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狗糧

第四百四十章 狗糧

要加多少錢?」蔣嵐沉聲問道。

光頭笑了笑,說道:「對你這樣的人來說,錢算得了什麼,解決麻煩才是最重要的吧?」

蔣嵐可是個愛財如命的女人,錢對她來說就像是命根子一樣,雖然她很想殺了韓三千,但是光頭如果要獅子大開口的話,她也絕對接受不了。

「別想著敲詐我,想要殺他,我隨時都能夠找到人,要是你的價錢不合理,我會找其他人做。」蔣嵐說道。

光頭伸出右手,攤開手指,說道:萬,一分都不能少,如果你信得過其他人,大可以去試試,但是我可以給你保證,整個雲城,你絕對找不出手段比我們更乾淨的人,只有我們,才能夠最大程度的保證事情隱秘。」

對於現在的蘇家來說,並不算大錢,而且蔣嵐要拿出這筆錢,也不是什麼難事。

可買菜都要砍價的蔣嵐,在這麼大的數額上,自然會壓一壓價。

「四十萬,多一分都不行。」蔣嵐語氣堅定的說道。

光頭搖著頭說道:「你還有時間考慮,不過我要提醒你一句,機會錯過了,可就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再得到的,多十萬,你以後再也不會看到他,再也不會有任何的麻煩,而且不用擔心事情敗露,事成之後,我和兄弟們會馬上離開雲城,不會留下一點蛛絲馬跡。」

「四十萬。」蔣嵐咬著牙道。

「十萬塊對你來說,是個小意思而已,你這樣的有錢人,又何必跟我們計算這麼精明呢?就當多給兄弟們十萬塊跑路費,讓我們走得遠遠的不是更好嗎?」光頭說道。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上,為了十萬塊較真,似乎並沒有太大的必要,並且對方的態度很強硬,想要壓價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蔣嵐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好萬,但是你們要做得乾淨一點,不然留下任何麻煩。」

「放心吧,我們絕對讓他屍骨無存。」光頭笑著說道。

蔣嵐還想留下來看好戲,她必須要親眼看到韓三千死在她面前,才會安心。

光頭把她安排到了院內的一個房間里,雖然環境非常差,但是蔣嵐的心情卻非常激動。

這一天,蔣嵐已經等得太久,只要韓三千死了,蘇迎夏才會接受新的生活,而蘇家,才能夠真正的安定下來。

另一個房間里,除了光頭之外,還有幾個凶神惡煞的人,每個人身上都布滿了紋身,的確像是走刀口求生這條道的,而且從他們的眼神就能夠看出這些人不同尋常。

「光頭哥萬一條命,會不會太便宜了,這個女人可不是普通人啊。」某人對光頭說道,這種事情他們常做,而價錢通常都是根據僱主的實力浮動,像蔣嵐這樣的人萬太少了。

光頭淡淡一笑,說道:「你懂個屁,等人死了之後,要多少錢,還不是我們說了算,這種人,她敢不給嗎?」

一聽光頭這話,眾人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還是光頭哥厲害,看她膽小怕事的樣子,以後還不得隨隨便便敲詐,光頭哥這是找到長期飯票了啊。」

「這一單,足夠我們瀟洒好幾年,終於可以過點安生日子了。」

「要不是有光頭哥這麼好使的腦子,我們這幫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傢伙,恐怕只能去工地幹活了。」

聽著幾人的吹捧,光頭得意的笑了。

韓三千無所事事,在魔都打發時間,啥也不幹,就坐著發愣,腦子裡幻想著下午和蘇迎夏見面的事情,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林勇,你說這傢伙想什麼呢,一臉賤兮兮的笑容,肯定沒什麼好事吧?」坐在一旁的墨陽低聲對林勇問道。

