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馭人

第六百二十五章 馭人

馬飛浩把方爍帶到韓三千面前的時候,為了能夠表現自己,馬飛浩特意把方爍痛毆了一頓,韓三千也看得出來,這傢伙為了能夠討好自己,幾乎是到了無所不用的地步。

只可惜,這件事情並不能讓韓三千對馬飛浩增進好感,他從不把方爍當作對手,一個隨便嚇唬一下就會尿褲子的人,韓三千怎麼可能拿正眼看他?

猛虎什麼時候會在意螞蟻的生死?

「三千哥,你想怎麼處置他,只要你一句話,我全替你幹了。」馬飛浩累得氣喘吁吁,對韓三千問道。

韓三千看了一眼蹲在牆角的方爍,已經嚇得臉色慘敗,渾身都在發抖,這樣的人,實在不能稱之為他的對手。

「你認為這種垃圾,我需要正視他嗎?還要你特意幫我報仇?」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馬飛浩此舉是為了討好韓三千,但是韓三千這麼說,似乎並不是很高興。

「三千哥,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他這種垃圾,不配成為我的對手,我也從未想過要跟他計較,更何況,如果我要對付他,還需要你幫忙嗎?」韓三千淡淡道。

馬飛浩眼神一凝,韓三千不拿方爍當作對手,可他還煞有其事的去方爍家裏耀武揚威,而且還把方爍帶到韓三千面前,這不就變相拉低了韓三千的身份嗎?

「三千哥,這種垃圾當然不配是你的對手,要不然的話,也用不着我來出手解決他了。」馬飛浩很聰明,這番話把韓三千捧得很高,刻意拉低自己的地位,顯得他才是和方爍同等級的人。

韓三千沒想到這傢伙拍馬屁的功夫竟然會如此高深,不禁無奈一笑。

「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處置他?」韓三千笑着問道。

這個問題可難住馬飛浩了,如果韓三千一句話要殺了方爍,他絕對不會手軟,但是如果把這個決定交給他,他可就有些糾結了,畢竟他也猜不透韓三千的心思,而若非必要,他也沒有想過真要殺了方爍。

馬飛浩還沒有說話,慌張的方爍便跪在了韓三千面前。

「三千哥,以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求您放了我,我以後絕對不會再對您有半點報仇的想法,您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方爍一把鼻涕一把淚,這傢伙是嚇壞了,任由他平常時候多麼跋扈,但是在韓三千和馬飛浩面前,他哪還有跋扈的資本。

韓三千對馬飛浩挑着眉,像是在告訴他趕緊拿主意。

馬飛浩一陣頭疼,萬萬沒有想到這種決定性的事情,竟然會落在他頭上。

「三千哥,這小子在華人區,還是有一定的價值,不如……就讓他給您當條狗,任由您使喚,怎麼樣?」馬飛浩說道。

「你想用他來討好我,難道就沒有仔細的想過他應該得到什麼下場?」韓三千問道。

馬飛浩低着頭,不敢直視韓三千的銳利眼神,說道:「三千哥,我的確想用他來討好你,因為除了這件事情之外,我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韓三千嘴角上揚,沒有事情做?這可就好辦了,因為他手裏還有一大把的事情,需要有人幫忙。

唐宗的能力雖然不需要質疑,但是對於唐宗來說,華人區終究是個陌生地方,辦事必然有束手束腳的時候,而韓三千希望他能夠在未來的某天掌控華人區商界,這就需要唐宗在短時間內融入這個圈子。

