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生而為龍

第五百零九章 生而為龍

「尤里,竟然是尤里!」

「怎麼可能是他出場,他不是一直被關在禁閉室里嗎?」

「這傢伙上次殺了人,聽說會被關在禁閉室老死,怎麼會又出來參加擂台賽。」

剛才那些叫囂著讓韓三千把機會給他們的人,此刻無一不是流露出驚恐的表情。

尤里,擂台賽的絕對強者,從來沒有嘗過一敗,更是在最後一次比賽中失手殺人,導致了地心對他做出了終生監禁禁閉室的處罰,在每一個犯人看來,尤里是絕對不可能在地心露面,可是他現在,卻又出現了。

機會?

就算現在把上擂台的機會給這些人,他們也不敢上。

誰願意為了一個女人而丟掉自己的性命呢?

「地鼠,尤里竟然出現了,地心難不成是要這人死嗎?」關勇也是一臉驚恐的表情,他雖然只看過尤里兩場比賽,但是尤里的殘忍手段卻給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而且這傢伙還打死過人,此刻出現,除了是地心要對方死,關勇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可能性。

地鼠目光如炬的看着帶頭套的韓三千,心想這人究竟是誰,地心一直以來都恪守着不讓犯人死的準則,為什麼他一來,卻要受到地心這樣的針對?

派出尤里,不就是要他死嗎?

「如果有人要他死,又何必送到地心來呢?」地鼠搖著頭,一副想不明白的樣子。

「想這麼多幹嘛,反正這傢伙是死定了,為什麼死也就不重要了,你看看其他的犯人,剛才都想要自己上呢,看到尤里,一個個都慫成什麼樣了,連大氣都不敢喘。」關勇不屑的說道。

他這話說得非常現實,而是現在地心的狀態,看熱鬧的犯人沒一個敢繼續叫囂的,似乎就連場上的那個女人都變得不漂亮了。

「也是,看看他怎麼死吧。」地鼠說道。

韓三千雖然不知道尤里是什麼人,但是通過他出場之後帶來的威懾力,韓三千能夠感受到這傢伙在地心肯定有着相當可怕的名聲,否者的話也不可能單純的出場就能讓其他人徹底安靜下來。

這是他踏出禁閉室,第一次真正的面對地心,莫名其妙的迎來了一次擂台比賽,雖然其中的原因讓韓三千想不通,但是有一點他認知得非常清楚,必須要把對手打敗,要是他敗了,下場會是什麼樣的無法想像。

「看來你得罪了大人物,我本來已經被關一輩子禁閉了,但是為了殺你,他們竟然把我放出來了。」尤里對韓三千說道。

「就算放了你,就能殺我嗎?」韓三千淡淡的回應道。

聽到韓三千的聲音,地鼠呼吸突然急促了起來,就連臉色都變得蒼白不堪。

「不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地鼠搖著頭,不斷的在嘴裏說着不可能三個字。

關勇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問道:「什麼不可能?」

地鼠胸前劇烈的起伏着,說明他現在的情緒變化非常大,因為這個聲音對他帶來的衝擊異常強烈。

熟悉,熟悉得讓地鼠認定眼前的人,就是他腦海中所想像的人。

但是這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會來地心呢?

「沒什麼。」地鼠壓制着自己的情緒,只是聲音相似而已,這世界上就連長相都有相似的人,聲音一樣又有什麼奇怪的呢?

