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韓天生出山!

第六百零一章 韓天生出山!

天生天養兩兄弟從早年間的互相競爭,早就已經演變成了仇恨,而且對韓天生來說,這份仇恨深入骨髓,他決不允許燕京韓家的人在華人區,在他的地盤亂來。

這種無知小輩想要他的家族背黑鍋,韓天生怎麼能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父親還沒有回來嗎?」韓天生憤怒的說道。

對於韓嫣來說,韓立落在了韓三千的手裏,但她並不知道韓立以死,而且她回到米國之後,也是對家族中的人宣稱父親因為其他事情耽擱,所以短時間內不能回到米國,才會把家主之位交給她。

「爺爺,父親最近沒有消息。」韓嫣說道。

「看來,只有我親自出山了。」韓天生說道。

韓嫣抬起頭,一副震驚的表情看着韓天生,她來找韓天生,最大的祈求也就是韓天生幫她想想辦法,沒有想到竟然會讓韓天生親自出山。

這個結果是韓嫣始料未及的,也是她不願意看到的。

畢竟如今的韓家在她的掌控之中,如果韓天生出山,那麼她手上的權利將會被部剝奪,而且還有可能因為韓天生的手段,讓韓三千狗急跳牆,一旦他放回了韓立,韓嫣將會沒有翻身之地。

「爺爺,您要親自出面?」韓嫣錯愕的問道。

韓天生隱居多年,早就已經不管世俗瑣事,因為沒有任何事情值得他提起興趣,但是和韓天養有關的,韓天生不論到什麼時候都會重視,他要讓這個弟弟清楚,不管在什麼情況下,也只有他韓天生才是成功的。

廢物終究是廢物,不管鬧出什麼樣的動靜,也不過是廢物的掙扎而已。

「難道還要靠嗎?」韓天生不屑的看着韓嫣。

韓嫣內心長嘆了一口氣,如果早知道這樣,就不應該把這件事情告訴韓天生,只可惜現在後悔已經太晚了。

韓天生做下決定的事情,任何人也不可能改變他的想法。

「爺爺,需要通知其他人嗎?」韓嫣認命的說道。

「不需要,老頭子踏出這道門,怕嚇壞了華人區那些膽小的鼠輩。」韓天生一副桀驁的表情,即便已經是弓腰駝背的他,在這一刻也顯露出了強大的氣勢,這就是真正強者的姿態,不管他退出江湖多少年,一旦重回江湖,那股崢嶸之氣必定不減當年。

說完話,韓天生踏出了小院大門。

整個韓家,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所有人都表示出了驚駭的心態,因為每個人都知道,韓天生安享晚年,絕不會再踏出那個小院一步,可是現在他卻出來了,這意味着什麼,他們心裏非常清楚。

「老爺子竟然要重新掌控韓家。」

「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居然能夠讓他老人家親自出面,真是難以置信啊。」

「聽說就是那個讓韓嫣下跪的年輕人,看來老爺子這是要親自出手對付他了。」

「哼,那年輕人以為能夠騎在韓嫣頭上為所欲為,就能夠讓韓家臣服,老爺子一旦出面,他就是一隻螻蟻而已。」

韓天生出山的消息,並沒有刻意傳播,但韓家魚龍混雜而且隔牆有耳,不多時,韓天生出關的消息,便在華人區傳開了。

整個華人區因為這件事情而躁動了起來,韓天生當年在華人區強勢崛起,不知道掀起了多少的腥風血雨,雖然現在的年輕人無法想像鼎盛時期的韓天生有多麼霸道強勢,但是這些家族中的老人,卻是真正經歷過那個腥風血雨的時代,他們對於韓天生,有着極大的敬畏。

一時間,不少家族中的長輩,勒令自己家中小輩這段時間注意自己的行為,千萬不要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惹怒到韓天生,因為一旦招惹到韓天生這位魔頭,下場便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可以說,韓天生這三個字再度出世,還在什麼都沒做的情況下,華人區不少人已經開始自危,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韓天生有多麼強大的震懾力。

馬飛浩家裏。

當馬富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臉色不自覺的就變了,他雖然並不是在韓天生的強勢時期接管馬家生意,但是他卻親眼見證過韓天生的手段,當年他的父親,若不是幸運能與韓天生聯手,恐怕早就已經成為韓天生成功之路下的皚皚白骨。

如今韓天生突然出山,在馬富看來,韓家必定會有大動作,而且這個動作,肯定會對華人區帶來巨大動蕩。

馬富不得不擔心,會不會有厄運降臨在自己頭上來。

拿出電話,馬富撥通了馬飛浩的號碼。

馬飛浩喜歡留於各大會所,身邊的鶯鶯燕燕從來不會少,對於他來說,除了財富和地位之外,最大的追求便是女人,只有女人,才能夠讓馬飛浩感覺活着的意義。

「爸,怎麼在這時候給我打電話,難道不知道我在幹什麼嗎?」馬飛浩從不掩飾自己在外面鬼魂,因為馬富本就是一個鬼魂的人,兩父子一丘之貉,自然也就不會在意對方干過什麼。

「快回來一趟,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和商量。」馬富說道。

馬飛浩皺起眉頭,一般情況下,馬富是絕對不會聯繫他的,既然馬富這麼說,肯定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不得已之下,馬飛浩不舍的推開了左擁右抱的女人,對她們說道:「等着我,辦完事之後,再回來寵幸們。」

穿着性感的兩個女人一臉留的看着馬飛浩。

「馬少爺,真的捨得走嗎?」

「我們可是已經想好了要怎麼服侍啊。」

馬飛浩淡淡一笑,說道:「們這兩***,等我回來,讓們跪着求饒。」

離開會所,馬飛浩一路超速飈車,對於他來說,在華人區的交通違法,只要有錢就能夠搞定,所以他從不在乎自己的車速是不是超速。

回到家裏,馬飛浩看到馬富的嚴肅表情之後,心裏一沉。

他對於馬富的認知相當深刻,馬富鮮有這麼嚴肅的時候。

「爸,出什麼事情了?」馬飛浩沉聲問道。

「知道韓家的韓天生吧?」馬富說道。

馬飛浩點了點頭,說道:「這個老東西以前不是挺厲害的嘛,聽說已經好些年沒有露面了,再韓家別墅閉關,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

馬飛浩並沒有生於韓天生的強勢年代,所以在他看來,韓天生是個被神話的人物,怎麼可能有那麼厲害呢?

「他要是死了,那可就好了,只可惜,他不僅沒死,而且還出山了。」馬富心情惆悵的說道。

「爸,不會就因為這事要我回來吧。」馬飛浩一臉無語的說道,一個老東西出山,值得這麼重視嗎?竟然耽誤了他玩女人這麼重要的事情。

平常時候,馬富不管馬飛浩做什麼,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今天,他不會再縱容馬飛浩,這一次的華人區動蕩,一旦馬家被波及,他們可就沒有榮華富貴的生活了。

「小子,別這麼輕視這件事情,否者後悔都來不及。」馬富咬牙切齒的說道。

馬飛浩一臉不在乎的樣子,連連點着頭,說道:「是是是,爸,我都聽的,可是哪怕這老東西真的厲害,我不是還有舅舅嗎?只要舅舅回來,他還算個屁?」

馬富也考慮過這個因素,但是他究竟什麼時候到米國還是未知數,如果在這之前馬家出了事,就算他回來了,也無力回天啊。

「我想要告訴的就是,在舅舅沒有回來之前,別再去招惹韓家的人,這段時間,最好給我低調點。」馬富提醒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零一章 韓天生出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