想要融入圈子,就必定要有缺口,找到這個缺口,才能夠正確的融入,而現在,缺口已經擺在了面前。

「南宮家的公司,你知道嗎?」韓三千對馬飛浩問道。

「知道知道,三千哥不就是這家公司的新任高層嗎,您有什麼事情要交代,儘管說。」馬飛浩說道。

「目前這家公司的高層叫唐宗,是我的手下,我需要他替我打開華人區的市場,你能在這件事情上體現出價值嗎?」韓三千問道。

馬飛浩點頭如搗蒜,說道:「三千哥,您放心,我馬飛浩沒什麼真本事,但是在商界也是有頭有臉的,您需要任何合作,我都可以幫忙。」

「行,你去找唐宗吧,希望你們兩人能夠合作愉快。」韓三千說道。

這是韓三千對馬飛浩的第一次任命,雖然馬飛浩知道這只是一次利用,但是他內心也非常高興,至少韓三千找他辦事了,這也間接的說明了他和韓三千之間的距離拉近。

現在的利用,將來就有機會化成真感情,馬飛浩相信,只要自己足夠真誠和努力,就有資格得到韓三千的信任。

馬飛浩剛要離開,突然感覺一雙手抱住了自己的大腿,原來是嚇得無尿可濕方爍。

只見方爍一臉祈求的看着馬飛浩,似乎想要他把自己一起帶走。

「三千哥,這傢伙怎麼處理?」馬飛浩對韓三千問道。

「這種垃圾,以後只要不出現在我面前就行了。」韓三千淡淡道。

方爍一臉感激的對韓三千磕著頭,說道:「三千哥,您放心,我以後絕不會出現在您面前,你在東,我就在西,絕不髒了您的眼睛。」

韓三千對馬飛浩揮了揮手,示意馬飛浩把方爍帶走。

方爍離開之後,就像是撿回了一條命,激動得痛哭出聲,看得馬飛浩一陣後悔,怎麼會把這個廢物當做三千哥的對手呢,而且還這麼鄭重其事的把他帶去見三千哥,現在看來,這真是一個愚蠢的決定。

「趕緊滾回家吧,我勸你最好一輩子別在華人區露面了。」馬飛浩對方爍說道,隨即上了車,一腳油門朝南宮家的公司趕去。

戚依雲端著果盤走進韓三千的房間,一臉笑意的說道:「你這個小弟為了討好你,可真是傷透了腦筋,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你居然這麼難伺候。」

「我很難伺候嗎?」韓三千可不覺得自己是個難搞的人,而且馬飛浩做這件事情對他的確沒有任何意義,方爍這個人,韓三千早就沒有把他放在眼裏,如果他還敢亂來,殺了便是,根本就談不上是個威脅。

「他也算是絞盡腦汁的討好你了吧,你非但不領情,還差點讓他難做人,你說是不是很難伺候?」戚依雲無奈的說道,馬飛浩能有這麼大的態度轉變,在戚依雲看來,韓三千應該好好待他,畢竟這個人還是有一定的利用空間的。

「我不是也給了他機會做其他事情嗎。」韓三千說道。

「他有很大的利用價值,我覺得,你可以跟他當朋友。」戚依雲提議道。

「朋友?」韓三千淡淡一笑,說道:「他既然要當我的狗腿子,等級劃分自然要清晰,在你看來,好好的對待他,才能夠更好的利用他,但是在我看來,這種等級的劃分越是明顯,馬飛浩才越是會盡心儘力幫我辦事,一旦越過了上下級這條線,只會讓他越來越不受控。」

「為什麼?」戚依雲不解的看着韓三千,對馬飛浩好,他應該感恩戴德才是,怎麼可能出現不受控的局面呢?

「戚依雲,你雖然是個女強人,但是卻不懂得如何馭人,有些人,是註定要在壓迫下才能夠表現出忠誠的,馬飛浩便是這樣人,他紈絝跋扈了一生,想讓他乖乖聽話,沒有震懾力怎麼可能辦到,拿他當朋友,當他習慣了這件事情之後,他可就認為跟我的位置平起平坐了。」韓三千笑着解釋道。

戚依雲的確不太懂這方面的事情,一副瞭然於心的樣子點着頭,卻說了一番讓韓三千無語的話:「雖然我聽不懂,不過我覺得很有道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五章 馭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