關勇砸吧著嘴,不再多問。

尤里伸了個懶腰,關節咔嚓作響,懶洋洋的說道:「看來我在禁閉室待得太久,竟然就連你這種新人都敢不把我放在眼裏,是時候給他們加深一下印象了,反正我已經殺過一個人,被關了終生禁閉,也不多你一個。」

「那也得看看你有沒有殺我的能耐。」韓三千淡淡道,眼前這人的實力定然不差,要是換做以前,韓三千或許會心虛,不過現在,他有一招致勝的手段,只要給他機會,即便是尤里也會成為他的手下敗將。

聽到這話,尤里咧嘴笑了起來,一副完全沒有把韓三千放在眼裏的神情。

「你這種膚色的人,說話還真是有意思,跟我認識過的那些人差不多,口氣很大,等我把你手腳打斷,看你還敢不敢這麼狂妄。」尤里冷笑着說道。

韓三千心裏頓時燃燒起了一團憤怒之火,這種帶有種族歧視的言論,絕不是他能夠忍的。

一直以來,韓三千都以自己身為華夏人而感到驕傲,龍的傳人,生而為龍,怎能被這些人羞辱?

「羞辱我可以,但是你不能羞辱我的國家。」韓三千一聲暴喝,竟然選擇了主動出擊。

其他觀戰的犯人看到這一幕,無不是露出了輕蔑的神情。

「這傢伙還真是找死,居然敢主動對尤里出手。」

「看來他是迫不及待的想死,知道自己打不過尤里,就不想受到更多折磨吧。」

「尤里已經殺過一次人了,想必他也不怕多殺一個,這傢伙也真是可憐,剛來就要丟了小命。」

「能夠再次看到尤里的殺人手段,這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說不定尤里會在擂台里就把那個女人辦了,我們還能夠看到一場大戲啊。」

關勇這時候嘆了口氣,說道:「這傢伙也真是夠蠢的,居然主動去送死,他躲一躲,說不定還能夠多活幾分鐘呢。」

地鼠眼神冰冷的轉頭看着關勇。

關勇渾身一機靈,小心翼翼的說道:「你……你看着我幹什麼?」

「你難道沒聽到尤里是怎麼羞辱他的嗎?被羞辱的,不只有他,還有你我,你竟然還有心情落井下石。」地鼠咬牙切齒的說道,要不是有任務在身,他恨不得自己下場和尤里打一場,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有尊嚴。

地鼠是個性格非常奇葩的人,他喜歡越獄,喜歡各種各樣的挑戰,但他絕不會做違背道德的事情,而且地鼠骨子裏是個非常愛國的人,他同樣不允許被外人羞辱了自己的國家,尤里剛才的那番話,不止是觸怒了韓三千,同樣也觸怒了地鼠。

關勇看到地鼠眼裏的殺意,縮了縮脖子,說道:「我……我當然知道,我這麼說,不也是為了他好嗎?」

「他就算是死,也比你這種窩囊廢好。」地鼠淡淡道。

關勇不敢再說話,雖然他知道在地心地鼠不敢殺他,但是要給他身體帶來痛苦折磨,這是可以的,而且關勇還指望着地鼠能夠帶他離開地心呢!

這時候,韓三千的攻擊已經到了,尤里還是一副掉以輕心的不屑模樣,對於韓三千的攻擊,顯然沒有放在眼裏。

當然,不止是尤里沒有放在眼裏,現場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一致的,看似兇猛的韓三千,很快就會倒在尤里腳下,因為尤里在地心是戰無不勝的人物,他是這個擂台的絕對強者,怎麼可能會被一個新人擊倒呢?

韓三千嘴角劃出了一抹詭異的笑意,他非常喜歡和這些狂妄的對手交手,狂妄是他們的最大破綻,也是韓三千的最好機會。

誰也不會想到他的拳頭會醞釀着多大的力量,而當對方知道的時候,已經沒有後悔的機會了。

爆發全力,以一拳之力打死韓龍,在韓三千看來,尤里的抗擊打能力雖然比韓龍更強,但是要一拳重傷他,絕對不在話下。

「為你說過的話,付出代價!」韓三千的聲音,響徹整個擂台。

地鼠不禁捏了一把冷汗,這全力一擊如果不能對尤里造成傷害,如此近身,尤里的攻擊,絕對能夠對他致命。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零九章 生而為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