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是幻覺嗎?

第四百二十二章 是幻覺嗎?

對於蘇亦涵來說,這件事情絕對是她人生中最大的打擊,有沒有外人知道對她來說,沒有什麼區別,最重要的是她認清了現實,而且現實狠狠給了她一個耳光,讓她知道了無知究竟有多麼可笑,讓她知道了夢幻的泡沫被戳破之後,原來是這般醜陋。

她在今天為止,也覺得蘇迎夏不該得到那些聘禮,是因為施菁的施捨,可是現在,原來這一切,都是蘇迎夏應得的,跳樑小丑本是她,這就像是美夢突然間變成了噩夢。

不過蘇亦涵並不會由此而屈服,只要她今後能夠嫁入豪門,那麼就能夠洗刷掉這件事情給她帶來的污點。

「海超,只要能夠幫我嫁入豪門,我什麼事情都願意幫。」蘇亦涵語氣堅定的說道。

蘇海超淡淡一笑,以蘇亦涵現在心裡的不甘心程度,讓她做什麼事情,她都會乖乖聽話,不過這張牌,蘇海超暫時還不會用,畢竟只能用一次,就得在關鍵時刻登場,要在可以給韓三千致命一擊的時候狠狠對他插下一刀。

「我知道有個人非常痛恨韓三千,甚至希望韓三千死,找機會接近他,他叫姜濤。」蘇海超說道,姜濤曾在孔武舉辦的宴會上,被韓三千打斷了雙腿,這件事情在富二代的圈子裡流傳得很厲害,蘇海超也早早就收到了消息。

如今姜濤恨不得韓三千死,只是他一直都沒有找到機會而已,這份仇恨,可以讓他變為一顆可利用的旗子。

「好。」蘇亦涵毫不猶豫的答應道。

等到蘇亦涵離開辦公室之後,蘇海超就像是運籌千里的大將,只需要坐在大本營,就能夠控制所有的事情,當然,這只是他自己認為的。

姜濤對韓三千有仇恨是事實,可是兩人完處於不同的地位層面,利用姜濤對付韓三千,這就像是一個笑話。

當然,蘇海超也沒有指望姜濤真的能夠做到這件事情,他心目中對於姜濤的定位,更像是一顆探路石,畢竟現如今韓式集團和若水房產正打得火熱,誰也不能肯定第三者插足火海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所以蘇海超才不敢輕易下場,而是要利用姜濤去試探。

第二天,醫院某一個特殊病房裡,迎來了一個特殊的客人。

之所以說這裡是特殊病房,因為住在這裡的病人,醫院替他們減免了病床的費用,除了治療必須,醫院會盡量替他們省錢。

年輕婦人看到鍾良這位特殊客人的時候,顯得格外的緊張,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昨天巧遇韓三千,韓三千裝模作樣的替他們算命,說是會有人願意出錢為她兒子治病,當時年輕婦人只把這些話當做玩笑話,畢竟算命這種事情,本就是玄之又玄的,不能讓人信服。

可是現在,真有人來找她們,就不得不讓年輕婦人懷疑會不會跟韓三千昨天說的話有關,難道這個人,就是來出錢替兒子治病的嗎?

「請問是……」年輕婦人緊張的看著鍾良,接著又說道:「我先給倒杯水吧。」

鍾良受韓三千之命而來,目的很簡單,就是給他們施以援助,出錢給小男孩治病。

「不用了,我說幾句就走。」鍾良說道。

年輕婦人不敢看鐘良,低著頭問道:「說吧,我聽著。」

看到年輕婦人緊張得都握起了拳頭,鍾良淡淡一笑,道:「不用這麼緊張害怕,我不是壞人,我來的目的,就是想告訴,今後兒子的治療費用,已經有人給出了,可以安心的治療,直到他痊癒為止。」

年輕婦人不敢置信的抬起頭,還真的被他說中了,難道他真的是算命大師嗎,竟然這麼准!

「……沒有跟我開玩笑吧,這是真的嗎?」年輕婦人不敢相信的對鍾良問道。

「當然是真的,我已經給醫院溝通過了,治療費用他們不會再向收取,每個月會有固定的一筆錢打進醫院。」鍾良說道。

年輕婦人突然重重的閃了自己一個耳光,她害怕這是做夢,害怕這一切不是現實。

但是當耳光響亮起來,臉頰傳來火辣辣的疼痛時,她知道,這並不是做夢。

「媽,幹什麼,為什麼要打自己。」這時候,病床上的小男孩醒來,剛好看到這一幕,對年輕婦人問道。

年輕婦人激動的走到病床旁,拉著小男孩的手,淌著眼淚說道:「兒子,有救了,有人願意給出醫療費用,能夠繼續活下去了。」

小男孩還處於半清醒的狀態,迷迷糊糊的聽到母親這番話,感覺更加不真實,雖然他年紀小,但是很早就懂事了,而且清楚自己治病需要花多少錢,怎麼可能會有人給他出錢治病呢。

「媽,肯定很累了吧,這裡哪有其他人。」小男孩心痛的說道。

年輕婦人轉頭一看,鍾良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

迫不及待的站起身跑到病房門口,打開門在走廊上也沒有發現鍾良的身影,這讓中年婦人瞬間愣住了。

難道說剛才的一切,只是出現了幻覺嗎?

這時候,護士來到病房裡,對小男孩的身體狀況做一個例行檢查。

年輕婦人拉著護士的手,對她問道:「護士小姐,剛才有沒有看到一個人,三十多歲,高高瘦瘦的,他說要給我兒子出醫療費,不是我的幻覺對不對。」

如果真的是幻覺,她心裡剛燃燒起來的希望,就會徹底的變成絕望,這種打擊不是她能夠承受的,所以她在對護士問這個問題的時候,內心希望得到的答案顯而易見。

這件事情雖然發生的時間很短,但是在醫護人員當中已經傳開了,特別是工作群里討論得非常激烈,護士笑著說道:「這是真的,就連院長都知道這件事情。」

年輕婦人喜極而泣,躺在病床上的小男孩目瞪口呆,過了一會兒之後才說道:「昨天那個哥哥,算命好厲害,他竟然真的會算命。」

護士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可不是什麼算命的,而且他也不會算命,因為這件事情,根本就是他一手安排的,他入院的時候,可是驚動了醫院的所有高層,還有每個名師都去過他的病房,單從這一點來看,他的身份就不簡單,出錢幫小男孩治療,對他來說,估計也就是一件小事而已。

「我知道說的那個人,不過他可不是算命的,這錢,應該就是他給出的。」護士對小男孩說道。

年輕婦人和小男孩愣住了,這錢是算命哥哥出的!

「他住院的時候,每個領導都關心過這件事情,這樣的人,身份肯定不一般,能夠遇到他,也算是運氣很好了。」護士繼續說道。

「護士小姐,知道他住在哪個病房嗎?」年輕婦人激動的說道,如果真是這樣,她必須要去當面感謝一下,因為她兒子這條命,是韓三千給的,就算要她給韓三千磕頭,她也絕對不會猶豫。

「他好像已經出院了,按理來說,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在醫院裡療養是最好的,不過這種有錢人的想法,我也不是很清楚,估計他不喜歡醫院的環境,所以回去請家庭醫生了吧。」護士說道。

年輕婦人急不可耐,她還沒有當面感謝韓三千,這怎麼能行呢?

護士看出了她的心思,說道:「這種有錢人,大概也不會把這點小事放在心上,還是好好的照顧兒子吧,說不定今後有緣分,們還是會見面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二章 是幻覺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