林勇面露尷尬,墨陽敢在私底下對韓三千品頭論足,可他卻沒有這個資格,所以這個問題,他根本就不敢回答。

「墨老大,你要是好奇的話,去問問不就知道了。」林勇說道。

墨陽搖了搖頭,說道:「你看那一臉的春心蕩漾,我可不想吃狗糧,我這種孤家寡人,還是遠離這些甜蜜炮彈好點。」

林勇無奈一笑,墨陽自稱孤家寡人,可只要他願意,身邊女人一天換一個,一年都能不帶重樣的,只是他不樂意這麼做而已。

「媽的,我這心痒痒的,明知道會受傷害,還是想問問怎麼回事,你快勸勸我,讓我冷靜一下。」墨陽一副按耐不住的樣子對林勇說道。

林勇苦笑不止,墨陽也是個奇怪的人,有時候表現出的情緒,跟他的實際年齡完全不符合,特別的幼稚,而且一點都沒有老大的作風。

「算了,你還是別勸我了,今天誰都攔不住我。」林勇還沒說話,墨陽已經站起身,朝著韓三千走去。

韓三千坐在獨人沙發,墨陽便坐在了扶手上,一手搭著韓三千的肩膀問道:「有什麼好事,跟當哥哥的分享一下怎麼樣?」

韓三千斜眼看了看墨陽,說道:「跟你有什麼關係。」

「話不能這麼說,我這不是關心你嗎?」墨陽說著話,掏出了一包煙,給韓三千遞了一支。

韓三千詫異的看著墨陽,這傢伙命屬貔貅,只進不出,認識這麼多年,主動給他拿煙的次數屈指可數,今天居然這麼捨得。

「為了打探消息,你可真是捨得下本錢啊。」韓三千打趣道。

墨陽也不覺得尷尬,早就習慣了這種相處模式,對他來說,已經沒有丟臉一說了。

「趕緊說吧,我這煙可是很貴的。」墨陽催促道。

韓三千把煙叼在嘴裡,墨陽主動拿出打火機給他點上。

猛嘬了一口之後,韓三千吐出淡淡的煙圈,說道:「下午迎夏約我見面。」

墨陽一臉痛苦的摸著胸口,雖然早知道有可能會被塞狗糧,但是事實擺在面前的時候,他還是難以接受。

「弟妹主動的嗎?」墨陽問道。

「是啊,今天一早就給我發消息,可能是太想我了吧。」韓三千樂呵的說道。

墨陽一屁股坐在地上,以大字型的姿態躺下,生無可戀的說道:「媽的,明知道是狗糧,我為什麼還要多嘴問。」

突然,墨陽噌的一下站起身,竟然把韓三千手裡的煙搶走了,也不嫌棄韓三千已經抽過,叼在自己嘴裡,罵罵咧咧的說道:「煙是給我這種煩人解憂的,你抽什麼,王八蛋,你也不照顧一下我這種孤寡老人的心情。」

韓三千忍不住翻起了白眼,墨陽也是人到中年了,一天到晚沒有正行,在自己的手下面前,也是絲毫不顧及一下老大的形象。

「這可是你主動要問的,跟我有什麼關係。」韓三千說道。

墨陽深吸了一口煙,似乎用尼古丁刺激著自己,轉頭對林勇問道:「你沒有女朋友吧?」

林勇渾身一哆嗦,趕緊說道:「沒有,沒有,我沒有。」

墨陽這才心理平衡了一點,對韓三千說道:「我們這是單身俱樂部,以後你要是沒事,少來這裡,別污染了我們這裡的空氣。」

韓三千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一本正經的說道:「墨陽,既然你要跟我劃清界限,那咱們是不是得把還錢的事情提上日程了?畢竟你還欠我兩億,這錢要是不還,關係可不好劃清啊。」

墨陽臉上的肌肉直發顫,他可沒有想過還錢這件事情,一臉無賴的說道:「我什麼時候借你錢了,有借條,有證據嗎?」

說完,墨陽還轉頭對林勇問道:「林勇,你知道我什麼時候借了他的錢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章 狗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