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韓天養!

第五百二十九章 韓天養!

還是那個大房。

被內部人員好不容易打掃乾淨的地方,此刻又恢復了昨晚的場景,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血腥氣,這要是換做一個普通人身處這樣的環境,早就已經嚇得六神無主。

而此刻的韓三千,神情卻是異常的淡然。

在他面前,還跪著一個瑟瑟發抖的傢伙。

這人手染百條性命,沒有被抓到地心之前,更是有著殺人狂魔之稱。

他自詡走在人間煉獄,見識過世間各種惡樣的殘暴,更是以地心把他關在A區為榮,但是這一刻,他卻嚇得連話都不敢說。

直到遇到了韓三千,他才直到自認為的惡魔形象,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什麼叫惡魔?

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人,才能夠被稱之為真正的惡魔。

除了他之外,剩下的幾人都是以極其扭曲的姿態死亡。

他親眼看到了一個人的頭被打爆,鮮血濺灑。

他親眼看到了一個人被開膛破肚,手捧臟器不甘的倒下。

還有人瞪大了眼睛,脖子被硬生生扭轉了三百六十度。

什麼叫做煉獄?

這一刻的場景,才能夠被稱之為真正的煉獄。

「你在A區見過一個老人嗎?他姓韓。」韓三千淡淡的問道,冰冷的語氣彷彿是魔鬼在召喚一樣。

那人渾身顫抖不止,說道:「沒有,我在A區沒有見過任何人,對我來說,只有黑暗和孤獨。」

韓三千皺著眉頭,只有黑暗和孤獨,難道說整個A區都是禁閉室嗎?

如果沒有類似的B區放風場所,他們之間就完全沒有碰面的機會。

「你要是有半句謊言,我會讓你死得很慘。」韓三千冷聲道。

那人嚇得連連磕頭,韓三千的殘忍手段他剛才已經見識過了,所以絲毫不會懷疑韓三千的話,說道:「沒有,我真的沒有見過任何人。」

韓三千重重的吐了一口氣,看來想在這傢伙身上挖點有用的信息顯然是不太可能了,唯一能讓韓三千對A區的一點理解,就是A區和B區的不同之處。

「既然這樣,去死吧。」韓三千說道。

那人驚恐的抬頭看著韓三千,還想求饒,瞳孔猛然一瞪,當他在低頭的時候,已經看到自己被韓三千一拳打得凹陷的胸口。

瞬間他便難以呼吸,倒在地上掙扎不過片刻,沒了動靜。

韓三千嘆了口氣,回到自己的床位,身邊都是屍體,但他卻安然的閉上了眼睛。

他現在非常急切的想要離開地心,但是面對這種情況,除了兵來將擋之外,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他知道,不管內心有多焦躁,現在也只能等下去,等到適當的機會出現,他才有可能活著離開。

無論如何,他必須要活下去,必須要活著回到雲城,只有活著,他才能夠看到蘇迎夏母子兩。

如今的身份變革,讓韓三千不得不為自己的安全多做考慮。

他的性命,不再是一個人的,他需要對蘇迎夏母子負責。

第二天,同樣的場景,依舊是讓那些內部人員驚駭得無以復加。

A區和B區的人有著本質的區別,除了他們的手段更加兇殘,更加容易挑事不受控之外,還有這些人的身手也絕不是B區人能夠相比的。

在內部人員看來,明年的今天,應該是韓三千的忌日,可是沒有想到,他竟然連A區的人都全部殺光了,而且似乎依然是毫髮無傷的樣子,這讓他們不敢置信。

這麼厲害且兇殘的A區人,竟然也不是他的對手嗎!

「別太驚訝,我怕以後發生的事情,會嚇死你們。」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內部人員個個低著頭,不敢直視韓三千冰冷的雙眼,也不敢在有韓三千的情況下進入大房收拾殘局,直到放風時間,韓三千離開之後,他們才敢進入。

「這傢伙究竟是什麼人,竟然這麼厲害,連A區的人都不是他的對手。」

「真是太可怕了,這些人死得真是凄慘。」

「難道……難道他要做第一個離開地心的人嗎?」

「不可能,他雖然厲害,但也只是對付了被關在這裡的人而已,怎麼可能闖的出去,老闆還沒有出動真正的高手呢。」

「不錯,就算他能打贏所有人,可以離開羈押區,當他看到真正的地心時,也會感到絕望的。」

最後這句話得到了其他內部人員的認可,他們點著頭笑了起來。

真正的地心,如果他真的有機會看到,或許會體會到絕望這兩個字的真諦吧。

當韓三千再次出現在放風區的時候,他的形象無疑變得更加高大,因為這裡的所有人都知道A區來人是為了對付他,可是他能夠安然無恙,說明即便是A區的人也拿他沒有辦法,這種令人畏懼的強者,B區沒有任何一個人有資格小看。

刀十二臉上帶著很重的黑眼圈走到韓三千身邊,昨晚他一夜未眠,非常擔心韓三千的情況,直到看到韓三千之後才鬆了口氣。

「三千哥,怎麼樣?」刀十二問道。

「的確比B區的人強了一點,不過他們死得更慘。」韓三千說道。

地鼠聽到這句話之後,眼皮直跳,死得更慘!那得是多慘,恐怕已經到了無法想像的地步了吧。

地鼠很想問問韓三千為什麼會突然間變得這麼強,但又怕觸犯到韓三千的禁忌,所以不敢問出口。

「地心還會繼續嗎?」刀十二問道,如果地心繼續派人來殺韓三千,那麼來人必然是一次比一次厲害,而韓三千所處的情況,也會越來越危險。

「你不用擔心我會死,經歷了這一系列的事情之後,我反而覺得地心不會殺我。」韓三千說道。

「怎麼說?」地鼠不忍好奇的問道。

「殺我有太多簡單直接的手段,畢竟這是他們的地盤,要我死,還需要搞出這麼多麻煩來嗎?」韓三千淡淡道,雖然他猜測不到地心究竟想幹什麼,不過有一點能夠肯定,地心殺他,他早就死了,而他之所以能夠活到現在,是因為地心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對他動殺念。

這句話讓刀十二和地鼠兩人連連點頭,因為他們也有過同樣的猜測。

「看來地心還有其他的計劃。」刀十二說道。

韓三千點著頭,只可惜地心究竟想幹什麼,是目前階段他無法猜測出來的。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過得非常平靜,韓三千回到了獨立房間,再也沒有腥風血雨的夜晚,不過這種寧靜,更像是暴風雨前夕,似乎有更大的麻煩在等著他。

地鼠手臂上的時間刻紋越多,韓三千內心就越著急,因為這些刻紋代表著蘇迎夏臨盆的時間一天天逼近,而他卻還被關在地心無法離開。

這天,韓三千再次被帶到了鐵籠擂台,平靜了這麼長的時間,在所有人看來,地心必然是為韓三千安排了一位超級強者作為對手。

而韓三千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可是當他看到一個年邁的身影出現時,不禁讓他呆立當場。

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人,讓韓三千內心湧上了一股不可遏止的激動。

韓天養!

爺爺!

他竟然真的還活著,除了更顯蒼老之外,和韓三千記得的形象一模一樣。

兩行淚水湧出,韓三千砰的一聲跪在了韓天養面前。

鐵籠外觀戰的人無不是大驚出聲,韓三千的戰神形象在他們心裡根深蒂固,在他們看來,不管什麼樣的對手,韓三千都有戰勝的機會,可是他為什麼才和對手見面,就已經跪下了呢?

難道說,他知道自己不是這位老人的對手,所以才會跪地求饒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二十九章 韓天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