉的是,顯然從聲音之上便可以分辨得出,此時甲板上不知來了多少敵人了,這也意味著韓三千將會面臨更艱難的情況!

但蘇顏的皺眉,不僅僅是因為這,而是因為十二死神的名頭。

想起於此,蘇顏眼神透出恐懼,下一秒,整個人喃喃而語,身體也踉蹌連退……

「十……十二死神?」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八百八十八章 荒漠巫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