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成王敗寇

第六百零九章 成王敗寇

韓天生的強勢,早在吳友峰壽宴上就讓人見識過了,所有他的這番話,並沒有讓人驚訝。

那幫富二代,幾乎清一色看好戲的表情盯着韓三千,之前韓三千讓他們跪下,今天終於能夠借光讓韓三千自己嘗嘗跪下是什麼滋味。

「韓三千這傢伙終於也有今天了,真是可笑,他雖然厲害,但是能厲害得過韓天生嗎?」

「這煞筆今天肯定不會好過,得罪了韓天生,他只有死路一條。」

「痛快,真他媽痛快,看這煞筆還敢不敢囂張。」

那些富二代竊竊私語,語氣之中就像是出了一口惡氣一般。

反觀韓三千,一臉笑意的看着韓天生,語出驚人:「你給我跪嗎?」

這簡單字,讓那幫富二代瞠目結舌,甚至有人嚴重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聽。

韓三千這傢伙,竟然要韓天生給他下跪,他是瘋了嗎!

方爍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光是站在韓天生面前,他就有一種雙腿發軟的感覺,而韓三千,居然還有膽子說這種話。

馬飛浩也是同樣如此,目瞪口呆的表情充滿了不可思議,雖然他內心並不如表面那麼尊敬韓天生,但是在他舅舅沒有回來之前,他絕不願意招惹上韓天生這種狠角色,而韓三千,卻敢直接說出這種話,實在是讓人不敢置信。

「這煞筆是瘋了嗎?難道他不知道吳友峰壽宴上發生的事情?」

「應該是,不然的話,他怎麼可能有膽子說出這種話。」

「這個無知的東西,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麼人。」

那幫富二代認定,韓三千肯定不知道壽宴上韓天生是何等強勢,所以他才敢用這種語氣和韓天生說話。

在他們眼裏,韓三千是無知且可笑的。

但是韓三千接下來的話,卻又顛覆了他們的想法。

「韓天生,你在吳友峰壽宴上逼他上吊自殺,這件事情的確嚇壞了很多人,但是對於我來說,不過就是一件小兒科而已。」韓三千淡淡道。

這番話讓那些富二代頓時間頭皮發麻,他既然知道韓天生有多麼強勢,又怎麼敢有勇氣用這種態度對待韓天生呢?

難道說,他居然連韓天生都沒有放在眼裏嗎?

這一刻,那些富二代不得不承認自己和韓三千之間的差距。

換做他們,連原因都不需要知道,早就給韓天生跪下了,怎麼可能有韓三千這種淡然的態度表現呢?

「媽的,老子竟然有點佩服這個傢伙了。」

「敢這麼跟韓天生說話,膽子真大啊。」

「哎,難怪我們不是他的對手,光是氣場就輸了。」

一幫人感嘆著私語搖頭,認清了自己和韓三千的差距。

方爍這時候已經開始為得罪韓三千而後悔了,如果這一次韓三千沒有死在韓天生的手裏,要是報復他的話,下場可就不只是尿褲子那麼簡單,所以,他現在只能夠期望韓天生對韓三千下死手!

「韓老爺子,他竟然敢這麼跟您說話,完全不尊重您老人家。」方爍故意火上澆油的說道。

韓天生撇過頭,冷眼看着方爍說道:「這裏有你說話的資格嗎?」

方爍渾身一顫,趕緊低下頭說道:「韓老爺子,對不起,對不起。」

韓天生轉頭,繼續看着韓三千,說道:「沒想到那個廢物,居然還養出你這麼個狂妄無知的東西,看來當年給他的教訓還不夠啊。」

韓三千眼神一凝,他知道韓天生口中的廢物指的是誰。

在韓三千的心目中,韓天養是個英雄級的人物,任何人都沒有資格貶低他。

「韓天生,我爺爺是不是廢物,不是你有資格評價的,有本事,斗過我再說。」韓三千沉聲道。

這種直面的挑釁讓眾人覺得韓三千在找死,就連他身邊的戚依雲都認為韓三千說出這番話是不明智的選擇,下意識的拉了拉韓三千的衣袖。

韓天生聽到這話,放聲大笑,充滿了不屑和鄙夷,說道:「他是不是廢物,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清楚,如果他不是靠着一個女人,如今連行乞的資格都沒有,一個需要靠着女人才能站位腳跟的人,他不是廢物,又是什麼?」

