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刀十二的坦白

第三百二十五章 刀十二的坦白

周帛眼神里所散發出來的殺意讓羅斌背脊一涼,雖然他不知道周帛的底細,但是對周帛的身份有一定的猜測,這必定是個亡命之徒,而一個亡命之徒如果對他起了殺意,那麼他將會非常危險。

羅斌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錢雖然重要,但是命更加重要。

「他拿了多少錢,我如數奉還。」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周帛看了一眼韓三千,眼神里明顯帶著不屑,他不需要任何人幫他還錢,羅斌也沒有膽量問他要錢。

「韓三千,他拿了我的錢,就應該替我辦事,但是他現在食言,這是錢能解決的嗎?」身為商人,羅斌第一時間就聯想到了違約賠償,下意識的想要敲詐韓三千一番。

韓三千淡淡一笑,羅斌骨子裡充斥著商人貪婪,這種時候還想要把利益最大化。

「我收回剛才的話,不還了,要是有能耐,問他要吧。」韓三千說道。

羅斌一臉錯愕,韓三千的突然讓步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敲詐不成,反倒是賠了一個血本無歸,而且他還不敢有半點怨言,周帛眼神里的殺意,讓他不得不打碎了牙齒往肚子里咽。

一旁的天昌盛無奈一笑,羅斌這種雁過拔毛的性格,總算是吃了憋。

這時候,周帛突然站起身,朝著羅斌走去,一邊走一邊問道:「要多少錢?」

羅斌頭皮發麻心驚膽寒,連連說道:「不,不要錢,我不要了,全都給,別亂來。」

聽到羅斌的話,周帛才停下腳步,羅斌已經是滿頭冷汗,感覺自己想是去鬼門關走了一遭。

「那我現在可以走了嗎?」周帛說道。

「可以,當然可以。」羅斌毫不猶豫的說道。

周帛靜靜的走到刀十二身後,就如以前一樣,手下姿態。

「天老爺子,我先走了。」韓三千說道。

天昌盛點了點頭,說道:「放心走吧,剩下的事情,我來解決。」

韓三千三人離開武館,羅斌臉上才爆發出了強烈的不甘,一副猙獰的樣子。

「羅斌,我最後勸一次,別再亂來了,否者不止會害了自己,而且還會害了羅旭堯,難道想羅家後繼無人嗎?」天昌盛知道,以羅斌的性格,他肯定會找機會報仇,可他一旦這麼做,就是把羅家帶進了深淵,他一把年紀死了倒是無所謂,可是羅旭堯還年輕。

「天昌盛,不用嚇唬我,我羅斌一輩子,什麼風浪沒有見過。」羅斌咬牙切齒的說道。

「能把人拍死的風浪見過嗎?」天昌盛認真的說道。

羅斌冷哼了一聲,不屑說道:「我知道想要提拔韓三千,但也不用把他吹得這麼厲害。」

提拔?

這兩個字聽在天昌盛的耳朵里,讓他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來,他有什麼資格提拔韓三千?天家在他眼裡,也不過螻蟻而已。

「言盡於此,如果非要跟他做對,我便看一場好戲。」天昌盛不再多說什麼,他不可能對羅斌提及韓三千的身份,雖然和羅斌相識多年也算是老友了,可該說的話已經說了,他不能因為羅斌而讓自己涉足險境。

羅斌帶著羅旭堯不甘心的離開,今天非但沒有報仇,而且讓他更加丟臉,還是在天昌盛面前,這個丑,怎麼能夠不報!

「爺爺,要不,還是算了吧?」離開武館之後,羅旭堯說道,天昌盛的話讓他非常擔心,他可不想因為羅斌的一時衝動而連累了自己。

「這個沒用的東西,這樣就被嚇唬住了,我還怎麼指望能夠興盛羅家?」羅斌冷聲代。

羅旭堯嘆了口氣,羅斌做的決定,不是他能夠去動搖的,只能希望天昌盛那些話都是嚇唬人的,否者的話,羅家恐怕就真的完了。

韓三千三人來到拳場,這裡沒有營業,空無一人,正是談話的好地方。

刀十二也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應該對韓三千坦白一些事情了。

「三千哥,想知道什麼,我可以全部告訴。」刀十二說道。

看到刀十二對韓三千的態度,周帛心裡非常不滿,這個傢伙,有什麼資格讓刀哥低聲下氣的?

韓三千看了一眼周帛之後,笑著說道:「想告訴我什麼就是什麼,如果有不願意說的,不用勉強,我還是那句話,對絕對的相信。」

刀十二感激的看著韓三千,因為要做到這一點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韓三千完全相信他,這種信任一般人是不敢給的,因為他的所有底細韓三千都不清楚。

「我是特種退伍,在退伍之前,有一次行動中,我一位好兄弟冤死,但是因為某些原因,他只能死得不明不白,我心裡咽不下這口氣,想要幫他報仇,便恢復了自由身,帶領著一幫兄弟,幫他報仇,可是沒有想到,報仇的計劃中又出了紕漏,不僅沒能報仇,反而害死了更多兄弟。」刀十二眼神里流露著一絲痛苦。

刀十二身後的周帛突然間跪了下來,說道:「刀哥,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調查的信息有誤,他們絕不會死。」

刀十二闡述得非常簡單,但是從這些簡單的話語當中,韓三千還是能夠感受到他的痛苦,他既然肯為了兄弟恢復自由身,說明他是一個非常看重兄弟情的人,而復仇的計劃,又讓更多兄弟死亡,想必他經歷了人生中最絕望的時刻。

刀十二像是沒有聽見周帛的話一般,繼續說道:「那些兄弟還有家人,既然是我害死了他們,就得由我來承擔養他們的責任,所以我才會來到拳場,因為這是賺錢最快,也是能夠保證我安全的地方,我不能死,不能做任何冒險的事情,因為我身後還有很多老人需要我養活。」

「墨陽給我提起過拳場的賬目不對勁,我也想到了需要錢,從今天開始,拳場所賺到的錢,都是的。」韓三千淡淡的說道,他沒想到刀十二肩上竟然還有這麼重的擔子,而這些擔子是他主動承擔起來的,只要他願意逃避,根本就不用面對這些。

不得不說,刀十二是個很有擔當的男人,韓三千不知道他背後究竟有多少家庭,可這一筆巨大的金錢付出,以前都是靠他一拳又一拳打出來的。

那時候韓三千還以為刀十二把錢花在了唐清婉身上,但是現在看來,不盡然。

刀十二激動的看著韓三千,說道:「三千哥,謝謝,不過我用不了這麼多錢。」

「可以讓他們過得更好,而不僅僅是活著,難道內心不想要這樣嗎?」韓三千問道。

刀十二表情一怔,他當然想,無時無刻不再想著怎麼讓那些兄弟的家人過得更好,可是一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而且在保證自己安全的情況下,刀十二也沒有更多的辦法去賺快錢,所以他一直以來所做到的,也僅僅是讓那些兄弟的家人活著而已。

「三千哥,從今天開始,我刀十二這條命就是的。」刀十二低著頭,沉聲說道。

韓三千淡淡一笑,說道:「錢對我來說,不過就是一些沒有意義的數字而已,如果能夠讓它得到更好的價值體現,為什麼不呢?而且拳場能賺多少錢,全看的能力,所以用不著感謝我。」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刀十二清楚,韓三千如果不提供這個場所,他就算有能力,也不可能賺這麼多錢。

「三千哥,我有個不情之請。」刀十二說道。

韓三千看了一眼周帛,說道:「既然他是的兄弟,想要把他留下來,我自然沒有意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五章 刀十二的坦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