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抗命殺人

第五百二十一章 抗命殺人

所有人都用看好戲的心態看着眼前的事態發生,但是地鼠此刻卻雙手握著鐵欄,顯得一臉緊張。

既然已經大概率的確認了面罩男的韓三千,他自然會為韓三千現在的處境感到擔憂,而且他知道,韓三千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選擇殺掉刀十二的,這樣一來,他註定會違抗地心的命令。

至於地心究竟會給韓三千帶來多少的懲罰,這不是地鼠能夠想像到的。

「***玩意兒,跟又沒關係,緊張個屁。」關勇遠遠的看着地鼠的緊張表情,不屑的說道,事不關己理應高高掛起,看好戲不就行了,也不知道他在緊張什麼。

「自己都是個泥菩薩,還有心情管別人的事情,地心怎麼不把扔進擂台。」關勇的希望雖然都放在地鼠身上,但是這一刻,他卻巴不得地鼠死。

鐵籠擂台里,那些地心內部人員,小心翼翼的靠近韓三千,期間還不斷的有電流打在韓三千身上。

這種被電擊的感覺,次數增多但卻並沒有增強,韓三千的身體,竟然在慢慢的適應着。

多次的電擊,並沒有讓他身體的麻痹感增強,當韓三千試探性的活動着手指的時候,依舊是靈活如初。

但是這一點,那些內部人員卻不知道,在他們看來,韓三千之所以能夠站着,肯定是靠着毅力在支撐,很快就會倒下了。

殺是不殺,韓三千在考量著。

特殊區域,精緻男人一臉笑意的看着這一幕,很快韓三千就會為他的抗命而付出代價,這是精緻男人給韓三千的教訓。

既然要把韓三千調教成一條聽話的狗,就必須要讓他知道在地心,他是沒有任何反抗能力的。

「這裏的一切,都是我說了算,我要生,才能生,要死,才有資格死。」

「接下來,讓看看不聽話的下場。」

精緻男人迫不及待的用擴音對手下命令道:「給我上,讓他看看違命所要付出的代價!」

手下在聽到命令之後,不敢再猶豫,一哄而上。

在所有人看來,韓三千會因為他的抗命而付出凄慘代價。

精緻男人臉上的自信笑意,更是把這一點表現得淋漓精緻。

但是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卻是讓鐵籠周圍不斷的發出驚嘆之聲。

精緻男人的表情,更是陰沉到了烏雲密佈的地步。

韓三千,並沒有因為電擊而影響到身體的靈活程度,那些工作人員一旦靠近,便會被韓三千重機而退。

而且韓三千沒有絲毫留手,每一次都是重拳出擊,導致那些被擊中的工作人員,要麼死,要麼暈死。

十多個人,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皆是倒在韓三千腳下。

這一切,電光火石,猶如讓人產生了錯覺,看到了幻覺。

「這……」

「這傢伙,竟然連電槍都不怕嗎!居然還有反抗之力。」

「這些人,不會都……都死了吧!」

無數人在這一刻倒抽了一口涼氣,眼神驚恐的看向韓三千。

他……打死了地心的內部人員?

不管這裏的人曾經多麼心狠手辣,手上染過多少的鮮血,但他們從不敢在地心造次,因為他們清楚,在外面殺人還有跑路的機會,但是在地心殺人,不僅僅是死路一條,而且還會因禁閉室而遭受到無盡的折磨和痛苦。

所以那些性格暴戾的人來到地心之後,戾氣不自覺就減少了許多。

像韓三千這種毫無顧忌的殺人,這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而現在,韓三千真的做了!

「這傢伙,難道一點都不怕地心的懲罰嗎?」

「依我看,他根本就不知道關在禁閉室是什麼感覺,那種無盡的黑暗和寂靜,只是一次就足以讓人噩夢終生。」

「呵呵,那種黑暗,就像是被地獄吞噬一般,地心不會讓他死,會讓他在這種黑暗中崩潰。」

討論著韓三千會受禁閉之苦的人,並不知道韓三千來到地心的時候,就已經接受過這方面的考驗。

那種黑暗的寂靜,的確容易讓人內心崩潰,可是對於韓三千來說,只要腦海里想到蘇迎夏,即便身處黑暗,他的內心也是一片光芒世界。

這種精神煎熬對韓三千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因為蘇迎夏可以為他的黑暗帶來曙光。

特殊區域內,精緻男人看着自己的手下死在鐵籠擂台里,恨得咬牙切齒。

他沒有想到韓三千竟然能夠抗住電流帶來的麻痹感,那些手下的倒下讓他顏面盡失。

「以為能打就有資格違抗我了嗎?最多三個月的時間,我會讓乖乖聽我的話,的命運,終究會掌握在我手裏。」

「只是一條狗,我讓做什麼,就必須要做什麼!」

精緻男人說完,掏出了電話。

「她辦得怎麼樣了。」電話撥通之後,精緻男人說道。

「少爺,我已經警告過她了,如果她體現不出自己的利用價值,我會讓她死得很慘,相信她會想辦法的。」電話那頭說道。

「如果她做不到,馬上派人去雲城,給我推翻墨陽。」精緻男人一臉戾氣的說道。

「少爺,這樣會不會鬧出太大的動靜,畢竟現在的雲城在墨陽的掌控中,而我們在華夏,必須要低調行事才行。」電話那頭的人明顯有所顧慮,特別在華夏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我不管動靜有多大,我南宮家做這點小事,難道還要看別人的臉色嗎?」精緻男人態度堅定的說道。

「是,少爺,我會按照說的做,不過目前還沒有到時機,希望能夠在等等。」那人說道。

精緻男人沒有回話,直接掛掉了電話。

看着擂台上囂張的韓三千,他恨不得直接殺了。

不過他知道,韓三千還有很大的利用價值,如果就這麼殺了,實在是可惜。

「讓再囂張一段時間,最多不過三個月,就會跪在我面前俯首臣稱。」

擂台里,所有倒下的內部人員,沒一個還有動靜的,那些暈死過去的人,似乎也是真正的死了。

這時候的韓三千,其形象就是一位真正的殺神,而且還是完不顧地心會給他帶來的嚴重後果。

這在其他人看來,是值得崇拜的一點。

地心自建立之初,便沒有任何人敢違背地心的命令,韓三千不止是開了先河,還殺了地心這麼多內部人員,哪怕他們覺得韓三千肯定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但是這並不會妨礙他們對韓三千的敬仰。

「這傢伙,真是讓人佩服。」

「是啊,敢挑戰地心,除了他之外,還能有誰呢?」

「想想我以前也是殺人如麻,手染數十人的鮮血,可是跟他比起來,算個屁啊。」

「十人算什麼,我殺過上百號人,甚至滅了一整個上流家族,現在還不得乖乖聽地心的話,哪敢像他這樣違抗地心的命令,這傢伙,來頭恐怕比我們這裏的任何一個人都要可怕啊。」

眾人感嘆著,臉上無不是流露着對韓三千的敬意,這一刻,他們甚至不希望韓三千受到懲罰,甚至覺得韓三千有機會能夠推翻地心的統治,帶領他們離開這個鬼地方。

這種想法很多人都有,但是沒有一個人敢說出口,只能埋藏在心裏,他們佩服韓三千,但是卻不代表有膽子做韓三千同樣的事情。

地鼠長吁了一口氣,內心又開始擔憂了起來,殺了這麼多地心的工作人員,也不知道地心接下來會怎麼對付他,現在的處境,真是越來越危險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二十一章 抗命殺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