韓天生的眼神讓韓三千非常不適,他能夠看到一股發自韓天生骨子裏的鄙視,就像是他要低人一等。

南宮千秋背靠龐大的南宮家族,當年韓天養的崛起,確實有可能是南宮家族在背後幫忙,但是這並不影響韓天養在韓三千心目中的形象。

他所在乎的,並不是韓天養有多大的能力,而是整個韓家,只有韓天養才把他當作親人。

這一點,和韓天養的能力無關?

而且對於韓三千來說,爺爺哪怕真的沒有能力,他作為孫子,也應該要為爺爺爭一口氣。

「是嗎?那你又是靠什麼呢?靠出賣兄弟,還是靠出賣朋友家人?」韓三千反駁道。

韓天生臉上閃過一絲冷意,當年他凌駕於韓天養之上,的確用了一些見不得光的手段,若非如此,韓天養也不會和他撕破臉皮。

但是對於韓天生來說,成王敗寇,結局才是最重要的,韓天養離開米國,就意味着他才是最後的贏家。

「我給你一個機會,三天之內,我要看到你在韓家別墅前跪下,不然的話,我會讓整個華人區見證你的無能,我要讓所有人知道,廢物育人,也不過是教出一個廢物而已。」韓天生說完,轉身離開。

那幫富二代也趕緊走了,沒有韓天生撐場,他們可沒膽子去數落韓三千。

但是今天韓三千的表現,已經在他們心裏留下了烙印,不論韓三千的結局如何,他有膽子和韓天生正面抗衡,這就是一件值得佩服的事情。

「浩哥,你說韓三千會有什麼下場?」方爍緊跟在馬飛浩身邊問道。

「哼。」馬飛浩冷聲一笑,說道:「韓天生是個什麼樣的人,難道你還不清楚嗎?他放話讓韓三千跪在韓家別墅,如果韓三千不這麼做,他只有死路一條。」

聽到這話,方爍心裏鬆了口氣,只有韓三千死了,他才能夠放心。

「不過太便宜這個傢伙了,我倒是希望他乖乖去跪下,這樣一來,還能給我留一個報仇的機會。」馬飛浩咬牙切齒的說道。

「浩哥,你有機會報仇了?」方爍訝異的看着馬飛浩。

「當然,我舅舅就快回來了,這種廢物,不可能是我舅舅的對手,到時候,我會把他千刀萬剮。」馬飛浩咬着后槽牙說道。

對於方爍來說,只要韓三千能死就是好事,至於他死在誰的手裏,方爍不關心。

而且他剛才故意火上澆油,韓三千肯定會更加記恨他,唯有韓三千早點死,方爍懸著的心才能夠放得下。

「你打算怎麼辦?以你現在的能力,還不是韓天生的對手,要去別墅前下跪嗎?」眾人走後,戚依雲對韓三千問道,在她看來,一時的妥協並不算什麼,只要以後能夠找到報仇的機會就行了。

「你認為,我應該去跪下嗎?」韓三千笑問道。

「我知道這對於你來說很丟臉,但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韓天生有多強勢,相信不用我給你多說了吧。」戚依雲說道,她不希望韓三千在現階段和韓天生撕破臉,等到有真正能力的時候再去報仇也不晚。

一時的丟臉並不算丟臉,只有真正站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這是個很淺顯的道理。

「既然你覺得應該去,那我就去吧,順便帶點禮物。」韓三千笑着說道。

「禮物?什麼禮物?」戚依雲疑惑的看着韓三千。

「桃木棺材,怎麼樣?」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零九章 成王敗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