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我讓你滾

第五百六十五章 我讓你滾

當看清那個熟悉的面孔時,戚依雲如遭雷擊呆立當場。

他!

竟然是他!

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米國呢?

戚依雲第一時間下意識的認為自己看花了眼,於是揉了揉眼睛,再三確定這人的確是韓三千之後,戚依雲的第一念頭便是去韓三千身邊。

但是她突然間愣住了。

今天的她,可是蓬頭垢面,帶着帽子,連頭髮都沒願意去洗,因為她只是來湊個熱鬧打發一下時間而已,誰能夠想到竟然會在這種場合碰見韓三千呢?

如果再給戚依雲一次選擇的機會,她絕對會盛裝出席。

時隔這麼久不見,她必須要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現在韓三千面前。

「依雲,這是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歐陽菲看出了戚依雲不太對勁的狀態,一臉擔憂的問道。

戚依雲點了點頭,說道:「媽,我先去趟廁所。」

說完戚依雲便埋着頭跑了,她可不想讓韓三千看到這樣的自己。

朝廁所去的時候,走廊迎面走來一個身材和她相差無幾的女人,穿得非常性感,戚依雲腦海里頓時誕生了一個念頭,擋在那女人面前。

「要幹什麼?」女人不滿的對戚依雲問道,她是個上流社會的名媛,在面對穿着樸素的戚依雲時,不自覺的會有一股高高在上的感覺。

「把的衣服賣給我。」戚依雲淡淡的說道。

女人揚起不屑的笑容,說道:「是不是瘋了,知道我身上的衣服多少錢嗎?」

戚依雲直接拿出了錢包,掏出一沓現金,說道:「這些錢,夠了嗎?」

女人愣住了,不自覺的點着頭,何止是夠了,她穿的不過是撐場面的假名牌而已,哪值得了這麼多錢呢。

「夠的話就跟我去廁所。」戚依雲迫不及待的說道。

女人沒多想,跟着戚依雲便朝廁所走去。

在戚依雲想辦法補救自己形象的時候,拍賣場里,韓三千讓拍賣公司拿出了今天的所有拍品,既然要打包,自己一件不留。

原本以為韓三千隻是開玩笑的那些人已經徹底看傻眼了,誰也沒有想到,韓三千一番看似打包的玩笑言論,竟然是真的。

之前那個主動搭訕韓三千的金髮女郎在這一刻腸子都悔青了,她知道,韓三千所謂的保安是他親戚,他才能夠進入拍賣場顯然只是一個玩笑話,他所表現出來的經濟實力,絕對就是傳言中的那位大人物。

如果不是自己的勢利眼,說不定她現在已經被摟在懷裏了。

金髮女郎悔恨交加,但是這並不妨礙她第二次走到韓三千身邊。

她對自己的身材和樣貌極有自信,要迷倒韓三千在她看來也不過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把領口最大限度的拉低之後,金髮女郎走到韓三千身邊,故意做出了一個彎腰賠罪的東西,使得領口處風光無限。

「先生,對不起,剛才我不該用那種態度跟您說話。」金髮女郎一臉真誠歉意的說道。

韓三千並沒有看她一眼,這種低劣的賣弄風騷手段,實在是入不得韓三千的眼睛,而且她自認為的樣貌漂亮和身材性感,對韓三千來說更加一文不值。

「對我的態度,我覺得沒什麼問題。」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金髮女郎一臉慌張,以為韓三千是在責怪她,趕緊說道:「先生,我願意用任何方式彌補您,只求您能夠原諒我。」

「和多少男人上過床?」韓三千不屑一笑。

金髮女郎面色難看,這個數量,就連她自己都記不清楚,她能有今天,能夠出席這樣的場合,可以說都是用肉體換來的,有這方面潔癖的男人,是絕對不可能多瞧她一眼的。

「先生,我並不是您想像中的那種人,我還保留着第一次,您要是不信的話,可以試試。」金髮女郎說道。

韓三千大牙差點笑掉,這種女人還有第一次,這簡直就是國際玩笑啊。

「滾吧,以後別出現在我面前,這種女人,我看不上。」韓三千直白的說道。

金髮女郎咬着牙,她沒有想過自己會被這般無情的拒絕,而且他從頭至尾,似乎並沒有多看自己一眼,難道說這個男人,根本就對女人不敢興趣嗎?否者以她的身材,怎麼可能會有男人拒絕得了呢?

