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零八章 嚇傻一群人

第二千九百零八章 嚇傻一群人

船上,閣樓處燈火通明,歌舞輕起,中央堂上,一美人輕卧,周邊,幾個老男人尋酒而侃,好生快樂。

此時,一個黑衣人急忙跑了進來,接著,便是噗通一聲慌忙的跪在了地上:「啟稟…啟稟公主和諸位家主。」

看到黑衣人,幾個老男人臉上的笑意頓時凝固,倒是中央堂上,那美人卻是閉目微睜,姿態優雅,淡然的看了眼慌張的黑衣人,輕聲不滿道:「何事匆忙?慌張如此?」

「我們……我們奉命跟隨十二死神前去阻擊那韓三千,但……」

聽到這,幾個老男人已經面色緊張了。

倒是那美女,輕輕一笑:「失敗了是嗎?」

「奴才該死。」黑衣人趕緊將頭埋得更深,整個人也變的更加的恐懼和驚慌:「那韓三千確實厲害,即便是十二死神運用了他們的絕門秘法,但……但依然敗下了陣。」

「什麼?」一群老男人頓時大驚,更有甚者當場酒杯落地。

荒漠十二死神,那幾乎在荒漠之界里是至尊的存在,如果說冰神和柴老先生代表的是神,那麼十二死神便代表的是魔,且是最高境界的那一種。

尤其是荒漠十二死神的一招倒行逆施,更是荒漠之界里幾乎讓人聞風喪膽的絕技,多少年裡,多少無辜的人慘死於其下而怨恨終身,即便下了地府也是惶恐不已。

那近乎是一種變態的神技。

「遙想當年,封禁這十二死神的時候,荒漠之界里,幾乎各大高手盡出,鏖戰的幾乎日月無光,但即便是如此,那場酣戰也耗費荒漠之界無數人的性命,並在眾多高手的自我犧牲之下,才極其艱難的困住了十二死神。」其中一個老男人搖頭而道。

而他,除了方家的家主方表,又還能是誰?

想起那場戰鬥,方表旁邊的另外一個老男人劉濤也是心有餘悸,儘管他沒有資格參與那場戰鬥,但身為劉家的家主,他又如何能不從家譜里知曉關於那場戰鬥的紀錄呢?!

那幾乎是長毫不對等的屠殺!

以數萬人鮮血,以數千高手的生命所換來的短暫的寧息,即便到如今,各大家族中都有一個重要的祖訓,後世之人,絕不可以任何理由解除對十二死神的封印。

而這些,都足以說明十二死神有多麼的恐怖和強大。

「連同十二死神都失了手,這韓三千究竟何許人也?我們下一步,又該怎麼辦?」劉濤急聲而道。

即便是好戰的他,即便是對韓三千恨之入骨,但在此時,劉濤也不禁有些後悔,更有些后怕。

十二死神都對付不了的韓三千,這舉他荒漠之力,又有誰還有這個本事和資格呢?!

恐怕再也沒有!

劉濤如此,方表又何嘗不是如此?相比劉濤,他更後悔,因為他比劉家多背上的一條,殺害柴老先生之罪。

放下一切,走上一條不歸路,遇上的卻恰恰是這樣一個如山一般屹立在自己面前的敵人,哪有什麼勝算可言?!

這究竟是倒霉,又還是幸運?

方表是哭笑不得。

「陸小姐,韓三千這樣都不死,這……」

「這可如何是好?」

「和這樣的人做對手,這……這不是找死嘛?」

「趁他還沒有發現是我們動的手之前,我建議,咱們撤吧。」

「說的沒錯,若是韓三千殺將回來,對我們來說,這無異於是滅頂之災啊。」

方表和劉濤面露難色,一旁,他們所帶領的幾個長老又或者其他家族之人,紛紛更加膽怯了。

畢竟,荒漠之城的戰鬥外加如今連荒漠十二死神都糟意外,讓韓三千的形象,徹底在他們的心中和死神無異。

誰又會嫌自己命長,要和死神作對呢?!

中央那美人一笑傾城,除了陸若芯能有這樣的絕色,又還能有誰?

「如果你們這群廢物和垃圾,都能對付他的話,他憑什麼是韓三千?」

聽到這話,眾人大感被侮辱的同時,又疑惑萬分,既是如此,那為何還要找韓三千的麻煩?一幫人眼巴巴的望著陸若芯,等待著她的答案……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九百零八章 嚇傻一群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