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狂妄的要求

第三百三十五章 狂妄的要求

韓嫣骨子裡透著對華夏的輕視,這讓韓三千非常惱怒,他無法理解一個身體里流淌著炎黃血液的人,怎麼能夠說出這種話。

崇洋***的人韓三千見過不少,可是不喜歡並不代表要刻意的詆毀,哪怕她是在國外長大,至少也應該清楚自己的根在哪。

「這就是韓家給你的教育,讓你連自己是什麼人都不知道嗎?」韓三千冷聲說道。

韓嫣從小到大接受的教育,所在的圈子,身邊的所有親戚,對待華夏的態度,幾乎和她一模一樣,那些人骨子裡同樣瞧不起華夏,所以才導致了她現在這樣的態度。

她並不會覺得自己的話有什麼不對,而韓三千提及韓家教育,這分明是在斥責韓家。

一個分支家族的廢物,有什麼資格斥責韓家?

「你在質疑我接受的高等教育嗎?別在我面前賣弄你的愛國情懷,你這種窩囊廢,沒有其他可展示的,所以只能表現出一副自己很愛國的樣子?」韓嫣嘲笑的說道。

韓三千目光如炬的看著韓嫣,握緊的拳頭從指關節發白到慢慢鬆開,這說明他心裡在短時間內經歷了強烈的憤怒,隨即又釋然了。

和韓嫣討論這種問題,完全就是在浪費時間。

「我沒時間浪費在你身上,你找我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吧。」韓三千說道。

「我爸的要求很簡單,讓你們這些廢物改姓,從此別再姓韓,否者的話,我只能親自滅了你們,避免你們這些垃圾給韓姓丟人現眼。」韓嫣笑著說道。

韓三千嘴角露出一抹充滿冷意的笑容,好霸道的米國韓家,竟然讓他改姓,這不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嗎?但他們卻如此的理直氣壯。

「我不改,你能奈我何?」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韓嫣微微一笑,說道:「捏死你,就像是捏死螞蟻那麼簡單,我勸你最好想清楚,不然等到我出手,你後悔都來不及。」

「不管是誰讓你來做這件事情,告訴他,我韓三千即便是化成灰的那一天也姓韓,沒人有資格讓我改姓。」韓三千說完,離開了房間,對待這種無理取鬧的要求,他有什麼搭理的必要,如果這些人真因為這一點要對付他,兵來將擋便是。

「小姐,這人真是不知好歹,他有什麼資格姓韓,居然還這麼死皮賴臉。」韓三千走後,韓青眼神裡帶著強烈的鄙視說道。

韓嫣並沒有生氣,反而笑得很開心,說道:「這樣才好,不然我這一趟來得多沒意思啊,既然這個窩囊廢骨頭硬,我就要讓他知道真正韓家的厲害。」

「小姐,這樣的廢物,遲早會給你磕頭認錯。」

墨陽看到韓三千這麼快就出來了,有些詫異,問道:「這麼快就搞定了?」

韓三千一臉苦笑,說道:「今後恐怕又有不小的麻煩。」

這完全屬於無妄之災,莫名其妙跳出一個人來讓他改姓,不改就要對付他,這讓韓三千非常無奈,而且這種事情,他做夢都想不到。

「怎麼回事?」墨陽皺眉問道。

韓三千搖著頭並未解釋,墨陽也就不再多問了。

米國韓家的能量,韓三千並不是很清楚,但是從南宮千秋以前說過的話來看,應該是非常厲害的,不過好在他們的根基並不在華夏,這讓韓三千不用太過擔心。

燕京秦城。

申翁在探監室和韓君碰面。

如今的韓君淪為廢人,對於韓三千恨之入骨,恨不得能夠親手殺了韓三千,喝其血食其肉,只有這樣才能宣洩他的心頭之恨。

「我們的計劃怎麼樣了?」韓君對申翁問道。

「米國韓家已經有人去了雲城,但是他們具體會怎麼做,這不是我能夠猜測的。」申翁說道,韓嫣父親的電話是他打的,他的目的很簡單,給韓三千樹立一個對手,但是這個對手究竟會怎麼做,申翁不知道。

