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唯有武力,方可稱王!

第五百四十一章 唯有武力,方可稱王!

韓天養一臉苦澀的笑意,他早就料到了韓三千終究有一天會面對這樣的情況,因為從南宮千秋嫁入韓家的那一刻,燕京韓家便不過是南宮家的一顆棋子。

世人都認為韓天養白手起家,創造出無數的奇迹,可是誰又知道,這一切若不是有南宮家在背後操盤,他根本就做不到。

當年為了爭一口氣。

當年為了不輸於米國韓家,為了不讓米國韓家看不起,韓天養踏上了這條不歸路。

韓三千曾被整個雲城唾棄為沒用的上門女婿,可是真正沒用的女婿,是韓天養,他連上門的資格都沒有!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韓三千會以這樣的情況去面對。

韓念的降生,是驚喜,但也是意外,而且還被牽連到了這件事情當中。

「如果韓念出現了什麼意外,我拿什麼去面對他。」韓天養無奈中帶著不甘,因為這種事情他無力去幫忙,但卻又因他而起,他無法做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在南宮家沒有達成目的之前,他們不會傷害韓念的,這是唯一能夠要挾三千的籌碼。」炎君語氣特別堅定,但事實是否如此,他也不敢肯定。

韓天養重重的嘆了口氣,說道:「如果當年我不爭強好勝,或許就不會有這些事情發生了吧,都怪我,沒有能力,還想讓外人瞧得起,華麗的空殼,終究只是包裹著一堆腐銹罷了。」

炎君對此沒有做出評價,當年的韓天養為了上位,的確捨棄了很多,但是他也沒有別的選擇,給人當棋子,他難道心甘情願嗎?這不過是無奈之舉而已。

「如果南宮家有聰明人,或許三千在南宮家能夠得到真正的地位,那麼我們的擔心,便是多餘的了。」炎君安慰道。

韓天養不屑一笑,說道:「難道還不清楚這些眼高於頂的傢伙嗎?他們怎麼可能把三千放在眼裡呢?這種自詡人上人的傢伙有著天生的優越感,他們的眼睛,只會盯著那個層面。」

「哎。」炎君嘆了口氣,這種不該奢望的期望,似乎的確想得有些太多。

某小島國家。

這裡是南宮家的大本營。

當飛機降落在小島國家的機場時,已經養好傷的韓三千跟在南宮隼身後,走進了一輛賓利。

「從今天開始,安安靜靜的當個啞巴,我沒有讓說話的時候,最好不要張嘴。」南宮隼對韓三千提醒道。

南宮家為了進入那個層面,一直在努力,但是效果甚微,地心只是南宮家眾多計劃當中的一項而已。

而南宮隼在家族裡,也是一個較為透明的人物,所以他才會賭一把,承接下地心這一項任務。

南宮隼在年輕一輩當中排行老二,上有哥哥下有弟弟,而不管是哥哥還是弟弟都有過讓家族內部滿意的成就,唯獨他不上不下,所以對於南宮隼來說,韓三千是他在家族裡改變地位的資本,只要韓三千的表現能夠讓家主南宮博陵滿意,他的地位自然也就能夠水漲船高。

對於南宮博陵來說,他的最大願望就是帶著南宮家進入那個層面,而誰能夠在這件事情上起到決定性的作用,誰就能夠得到今後的家主之位。

南宮家主之位,可掌控無法想象的龐大經濟,南宮家三兄弟都在為此暗中較勁。

如同古堡一般的南宮家府邸,恢宏而堂皇,韓三千也算是有過見識的人,也曾住在雲城最豪華的山腰別墅,可是和這古堡相比,韓三千發現自己對於豪華二字的理解還是太過局限。

山腰別墅在這古堡面前,頂多只能算一個衛生間而已。

「南宮隼,聽說把整個地心都毀了,可真厲害啊,地心每年都能夠為南宮家創造不小的財富,竟然毀了它,那可是我的錢。」剛走到門口,一個年輕人便站在南宮隼面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南宮風,南宮隼的哥哥。

南宮隼不屑一笑,說道:「南宮風,又開始做家主夢了嗎?」

「難道還有什麼意見嗎?除了我,這家主之位,難道還能是坐上去?」南宮風笑著調侃道,眼神里完沒有南宮隼。

看到這種情況,韓三千淡淡一笑,豪門多恩怨,看來這個南宮家也是如此,南宮隼也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厲害。

「笑什麼,這個廢物我已經聽說了,南宮隼幫策劃了一場好戲,只可惜,根本就沒有人相信。」南宮峰不屑的說道,地心的消息早就傳到了南宮家,幾乎每個人都知道韓三千殺光了地心的所有人,但這種事情,南宮峰根本就不相信,而此刻看到韓三千並不是他想象中的那麼威猛,更是覺得整件事情不過是南宮隼故意為韓三千營造出了強大的形象而已。

「南宮風,只可惜這場好戲沒有親眼看到,否者的話,一定會嚇到腿軟的。」南宮隼冷聲道。

這時候,一個高大的身影走近南宮風,足足兩米高的個頭,渾身肌肉如銅水澆鑄一般,散發著攝人的味道。

他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座小型山嶽。

南宮風得意的笑了起來,說道:「這是我領回來的人,可比這個廢物強多了,今晚他就會死,信嗎?」

南宮隼咬了咬牙,從身形而言,這人給人的感覺的確比韓三千強多了,光是氣勢就絕非韓三千能夠相比的。

但是南宮隼已經把寶部壓在了韓三千身上,他決不允許自己輸。

「走著瞧吧。」南宮隼說完,頭也不回的走進了古堡。

南宮風還在背後叫囂著:「我的好弟弟,今晚可別像小時候那樣哭鼻子,哥哥是絕對不會讓著的。」

帶著韓三千回到自己的房間,南宮隼大發雷霆,砸了房間里所有能砸的東西。

從他所表現出來的戾氣,韓三千能夠感受到他在南宮家被人無視的怒火,而且這種怒火絕不是短時間內形成的,必然是有過一段時間的積累。

「今晚給我殺了那個傢伙,要是做不到,女兒以後就是個無臂女人。」南宮隼咬牙切齒的對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表情淡然,剛才那人氣勢很強,但是對他來說,也就是個字大點而已,根本就不足為懼。

「今晚要幹什麼?」韓三千問道。

「打擂,對於南宮家來說,誰擁有更強的實力,誰才能夠得到爺爺的賞識。」南宮隼說道,南宮家早以不在乎金錢的多少,因為到了他們這個級別,錢已經不是最重的追求,因為再多的錢,也不可能讓他們進入那個層面。

唯有武力,方可稱王!

「我要見韓念,我要跟她視頻通話。」韓三千說道,他要確保韓念現在安然無恙,僅僅通過照片肯定不行。

南宮隼走到韓三千面前,幾乎快要貼近了韓三千的鼻尖,咬牙切齒的說道:「記住了,只是一條狗,狗是沒有資格和主人講條件的,我讓做什麼,就必須做什麼。」

韓三千目光直視著南宮隼,在知道了南宮隼的處境之後,他自認為自己有資本和南宮隼講條件,因為南宮隼還得仰仗他在南宮家得到更高的地位。

「南宮隼,可以用韓念要挾我,但是我也可以讓一無所有,想要在南宮家主面前證明自己,就答應我的條件。」韓三千態度堅決的說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一章 唯有武力,方可稱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