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殺了她?

第四百零六章 殺了她?

錢永遠是這個世界上最具有誘惑力的東西,特別是對於缺錢的人來說,為此甘願捨身犯險。

幾人在聽到韓青的話之後,顯得有些蠢蠢欲動,綁架蘇迎夏雖然會鬧出很大的動靜,但是只要有足夠的錢,他們可以在事後用這筆錢遠走高飛,永遠的離開雲城,那時候就算有人想查,也不會找到他們。

「韓小姐,如果你願意出更多的錢,哥幾個一定把這件事情給你做得漂漂亮亮。」其中一人對韓青說道。

對於這樣的結果,韓青一點都不意外,從小在韓家長大,她非常清楚金錢的能量有多大,韓家能夠在米國的華人區這麼厲害,不正是因為有錢嗎?

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何況還是幾個人呢。

「滾吧,做好這件事情之後再來聯繫我,希望這一次你們別讓我失望。」韓青冷聲說道。

幾人離開出租屋之後,臉上各有不同的變化,畢竟韓青這種高高在上的態度對於一般人而言非常難以接受。

「媽的,這個女人太高傲了,要是有機會,我他媽能讓她下不來床。」

「居然敢讓哥幾個滾,真是太囂張了,她一個女人,難道就不怕我們翻臉嗎?」

「她可是金主,我們想要賺錢,就必須乖乖聽她的話,而且她居然敢讓我們綁架蘇迎夏,你們覺得會沒有後台嗎?可別去惹這個女人,不然連小命怎麼丟的都不知道。」

韓青在幾人離開之後,她也返回了半島酒店,這件事情是在韓嫣不知情的情況下偷偷乾的,所以她不能離開太久,避免引起韓嫣的猜疑。

「韓青,你去哪了?」韓嫣看到韓青之後,對韓青質問道。

韓青是丫鬟,必須要隨叫隨到,但是剛才韓嫣卻發現韓青根本就不在,這讓她對韓青的行蹤感到好奇。

「小姐,我趁著你睡著,偷偷出去逛街了。」韓青低著頭,一副負荊請罪的樣子。

「如果真是逛街,我不跟你計較,但是如果讓我知道你背著我做其他事情,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只是個丫鬟而已。」韓嫣淡淡的說道,她清楚韓青是個報復心極強的人,以前也並不是沒有這種事情的先例。

「小姐,過幾天是你的生日,我本來想給你一個驚喜,可是你這麼誤會我,我就不能不提前告訴你了。」說完,韓青拿出了一個精緻的小禮物盒,看包裝,裡面應該有很貴重的東西。

女人天性就愛收禮物,對於韓嫣這樣的人來說,禮物貴重與否並不重要,因為以她自身的財力,想要買什麼都行,最重要的,就是收禮物的過程和心情。

「小丫頭,沒想到你今年還給我準備驚喜呢。」韓嫣笑著說道。

「小姐,韓青每年都給你準備了驚喜,只是每一次都會被你提前發現而已。」韓青皺著鼻頭,一臉幽怨的說道。

韓嫣笑得更加開心了,連連招呼韓青到她身邊坐下來。

「等這件事情完成了,回到米國,我就馬上給你找一個好的婆家,一定把你美美的嫁出去。」韓嫣說道。

對於這件事情,韓青心裡有很大的期待,因為她留在韓家,終究只是個丫鬟,永遠會比韓家人矮一截,而且任何人都可以使喚她,但是如果離開了韓家,她就再也不用看別人的臉色。

「小姐,我還想多陪你幾年呢。」韓青臉上看不出任何的異色,違心的說道。

韓嫣淡淡一笑,說道:「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早就想嫁人了吧,再陪我幾年,你以為女人的青春能耗這麼久嗎,以後要是沒人要你,豈不是要在韓家當一輩子的丫鬟。」

