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我會讓你臣服

第三百零二章 我會讓你臣服

在醫院的第二天,病房裡又迎來了一個新客人,對於她,韓三千有所提防,一個看似斯斯文文的女人,曾經卻直接闖進了男廁所,韓三千怎麼可能還把她當作一般的女人對待呢。

但是蘇迎夏對她卻是沒有半點警惕,而且還非常熱情。

「依雲,你怎麼會知道我們在醫院?」蘇迎夏熱情的挽著戚依雲的手,對待這個閨蜜,她的真心實意是不用絲毫質疑的。

「你們不是去補拍婚紗了嗎,發生了什麼事情?」戚依雲沒有回答蘇迎夏的問題,她一直都在關注著韓三千,也大概了解基岩島所發生的事情,但是這些她不能讓蘇迎夏知道。

聽到這個問題,蘇迎夏顯得非常無語,陸家之所以找麻煩,是因為他不願意拿更多的錢和韓三千競拍,這種無理由的霸道讓人無奈,好在最後的結果沒出什麼大事,韓三千受傷也只是皮外傷而已。

「沒什麼,就是一個小意外而已。」蘇迎夏說道,陸家父子的死,被判定為意外,但這事其實是韓三千乾的,這個秘密,就算是最親密的人蘇迎夏也不會告訴。

「這個意外可不小啊。」戚依雲笑著道,大火燒死了陸家父子,戚依雲即便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但她清楚這場大火絕不是簡單的意外。

「迎夏,我渴了,想喝飲料,你能幫我買一瓶嗎?」韓三千對蘇迎夏說道。

蘇迎夏瞪著韓三千,說道:「都受傷了,還喝什麼飲料,有溫開水。」

「我就喝一口,饞得不行,你就滿足我吧。」韓三千一副委屈的表情說道。

蘇迎夏想要心狠的拒絕韓三千,可韓三千現在畢竟是病號,而且看他委屈的表情,實在是不忍心拒絕。

「等著。」蘇迎夏說完之後,轉頭又對戚依雲說道:「你先坐一會兒,我馬上回來。」

戚依雲點著頭。

蘇迎夏離開病房之後,韓三千對戚依雲問道:「你有什麼目的,不妨直接告訴我。」

「我喜歡你。」戚依雲說道。

韓三千淡淡一笑,這種鬼話他怎麼可能相信,從上次戚依雲的表現來看,她肯定是有某種目的。

「喜歡我的人很多,不過我的眼裡,只有蘇迎夏。」韓三千說道。

戚依雲直接脫掉了自己的T恤,露出姣好身材,說道:「難道我還不夠吸引你嗎?」

「卧槽,你幹什麼,趕快把衣服穿起來。」韓三千慌張的說道,要是讓蘇迎夏回來看到這一幕,他可就解釋不清楚了。

「你怕什麼?難道這不是你們男人最喜歡的嗎?」戚依雲脫下眼睛,展現出她風華絕代的一面,這在古代,絕對是紅顏禍水級別的美女。

「戚依雲,我調查過你,你的身世很乾凈,你以為這樣就不會露出蛛絲馬跡,但正是因為乾淨得過分,所以才會讓我懷疑你,說吧,你究竟是什麼人。」韓三千眼觀鼻鼻觀心,他對蘇迎夏絕對忠誠,但他也是個男人,美色的誘惑就在面前,他怎麼會不動心呢。

這世上,只有克制慾望的男人,而沒有能做到面對美色不動於心的男人。

「你怕看我,是因為受不了嗎?」戚依雲笑著道。

韓三千咬著牙,心情如履薄冰,他真怕蘇迎夏突然回來,這事就完蛋了。

「你很漂亮,身材很好,一般男人的剋制力對你來說沒有用,不過你太小看我了,我絕不會做對不起蘇迎夏的事情。」韓三千說道。

戚依雲握著粉拳,滿臉不甘,她已經做到這一步了,還是沒有讓韓三千動心,難道真的要投懷送抱,主動和韓三千發生關係嗎?

