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跋扈的小東西

第五百四十五章 跋扈的小東西

站在南宮晏面前的人,名叫程峰,個頭不是很高,但是肌肉卻異常強壯,一看就擁有非凡力量,更重要的是他那雙眼睛,似乎不帶任何感情,就像是一個機器一般。

「或許,我的下場,會和那個人一樣。」程峰說道,韓三千在擂台上並沒有太多的表現,所以他的實力究竟到了何種地步,程峰無法做出判斷。

但僅以他那一拳的力量作為參考的話,程峰大概率的覺得自己會得到同樣的結果。

這句話讓南宮晏表情更加陰沉,他沒有想到南宮隼竟然會在地心那種破地方,找出這樣的高手。

在世人眼裏,地心神秘不可測,被蒙上了一層無法揭開的面紗。

但是對南宮家的人來說,地心就是一個關押著畜生的地方,甚至很多人根本就沒有把地心放在眼裏,亦如當初的南宮晏便是主動放棄了地心,這時候不得不說,他有些後悔這個決定,如果他選擇了地心,那麼韓三千現在可就是他的人了。

只可惜這種事情後悔也來不及了。

「再過些時日,那個層面的人就會到南宮家,如果讓他看到韓三千的實力,或許他會更加看重韓三千,我絕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南宮晏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既然住在南宮家,難道殺他還難嗎?」程峰淡淡的說道。

南宮晏猙獰一笑,說道:「當然不難,但是也絕不簡單,雖然我現在在爺爺心目中的地位比南宮隼和南宮風高,可是你要知道,南宮家族想要進入那個層面,唯有依靠強大的武力值,而韓三千現在的表現,顯然已經讓爺爺刮目相看,如果我無緣無故殺了他,爺爺定然會怪罪我。」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程峰說道。

南宮晏一愣,隨即便笑了起來。

「說的不錯,我給他的罪名,他還能不要嗎?」

第二天,韓三千起得很早,但他現在的地位,可不能在古堡里瞎溜達,所以只能在一個傭人區活動。

不得不說,有錢人的世界,普通人根本就無法想像,即便是韓三千這樣的人也會感嘆。

這時候,韓三千發現一群小孩子,圍着一個大男孩嬉戲打鬧。

這些小孩應該是南宮家的小輩,至於那個大男孩,讓韓三千有些奇怪。

看樣子,年齡已經在二十左右,但是他的智商似乎不高,一臉傻笑的跟那些小孩做遊戲。

觀察了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他任打任罵,而且那些小孩喂他吃泥,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咽進肚子裏去。

不過南宮家的古堡里,怎麼會有這種傻子呢?

「你是誰。」這時候,一個小男孩趾高氣昂的走到韓三千面前,雙手叉腰,一副小太爺的囂張表情。

「別惹我。」韓三千一臉笑意的說道。

小男孩聽到這句話,明顯不服,撿起一顆石頭便砸在了韓三千身上,得意的說道:「跪下來當馬讓我騎,我今天就原諒你。」

韓三千無奈一笑,這跋扈小子年紀小小,但是脾氣可真大,這還是在自己家裏,出了南宮家的大門,他必定會更加囂張跋扈,這要是長大成人了,必定是個禍害。

「小弟弟,你最好是滾遠點,別惹惱了我,不然的話,我打你屁股。」韓三千說道。

小男孩聽到這句話之後,竟然直接衝到了韓三千面前,想要踹韓三千。

韓三千用右腿輕輕一掃,小男孩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過讓韓三千意外的是,這小傢伙竟然沒哭,而是臉色陰沉的看着他。

「你是什麼人,竟然連我也敢打。」小男孩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可沒有打你,是你自己不小心絆倒在我腳下的,跟我無關。」韓三千淡淡一笑,這種跋扈的小東西還是別惹了,他敢這麼囂張,肯定是有背景的,以韓三千現在的身份,他不想給南宮隼惹太多的麻煩。

正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韓三千頭上突然被一顆飛來的石子打到。

小男孩一臉得意勁,說道:「你在南宮家,只是一條狗而已,快跪下來求我原諒,不然的話,我要你死。」

小小年紀,動不動就讓人死。

這南宮家的教育,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韓三千走到小男孩面前,直接把他拎了起來,冷聲說道:「小東西,我看在你年紀小的份上,不跟你計較,不過你要是再惹我,我殺了你。」

小男孩明顯狂妄習慣了,對於韓三千的威脅一點不覺得害怕,反而是凌空踢了韓三千兩腳。

「你要是不放了我,我殺了你。」小男孩說道。

韓三千沒遇過這麼跋扈的小子,一時氣惱,直接把他扔了出去。

這時候,韓三千還發現了另一件事情,那個一直傻笑的傢伙,這時候明顯不笑了,臉上白痴的表情也收了起來,不過在他們對視的瞬間,那人臉上又才恢復了傻笑。

這種表情的轉換,絕不是一個傻子能做得出來的,難道他是裝傻?

「我一定要你死,你等著後悔吧。」小男孩摔在地上,一臉痛苦的說道。

韓三千轉身離開,跟這種小東西計較實在沒有意義,他也不可能真把一個小孩殺了。

韓三千離開之後,小男孩非常不解氣,把傻子痛打了一頓,下手非常狠,撿起地上的石頭就朝傻子腦子上砸。

「白痴,你還在笑什麼,不準笑。」小男孩憤怒的吼道。

傻子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繼續傻笑着,額頭上流着的鮮血他似乎也不在意,只是伸手抹掉了而已。

小男孩扯著傻子的頭髮,惡狠狠的說道:「我要是不殺了這個傢伙,我不姓南宮。」

傻子點着頭,似乎聽懂了小男孩的話。

其他小孩也跟着起鬨,對於殺人這種連大人都會覺得禁忌的事情,這幫孩子,卻是一點都不害怕。

等到所有人離開之後,傻子坐在地上玩泥巴,埋着頭,但是此刻臉上卻是沒了傻笑,眼神更是有一絲猙獰。

在南宮隼沒有來找韓三千的情況下,韓三千除了待在自己的房間里,沒別的地方可去,這種無聊的日子非常枯燥,韓三千也試探性的用手機撥通了那個號碼,但是在沒有南宮隼的命令之下,對方根本就不接電話,這不得不讓韓三千放棄了這個僥倖的念頭。

每當沉下心來的時候,韓三千都會幻想山腰別墅這時候正發生着什麼。

韓念被綁架,韓三千非常擔心,他也清楚,對於蘇迎夏來說,這更是一個噩夢,蘇迎夏的痛苦絕對不會比他少,甚至會強很多倍,畢竟韓念是從蘇迎夏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十月懷胎卻又親子分離,這種折磨對於蘇迎夏來說非常殘忍。

山腰別墅。

在施菁來了之後,蘇迎夏的情況改善了不少,每天施菁都會想盡各種辦法安慰她,讓她相信韓三千一定能夠平安的把韓念帶回來。

蘇迎夏對於韓三千的相信毋庸置疑,她從不曾懷疑過韓三千,而且只要是韓三千答應她的事情,就一定能夠辦到。

只是這種強烈的痛苦,想要讓蘇迎夏徹底釋懷,在韓念沒有回到她懷中之前肯定是無法做到的。

蘇迎夏經常性會坐在客廳里發獃,而雙手會呈現出一種抱着孩子的姿態,每當施菁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都會覺得異常心疼。

「迎夏,要不我們出門散散心吧。」施菁拉着蘇迎夏的手說道。

蘇迎夏木訥的搖了搖頭,說道:「媽,我想在家裏等三千,我怕他回來不能第一時間看到我。」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五章 跋扈的小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