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折磨

第二百九十二章 折磨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難道什麼都不做嗎?」蘇迎夏急哭了。

這時候,楊辰的電話響了起來,是韓三千的號碼回撥,楊辰立即對蘇迎夏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蘇迎夏壓抑下哭聲之後,楊辰才摁下了接聽鍵,並且打開了擴音。

「大美人,要是想救的男人,最好是趕緊到我家裡來一趟,不然的話,我可不敢保證會怎麼對待他,他現在趴在我面前,就像是一條死狗一樣,想聽聽他的聲音嗎?」

陸勛說完這些話之後,開始對韓三千拳打腳踢,打人的聲音能聽到,卻沒有半點韓三千的痛苦哀嚎傳出來。

「草泥馬,嘴硬是吧,我看看有多硬。」陸勛本意是想讓韓三千發出點聲音,讓蘇迎夏更加擔心,然後主動現身,但是他沒有想到,他用儘力氣,韓三千居然也能咬牙堅持。

「給我拿牙籤來,我要看看這廢物能忍多久。」

「大美女,想知道我現在怎麼對待男人嗎?我給形容一下吧,現在牙籤在他的指甲縫裡,我手裡有一個榔頭,猜猜看我現在要幹什麼?」陸勛笑著說道。

蘇迎夏捂著嘴巴,不敢想象陸勛所說的畫面,兩行清淚不停的順著臉頰滑落。

頭皮發麻的楊辰趕緊掛了電話,然後關機。

「迎夏,他只是嚇唬而已,他不敢這麼做。」楊辰對蘇迎夏說道。

蘇迎夏淚水如泉涌一般,說道:「我要去找他,只有我才能救三千。」

楊辰拽著蘇迎夏的手沒敢放開,陸勛這種人,就算是蘇迎夏去了,也不可能救得了韓三千,而且還會讓蘇迎夏身陷險境。

韓三千離開的時候叮囑過,一定要照顧好蘇迎夏,如果他放任蘇迎夏去,後果不堪設想。

「先冷靜一下,要是去了,就真的沒人能夠救他了,想想,有什麼人能夠幫我們。」楊辰說道。

什麼人?

當蘇迎夏聽到這句話之後,腦海里第一時間浮現出了墨陽兩個字,可是墨陽還在雲城,就算是馬上登機,也要晚上才能到,蘇迎夏怕韓三千根本就堅持不了這麼久。

「墨陽,墨陽能夠幫他,可是現在來得及嗎?」蘇迎夏說道。

楊辰瞳孔一怔,雖然他在雲城只是個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是墨陽的大名他卻是知道的,韓三千竟然還跟墨陽有關係,他在雲城,究竟擁有這什麼樣的能耐!

「有用,當然有用,還是趕緊聯繫他吧。」楊辰說道。

聽到這話,蘇迎夏拿出了手機。

墨陽住在魔都,這位墨老大連給自己買套房都捨不得,所以每晚都是收場了才休息,當蘇迎夏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還在睡覺。

「弟妹,這麼一大早的,怎麼不多休息休息。」墨陽接起電話說道。

「陽哥,三千出事了,能幫幫他嗎?」蘇迎夏說道。

墨陽噌的一下坐起身,瞬間清醒了過來,問道:「怎麼回事?」

「我們在基岩島,先來,來了我再給解釋。」蘇迎夏說道。

「好,弟妹,千萬別亂來,等我到了之後再說。」墨陽說道。

隨後,墨陽給刀十二打了電話,不把這個能打的傢伙帶上,事情估計也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

墨陽林勇刀十二,三人在機場碰頭,正好趕上了去基岩島的航班。

這時候,陸家別墅的酒窖里,打不通電話的陸勛氣得咬牙切齒,韓三千十指全部訂上了牙籤,血流不停。

「廢物,看看這個女人,她根本就不關心的死活。」陸勛對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十指鑽心的疼痛,冷汗已經打濕了衣服,他不止因為相信文良而付出了代價,還有對自己的太過自信,本以為即便是陸勛刁難,他也有資本離開別墅,沒想到