「你想知道我是誰,很簡單,只要你成為我的男人,我不介意你的二婚身份。」戚依雲說道。

聽到這話,韓三千笑了起來,說道:「戚依雲,你似乎分不清主次,我雖然不知道你想在我身上得到什麼,但你應該是有求於我,既然要求我,就不應該是這種態度,你有什麼資格介意我?」

面對韓三千直擊靈魂的發問,戚依雲愣住了,她的確沒有資格介意韓三千,而且她現在的立場,並非是吩咐韓三千做事。

「我可以讓你得到更多的權勢,這一點是蘇迎夏給不了你的。」戚依雲說道。

「你這份菜,我沒有興趣,權勢對我來說沒有半點吸引力。」韓三千說道。

「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包括我自己。」戚依雲咬牙道。

「我只要蘇迎夏就夠了。」韓三千態度堅決的說道,這一點,哪怕是海枯石爛也不會變。

戚依雲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如果你沒辦法保護蘇迎夏呢?」

韓三千猛然抬頭,目光如炬的看著戚依雲,冷聲道:「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傷害她,不管你有什麼樣的身份,我都會讓你後悔。」

看著韓三千充滿殺意的眼神,戚依雲內心異常痛苦,為什麼這樣的男人,卻不是她的!

她明明比蘇迎夏更加優秀,更加漂亮,為什麼就得不到韓三千的正眼相待呢?

「韓三千,我會讓你臣服在我的石榴裙下,你給我記住。」戚依雲說完,穿上T恤,毫不猶豫的離開了病房。

韓三千無奈苦笑,這樣一個極品大美女,纏上任何一個男人,他都會非常高興吧,只可惜他這輩子無福消受,也沒有這種心思。

蘇迎夏買到飲料回來,沒看到戚依雲,疑惑的問道:「依雲呢?」

「臨時有點事情,所以急急忙忙的走了。」韓三千隨口說道。

蘇迎夏沒有多想,嘆了口氣說道:「戚依雲其實很好的,但是性格太懦弱了,真不知道以後找了老公會被欺負成什麼樣。」

這是蘇迎夏一直都擔心的事情,因為在校期間,戚依雲就被很多同學欺負,通常面對這種情況,戚依雲都是忍著,不知道吃了多少的委屈。

聽到蘇迎夏的感嘆,韓三千內心苦笑,懦弱?戚依雲怎麼可能是個懦弱的人,她的隱忍甚至讓韓三千感覺比自己還要可怕。

當這個女人脫下眼睛強勢起來,恐怕能甩蘇迎夏十條街不止啊。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你不用替她擔心。」韓三千說道。

「怎麼能不擔心呢,她可是我最好的姐妹,我們三個人,以前還結拜過呢。」蘇迎夏說道。

蘇迎夏越是表現出對戚依雲的深厚感情,韓三千就越是擔心,因為他覺得這兩人遲早會撕破臉,到那時候,蘇迎夏肯定會非常傷心。

看來,要想個辦法避免這種事情發生,韓三千絕不願意看到蘇迎夏傷心的一面。

戚依雲離開醫院之後,直接去了商場,來到一家奢侈品店,這裡面最便宜的一件衣服都接數,可不是一般人有資格來逛的。

帶著眼鏡的戚依雲長相平平,氣質平平,而且也不像是什麼有錢人,所以她的進店,沒有一個導購願意招呼她。

同樣在店裡的,還有一個貴婦,身邊挽著一個帶金手錶金項鏈的中年人,一副暴發戶的樣子。

「真是什麼人都敢進來,不會把這裡當作路邊攤了吧,知道這裡的衣服多少錢一件嗎?」貴婦陰陽怪氣的自言自語,但是她的這番話,顯然是沖著戚依雲而說的。

戚依雲笑著推了推鏡框,走到一件限量版的小洋裝前,這是店裡的新貨,足足六位數的高昂價格讓無數喜歡它的人望而卻步,就連那個貴婦剛才也只是滿心歡喜的看了一眼,沒敢下手買。

「這件衣服,我能試試嗎?」戚依雲問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零二章 我會讓你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