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賠了夫人又折兵

第五百六十章 賠了夫人又折兵

韓三千的怒火瞬間衝上了腦門,額頭青筋暴露,韓念的每一次哭聲對他來說都是一種極大的折磨和痛苦,他寧願受傷的是自己,不想韓念受到半點傷害。

他知道,這是南宮隼以這種方式在警告他。

可是他更清楚,對南宮隼的妥協,只會讓他更加的肆無忌憚,說不定今後會對韓念做出更加過分的事情來。

「你別再傷害她了。」韓三千咬牙切齒的說道。

電話那頭男人的聲音顯得非常得意,說道:「你現在去南宮隼面前跪下,我可以考慮送她去醫院,我想你也不希望看到這個小傢伙繼續痛苦下去吧,她畢竟是你的女兒。」

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直接掛掉了視頻電話,朝南宮隼的房間走去。

南宮隼回到古堡之後,便在房間里等著韓三千,而且表情非常得意。

在他看來,用這種方式肯定能夠讓韓三千乖乖聽話,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韓三千到他面前跪地求饒,像一條可憐狗一般搖尾乞憐。

當聽到敲門聲的時候,南宮隼知道韓三千來了,但是他故意拖延了一些時間才去開門,他得讓韓三千着急,得讓韓三千知道誰才是主,誰才是仆。

打開門,南宮隼淡淡的說道:「這麼着急來找***什麼?」

對於南宮隼的明知故問,韓三千沒有說話,而是以實際行動告訴了南宮隼自己的來意。

掐著南宮隼的脖子,韓三千眼神陰沉的說道:「馬上給你的手下打電話,讓他送韓念去醫院。」

這和南宮隼想像中的跪地求饒完全不同,他萬萬沒有想到韓三千的態度竟然會這般強勢。

「***放開我,信不信我馬上讓他把韓念殺了!」南宮隼憤怒的說道。

「你敢嗎?殺了韓念,你拿什麼威脅我,威脅不了我,你還能得到家主繼承權嗎?」韓三千冷聲道。

南宮隼的確不敢殺韓念,甚至從來沒有這麼想過,因為這個把柄對他來說至關重要,韓念必須要好好的活着,他才能夠不斷的壓榨韓三千的利用價值。

可是他傷害韓念,為的是讓韓三千得到教訓,要韓三千今後乖乖聽話,如果這時候妥協了韓三千,他反而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放開我。」南宮隼咬着牙說道。

韓三千非但沒放,反而還加重了手裏的力氣。

南宮隼臉色瞬間變得漲紅,能夠吸入的口氣越來越少。

「我殺了你,即便你的手下殺了韓念,也換不回你的性命,你確定要做這樣的交換嗎?」韓三千面如冰霜的冷意,如同一盆冷水澆在南宮隼的頭上。

南宮隼下意識的握著韓三千的手,不過他的掙扎力氣完全可以忽略不計,但是他很清楚一個事實,如果這時候不對韓三千妥協,他的小命恐怕就真的保不住了。

以輕微的弧度對韓三千點着頭,這是他現在狀態能夠做出的最大明示動作。

韓三千鬆開南宮隼,南宮隼貪婪的呼吸著新鮮空氣,總算是感覺這條命撿回來了,而且他也知道,以這種手段去逼迫韓三千,絕不會讓他得到任何好處。

「你就真的不怕我殺了韓念嗎?」南宮隼不甘心的說道,原本他的用意是讓韓三千低頭,沒想到自己卻落了下乘,這樣的結果讓南宮隼很無奈。

「你沒膽子這麼做,因為我很清楚你想要的是什麼,所以以後別再做這種沒用的事情,否者我真的會殺了你。」韓三千淡淡道。

南宮隼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既然這樣,我們達成一個共識,今後我會讓我的人好好照顧韓念,而你,全力幫我得到家主的位置,只要我成為了南宮家的家主,我就放了韓念,怎麼樣?」

