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求和

第五百二十二章 求和

雲城。

某電梯公寓。

蔣嵐竟是和那位司機住在一起,不過兩人在身份上的高低顯然有着巨大差距。

在蘇家,幾乎不怎麼做家務的蔣嵐,此時竟然矜矜業業的擦灰拖地,把家裏打掃得一塵不染,即便是眼睛看不見的角落,竟然也是不敢有半點馬虎。

這和蔣嵐在蘇家的待遇相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韓三千還沒有入贅蘇家的時候,家裏的活都是蘇國耀乾的,哪怕是蔣嵐自己堵了馬桶,也會讓蘇國耀頂着熏天的臭氣去疏通,她從來不會管這種事情,更別提擦灰拖地了。

而韓三千入贅之後,蔣嵐就更加清閑,所有的家務活包括做飯的責任,部落在了韓三千頭上。

這麼多年,蔣嵐的生活雖有不如意的時候,但也絕沒有落魄到今天這種地步。

司機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蔣嵐活脫脫的像是個傭人,哪裏還有半點貴婦的氣質,更重要的是,蔣嵐顯得非常小心翼翼,明顯怕惹怒了這位司機。

「少爺給我打電話了,如果還體現不出自己的利用價值,我只有殺了。」司機淡淡的說道。

這句話讓蔣嵐渾身一震,自從碰上這個傢伙之後,她就會時常被威脅,有一次甚至真的差點死在這個男人手裏,所以蔣嵐非常害怕他,不管他說什麼,蔣嵐都會去照做。

如今她被要求重回蘇家,這也是蔣嵐非常願意看到的,只可惜,蘇迎夏連見她一面都不願意。

「放心,我一定不會讓失望的,求再給我點時間。」蔣嵐跪在地上,一臉祈求的說道。

司機看也沒看蔣嵐一眼,站起身回了房間。

蔣嵐嘆了口氣,想當初,她可是住在雲頂山別墅區的,如今卻淪落到了這種地步。

不過她依舊固執的不覺得自己做錯了,甚至不覺得今天的遭遇是咎由自取,這一切,都被她當作是韓三千害的。

蔣嵐時常在想,如果這個廢物早點死,蘇家又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風波,她又怎麼可能會被離婚,被趕出蘇家呢?

所有的原因,都在韓三千身上,是他害了自己。

蔣嵐眼神變得狠毒了起來,咬牙切齒的說道:「韓三千,是讓我淪落到這種地步,不管蘇迎夏肚子裏的孽種是男是女,他也要為的罪過而承擔責任。」

打掃完家裏的衛生,蔣嵐還特意給司機做了一頓晚飯之後才離開家。

經過蔣嵐的多方打聽,她知道蘇國耀今晚會在哪喝酒,所以她準備去找蘇國耀,既然蘇迎面不願意原諒她,她只能在蘇國耀身上想辦法,大不了對這個廢物男人賣弄一下可憐,只要他喝醉了,事情就會好辦很多。

某酒樓門口,蔣嵐在寒風中瑟瑟發抖,這時候酒局開始還沒多久,她並不急於和蘇國耀見面,等他醉意上頭的時候事情才會更好辦。

蔣嵐已經想好了,今晚把蘇國耀帶去酒店,等明天一早他清醒了之後,再在他面前裝可憐,用這種手段回到山腰別墅。

這麼多年的夫妻感情,蔣嵐不信蘇國耀真的可以不念舊情,而且在蔣嵐看來,她能對蘇國耀這個廢物妥協,是蘇國耀的榮幸,他怎麼可能會不接受呢?