陸勛準備了這麼多人對付他。

「別讓我活著,否者會求死不得。」韓三千咬牙切齒的說道。

陸勛拍打著韓三千的臉,不屑的說道:「看看現在自己的可憐樣,居然還有膽子威脅我,事實是我才能讓求死不得。」

「給我打。」

離開酒窖,陸勛坐在客廳里,滿腦子都是蘇迎夏的模樣,越得不到的,他就越想要得到,否者內心的騷動一點都平靜不下來,可是現在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到現在也沒有動靜。

「臭娘們,我不信能在基岩島躲一輩子。」機場方面陸勛已經打過招呼了,只要蘇迎夏露面就會被扣下來,所以他不擔心蘇迎夏會離開基岩島。

這時候,陸勛的手機響了起來。

「文良,要是想給我道歉,不必了。」陸勛接起電話說道。

「有時間嗎,我想跟見一面,跟那個女人有關。」文良說道。

一聽這話,陸勛就來了興趣,說道:「我除了錢多就是時間多,在哪碰面。」

<ahref="/book_102547/">韓三千蘇迎夏</a>

「家的會所,我已經在了。」文良說道。

陸勛開車出門,車還沒停穩,會所經理已經在一旁候著了。

「陸少爺,您今天怎麼來了。」經理一臉恭敬的說道。

「最近有沒有好貨,趕緊給我叫兩個,老子先爽了再去看文良。」陸勛說道。

「有有有,馬上給您安排。」

文良在包廂里等了許久,陸勛才穿著會所的睡衣出現,很顯然剛去做過什麼。

「文良,要是敢玩我,今天就別想走著離開這裡。」陸勛氣焰囂張的說道,以前陸峰讓他不要得罪文良,但是現在陸峰都和文良撕破臉了,他沒什麼好顧忌的。

「我知道她在哪。」文良說道。

陸勛挑著眉,說道:「不直接告訴我,就是有條件唄,說吧,要什麼。」

「韓三千死。」文良說道。

陸勛表情頓時變得凝重了起來,他可以想出各種的花樣折磨韓三千,但是陸峰絕不會讓他殺了韓三千,而且陸勛自己也不太敢做這件事情。

為了一個女人而攤上命案,這可不是一件值得的事情。

「為什麼非要他死,難道們還有仇嗎?」陸勛好奇道。

「這不需要知道,而且我可以告訴,他要是不死,今後會非常危險,他要是報仇,會給帶來很多麻煩。」文良說道。

「嚇唬我?認為我會怕他嗎?」陸勛不屑的說道。

「他能拿出三億競拍永恆項鏈,覺得他能是個簡單的有錢人嗎?」文良說道。

這一點的確不簡單,而且陸峰也說過,也正是這個原因,才不敢輕易殺了韓三千。

「他不簡單,要是我殺了他,豈不是麻煩會更大。」陸勛說道。

「難道忘了自己住在哪嗎?有自己的遊艇,海里還有鯊魚幫處理屍體,堂堂陸家大少爺,難道連這點膽子都沒有?」文良故意激將道。

殺人毀屍,等韓三千的屍體成了鯊魚的腹中餐,任誰想要調查這件事情也不可能查得出來,這的確是一個好辦法。

而且這樣也可以避免韓三千的報復,可以說是一勞永逸。

見陸勛還在猶豫,文良繼續說道:「陸大少爺,難道忘了在拍賣會上他是怎麼讓丟臉的嗎?現在基岩島很多人可都在私底下嘲笑,說陸家大少現在是個軟蛋,連一個外地人都對付不了,不會真是個軟蛋吧。」

陸勛臉色一冷,拍案而起,怒斥道:「文良,信不信我撕爛的嘴,我陸勛怎麼可能是軟蛋。」

「既然不是,那為什麼不敢殺了他呢?」文良笑著道。

「誰說我不敢,放心,我會要他死。」

文良心滿意足的站起身,扔下了一張名片,說道:「這是她住的地址,記住我給的提醒,他不死,會有更多麻煩。」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二章 折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