「你就不能想辦法讓他們殺了韓三千嗎?」韓君咬牙切齒的說道。

以申翁的地位,他哪有資格去控制米國韓家怎麼做,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把仇恨吸引到韓三千的身上。

「韓君,這是你跟我說話的態度嗎?」申翁冷著臉說道。

「對不起,申爺爺,是我太激動了,我只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報仇。」韓君低著頭道歉,但是眼神卻絲毫沒有悔過的意思。

「想要報仇,這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做到的事情,反正你現在還得在牢里呆幾年,不用著急,他肯定會死,米國韓家既然來了,就絕對不可能輕易放過他。」申翁嘆著氣說道。

「這期間,我會想辦法讓他們之間挑起更大的矛盾。」申翁繼續說道。

「申爺爺,要不是韓三千,奶奶絕不可能會死,我們絕不能輕饒他,一定要幫奶奶報仇。」韓君故意提到了這件事情,因為他知道只有奶奶,才能夠讓申翁對韓三千產生仇恨。

申翁重重的吸了一口氣,捏著拳頭說道:「你放心吧,他不僅要死,而且我會讓他死得很慘,我還會讓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心愛的人死去!」

韓家大院,施菁坐在原本屬於南宮千秋的位置上,以前施菁不明白南宮千秋為什麼會坐在這裡,所以自從南宮千秋死後,她會經常以南宮千秋的視覺觀察韓家大院,但現在,她依舊不明白南宮千秋為什麼會特別喜歡這個位置。

「炎叔,媽為什麼會喜歡坐在這裡呢?」施菁開口問道。

炎君站在距離施菁不遠的位置,以前他就是這麼保護南宮千秋的。

「這裡正對著韓君的房間。」炎君淡淡的說道。

「難道在她眼裡,真的就沒有一點三千嗎?」施菁不解道,南宮千秋的執著她很清楚,可是就連坐位都必須要向著韓君才行嗎?韓三千也是韓家的人,身體里同樣有著她的血脈,為什麼要受到這麼不公平的待遇。

「人都死了,計較這些事情還有意義嗎?」炎君說道。

施菁嘆了口氣,說道:「米國韓家去了雲城,三千肯定又會被刁難了吧。」

炎君冷冷一笑,說道:「這不是你希望看到的事情嗎,又何必假惺惺的關心他呢?」

「果然什麼事情都瞞不過炎叔,不過這件事情跟我無關,不是我做的。」施菁說道,她的確很樂意看到這樣的情況,因為只有壓力,才能夠讓韓三千變得更強,而且韓天養的執念對她影響很深,她也希望看到韓家有一天能夠得到米國韓家的認可。

「以三千現在的能力,突然遭遇這樣的對手,對他來說不是好事。」炎君說道。

施菁轉頭看著炎君,意外的說道:「你也不相信他嗎?」

「我當然無條件的相信他,可這件事情在他現階段發生,太難了,米過韓家雖然在華夏沒有勢力,但是對於他們來說,要建立起一股勢力來,輕而易舉,他們擁有絕對的能力顛覆雲城商界和灰色地帶,韓三千所擁有的一切,在米國韓家面前,就像是一個泡沫,輕輕一碰就會碎掉。」炎君說道。

「那他應該怎麼做?」施菁疑惑道。

「最好的辦法,就是答應米國韓家提出的一切條件,繼續隱忍,等待時機。」炎君說道。

施菁展顏一笑,說道:「可是你應該很清楚他的性格,他絕不可能這麼做。」

炎君嘆了口氣,這就是他最擔心的事情,因為清楚韓三千的性格,所以他能夠猜到韓三千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他可以在蘇迎夏面前低頭,但絕不會把米國韓家放在眼裡!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五章 狂妄的要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