寒冬的夜晚,涼風刺骨。

蔣嵐頭染冰霜,就連眉毛都開始泛白了,凍得渾身顫抖,直到快要十點的時候,蔣嵐才走進酒樓。

蘇國耀和一幫狐朋狗友喝得非常開心。

自從和蔣嵐離婚之後,他在喝酒這方面就更加肆無忌憚了,沒人約束,想幾點回家就幾點回家,這樣的生活對蘇國耀來說是夢寐以求的。

蘇國耀離婚的事情,早就在朋友之間傳開了,所以當蔣嵐出現的時候,其他人都愣了一愣。

「老蘇,的前妻來了。」

「這是要來跟求和的吧,這傢伙一事無成,沒想到居然還有個這麼心甘情願的老婆。」

「老蘇肯定有什麼長處吧,都說女人三十狼四十虎,要是沒點一技之長,怎麼能讓前期回心轉意呢?」

幾個酒友看到蔣嵐之後便忍不住調侃了起來。

要是換做蔣嵐以前的脾氣,早就揪著蘇國耀的耳朵一陣痛罵了,但是現在,她只能壓抑著自己的脾氣,甚至面對調侃的時候,還要笑臉相迎。

蘇國耀轉頭,看到蔣嵐那張臉便露出了不耐煩的神情,說道:「還來幹什麼,我們已經離婚了,知不知道我現在有多爽,有多自由?」

感受到蘇國耀的態度,蔣嵐不自覺的咬了咬牙,她還指望着蘇國耀能夠念舊情,沒想到蘇國耀卻是這種態度。

蘇國耀的心情,蔣嵐永遠都無法理解。

自結婚的那天起,蘇國耀在蔣嵐面前就沒有絲毫的男人尊嚴,被無盡的欺壓着,活得一點都不像個男人。

念舊情?

這三個字對於蘇國耀來說,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他在蔣嵐身上,根本就沒有感受到情,又何來的舊情可念呢?

「國耀,我們找個地方談一談吧。」蔣嵐說道。

「談?」蘇國耀輕蔑的看了一眼蔣嵐,說道:「我跟這個婆娘沒什麼好談的,趕緊滾吧,別妨礙老子喝酒的好心情。」

這句話讓蔣嵐瞬間捏緊了拳頭,以前的蘇國耀,哪有膽子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現在還真是無法無天了?

蔣嵐很想教訓一頓蘇國耀,但是她現在的身份和立場,早就已經失去了教訓蘇國耀的資格。

她什麼都不是,不過是個被掃地出門的女人而已。

蔣嵐深吸了一口氣,轉身離開。

「老蘇,終於活得像個男人了。」

「以前這個女人把吃得死死的,我們早就看不下去了,沒想到居然還有翻身的一天。」

「老蘇現在可是人生贏家了啊,家裏有錢了,最關鍵的是還沒了老婆,想怎麼喝酒就怎麼喝,外面更是有玩不盡的女人啊。」

「男人人生三成就,陞官發財死老婆,雖然沒當官,不過現在這形勢,足夠讓我們羨慕了啊。」

一幫酒友的吹捧讓蘇國耀飄飄然,大氣的說道:「們這些傢伙,想讓我請客就直說,何必拐彎抹角呢?今天這頓我請了就是。」

「老蘇大氣。」

「有錢人果然不一樣啊。」

「下回我們一定請回來。」

蔣嵐走出酒樓之後,並沒有選擇離開,依舊等在門口。

她既然來了,就不能無功而返,而且這件事情跟她的性命攸關,就算是要她放下尊嚴,任由蘇國耀踐踏,蔣嵐也必須要做。

那位司機說的話,蔣嵐從來不敢有半點懷疑。

而且她想要重回山腰別墅,重新拿回榮華富貴的生活,只有這一條路能走。

她要把失去的部拿回來。

她還要把所有的仇恨,報復在韓三千的孩子身上!

等到快十一點的時候,蔣嵐身都冷僵了,蘇國耀一行人終於搖搖晃晃的從酒樓里走了出來。

蔣嵐躲在一旁,等到其他人都打車相繼離開之後,她趕緊跑到了蘇國耀身邊,攙扶着他。

「……誰啊。」蘇國耀迷迷糊糊的說道,頭重腳輕,顯然已經喝得天昏地暗了,連人都不認識。

蔣嵐沒有說話,而是扶著蘇國耀,朝着附近的一家賓館走去。

醉意上頭的蘇國耀躺在床上,只覺得有人鑽進了自己的懷裏,出於男人下意識的舉動,蘇國耀把蔣嵐攬在懷裏。

第二天一早,當蘇國耀醒來的時候,便看到蔣嵐睡在自己身邊。

頭疼欲裂的蘇國耀瞬間坐起身,而被驚醒的蔣嵐,竟然直接下床,跪在了蘇國耀面前,一副祈求的模樣。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二十二章 求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