韓三千搖著頭,說道:「從今天開始,我想什麼時候看韓念,就要什麼時候看,你最好通知你的手下,隨時接我的視頻電話。」

「韓三千,你別太過分。」南宮隼說道。

「家主之位不想要了嗎?」韓三千淡淡問道。

南宮隼悔得腸子都青了,他現在才徹底的體會到什麼叫做賠了夫人又折兵,傷害韓念的這個決定不僅沒有討到半點好處,反而讓韓三千有了要挾自己的資本。

他很清楚這份要挾的源頭,但是他卻無法做到對家主之位的無視。

「行,我答應你。」南宮隼說道。

「趕緊通知他吧,我要看到韓念去醫院的全過程。」說完,韓三千轉身離開。

回到房間之後,韓三千便撥通了視頻電話,而對方也毫無懸念的接了,但是那個男人沒有說話,之前的得意語氣估計也化作了不甘心。

韓三千看着視頻里的韓念,小傢伙低泣的聲音很小,但這卻是她能夠表達自己痛苦的唯一方式。

韓三千眼眶裏閃爍著淚花,看完了韓念的就醫全過程並且無礙之後,他才掛了電話。

古堡另一個房間里。

庄唐面色沉重,而且沉默了許久沒有說話,宮天戰戰兢兢的站在一旁,輸給韓三千這是恥辱,更無法給庄唐交代,他現在非常擔心庄唐會追究他的責任。

「師父,對不起,是我掉以輕心了。」宮天埋着頭對庄唐說道。

庄唐深吸了一口氣,他的凝重,並不是對宮天生氣,而是韓三千的強大,已經不是他的地位可以決定韓三千命運。

在南宮家族這種大世家面前,庄唐身為天啟的人,擁有至高無上的身份。

可是在天啟內部,庄唐卻只是一個邊緣人士,否者的話他也不可能做這種跑腿的事情。

這個凌駕於世俗之上的組織究竟有多厲害,庄唐都不曾清楚的了解過,可是有一點他很明白,以他的地位,是不能夠決定如何處理韓三千這件事情的。

可是如果把這件事情通知地位更高的人,他就別想在南宮家拿到半點好處,這對他來說,可是個極大的損失。

隱瞞?

這個想法在庄唐腦海里誕生之後,還沒做就已經開始害怕了,因為一旦事情敗露,他的下場只有一個,那便是死!

「宮天,錢和命,什麼更重要?」庄唐對宮天問道。

宮天皺着眉頭,不理解庄唐這個問題是什麼意思。

但是如果讓他選的話,那肯定是命啊,錢再多沒命花也是白扯。

「師父,當然是命更重要,要是命都沒了,錢再多也沒機會花。」宮天說道。

「錢能百分之百的拿,但是命,或許只有百分的機會丟,你又會怎麼選?」庄唐繼續問道。

「還是選擇命,戰戰兢兢的活着也是一種折磨。」宮天說道。

庄唐點着頭,說道:「其實天啟中的很多人,都不免俗的喜歡錢,那些人叫嚷着世俗之爭就是一場幼稚的遊戲,可是誰又不願意享受榮華呢?沒有人會喜歡每天粗茶淡飯的生活,我身為天啟和世俗之間的聯絡者,比其他人更有資格享受金錢帶來的美好生活,只可惜所受的約束也更多。」

宮天聽得雲里霧裏的,他不知道庄唐在感嘆什麼,更加不知道庄唐內心的糾結,是因為錢。

「師父,真正的天啟,到底是什麼樣的?」宮天好奇的問道,身為庄唐的徒弟,宮天只在天啟的外圍生活過,他所知道的只有一點,那就是天啟與世隔絕,可究竟是什麼樣的真實本體,宮天卻從未見過。

「你一輩子都不可能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天啟,因為我也不清楚,但是他,或許很快就會在天啟里比我們的地位更高。」庄唐感嘆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六十章 賠了夫人又折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