兩人一來一去的聊了許多,直到韓嫣說累了,想要休息的時候,韓青才離開。

不過韓青走之後,韓嫣並沒有休息,而是對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她的地央問道:「央爺爺,韓青對我,已經越來越不忠誠了。」

「小姐,禮物只是掩飾而已,相信你應該能夠看出來。」地央淡淡的說道。

韓嫣的心機城府,絕不是普通人能夠想象到的,韓青這點自以為是的雕蟲小技,又怎麼可能會瞞得過她呢。

「看是看出來了,可是她終究在我身邊待了這麼多年。」韓嫣說道。

「如果小姐下不了手,我可以替小姐殺了她,畢竟殺人是我最拿手的事情,而且這種下人,不值得髒了小姐的手。」地央說道,在他的生活中,殺人如家常便飯,雖然韓青是在韓家長大的丫鬟,可對於近乎冷血動物的地央來說,殺了便是殺了,他不會有半點情感上的阻礙。

韓嫣顯得有些猶豫,顯然在考慮著什麼。

過了一會兒之後,韓嫣開口說道:「就算要她死,也要死的有價值一些。」

地央不再說話,他知道韓嫣有所打算,而且這個打算,肯定和韓三千有關,既然如此,在她沒有做好決定之前,地央也無需多問。

魔都在經歷了那件事情之後,安保方面的防範更加嚴格,每個進場的人,都需要經過嚴格的檢查,不允許帶任何有可能成為傷人武器的東西進場,與此同時,韓三千也做了對蘇迎夏保護的安排。

女人的心思究竟能惡毒到什麼程度,韓三千不得而知,但是韓青既然能夠做出針對魔都的事情來,那麼她對蘇迎夏的威脅,就不得不讓韓三千有所防範。

韓三千絕不希望蘇迎夏在這件事情上受到任何傷害,所以未雨綢繆是最好的辦法,哪怕韓青沒有打算對付蘇迎夏,韓三千也不過是多浪費了兩個人手而已,這對於他來說,無關緊要。

這一天,韓三千低調去了城中村,沒有帶上祁虎,而是把他留在了魔都,因為城中村這件事情需要非常秘密的進行,祁虎太容易引人注意,帶上他的話,韓三千擔心會被韓嫣察覺到蛛絲馬跡。

祁虎隻身一人在魔都,這對於墨陽來說是個機會,因為他有一件密謀已久的事情,需要祁虎和韓三千分開的時候才能做。

「祁虎,聽說你以前一直生活在山裡?」墨陽對祁虎問道。

祁虎身後強悍,但是心思非常單純,對於人心的認知,更像是小孩子一般,畢竟他從小接觸的只有崇陽,自然見識不到這個社會陰暗的人心到底有多恐怖。

「是啊。」祁虎說道。

「三千這一次遇到了很大的麻煩,而且對方身邊有一個非常厲害的高手,就算是你,恐怕也不會是他的對手,你覺得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處理?」墨陽對祁虎問道。

「我不是他的對手?」祁虎不屑一笑,說道:「除了師父之外,這個世界……」

話沒說完,祁虎突然想到了當天出現在他面前的那個老人家,就連師父都不是他的對手,趕緊改口說道:「除了師父和他,還有誰是我打不過的。」

「你盡吹牛,真有這麼厲害嗎?」墨陽一臉懷疑的看著祁虎說道。

祁虎本就心思單純,根本就無法感受到墨陽是故意刺激他,揚著拳頭,一臉威脅的說道:「怎麼,你難道要跟我打一場嗎,我怕一不小心把你打死了,三千哥會怪我。」

墨陽後退了一步,萬一這傢伙真的莫名其妙出拳,他可就有苦頭吃了。

拉開了一段距離之後,墨陽才說道:「打得過我有什麼用,你得打得過三千的對手才行,敢不敢去試試?」

「試試就試試,你說,他在哪。」祁虎問道。

這事比墨陽想象的順利,但他也知道,因為祁虎夠單純,所以才會好騙。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零六章 殺了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