還是說,他根本就是在人前裝模作樣而已?

「先生,您要是任何時間有需求,都可以找我,這是我的聯繫方式。」金髮女郎遞給了韓三千一張名片。

韓三千冷聲說道:「是聽不懂我說的話嗎,我讓滾。」

金髮女郎一臉慌張的逃竄,她聽得出來,韓三千是真的生氣了。

這個值得華人區所有商人出面的大人物,她可不敢招惹。

當歐陽菲看到這一幕之後,眼神中不禁露出了讚賞,對戚東臨說道:「這個小夥子真是不錯,面對女色居然沒有一點心動。」

「對於他這種人來說,最不缺的就是女人,或許只是他的要求太高了而已。」同樣身為男人,戚東臨不覺得韓三千真的能夠不近女色,他的拒絕,更多的原因只可能是那位金髮女郎還不達他的要求而已。

「哦?」歐陽菲臉色一變,說道:「那的要求呢,要是這個女人主動對投懷送抱,會拒絕嗎?」

戚東臨在這句話中聽出了一股殺氣,趕緊說道:「這……這不是說他呢嘛,怎麼突然扯到我身上來了。」

「我就是好奇,能夠做到像他一樣,對於投懷送抱視而不見嗎?」歐陽菲臉色沉重的問道。

戚東臨趕緊摟着歐陽菲的肩膀,說道:「除了,我怎麼可能對其他女人有興趣呢,別想太多,別想太多。」

歐陽菲知道每個男人都是好色的,而且她也知道戚東臨偶有花天酒地的時候,不過只要不影響到家庭的和諧,歐陽菲通常不會管得太嚴,今天說這番話,也算是對戚東臨的一番敲打而已。

「女兒呢,她去了這麼久,怎麼還不回來。」戚東臨趕緊轉移了話題。

歐陽菲也覺得奇怪,剛才都還好好的,突然臉色就變了,而且去廁所這麼長時間也沒回來,不能是出了什麼事情吧。

「我去看看吧,別出事了。」歐陽菲說道。

戚東臨點着頭,心裏鬆了口氣,剛才那個話題要是繼續下去,他今晚估計連房間都回不去了。

這時候,拍賣公司的幾位高層同時出現,走到韓三千身邊,針對打包拍品的事情做了一個詳細的稱述,拍品的價值和打包的價格,他們必須要讓韓三千知道,畢竟這是一個不小的數目。

「送到我住的地方就行了,這是銀行卡,刷卡吧。」韓三千懶得聽他們逼逼叨叨,反正花的也不是自己的錢,不會心疼。

幾個高層對於韓三千的痛快面面相覷,這可不是花幾百幾千塊買個小物件啊,他就真的沒把這數目放在眼裏嗎?

「韓先生,您確定不需要知道這些拍品的總價值嗎?」某高層還是不死心,怕韓三千會反悔,畢竟他要是反悔了,今天的拍品可就一件都賣不出去了。

「是覺得我沒有實力買嗎?」韓三千皺着眉頭,一臉不悅的說道。

高層慌張的搖著頭,解釋道:「韓先生,我不是這意思,請您千萬不要誤會。」

「不是這意思就行了,我先回家,們把東西部送到我家裏來,運送過程千萬小心,特別是那幾件和華夏有關的物件,要是有損壞,我拿試問。」韓三千說完,扔下了銀行卡離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六十五章 我讓你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