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事情真相

第六百二十八章 事情真相

爸。」

蘇迎夏走到床邊,一臉自責的模樣。

她知道自己這段時間因為韓念的事情而忽略了蘇國耀,這是非常不孝的一件事情,要不是經過施菁的提醒,她可能還不會上樓來看蘇國耀,身為女兒,她嚴重失責,竟然在父親病重的事情,完全忘記了他,這讓蘇迎夏內心非常愧疚。

蘇國耀聽到蘇迎夏的聲音之後,猛然間瞪大了眼睛,他等待這一刻已經很長時間了,以至於激動得留下了眼淚。

「爸。」當蘇迎夏看到蘇國耀睜開眼睛的時候,驚訝得無以復加。

蘇國耀不是昏迷的人,為什麼會突然間醒過來!

「爸,你醒了?你怎麼樣,有沒有哪不舒服,我馬上幫你叫醫生。」蘇迎夏激動的說道。

蘇國耀搖著頭,一把拉住了蘇迎夏的手,似乎怕她會離開。

「爸,你怎麼了,你別哭。」蘇迎夏看著滿臉淚水的蘇國耀更加自責了。

「迎夏,爸終於等到你了。」蘇國耀激動的顫聲說道。

「等我?」蘇迎夏疑惑的看著蘇國耀,不太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這時候,蘇迎夏突然看到蘇國耀抬起的手有很多淤青,當她忍不住把長袖往上提之後,蘇迎夏呆住了。

整隻手臂,幾乎密密麻麻的淤青,明顯有新傷和舊傷的存在。

這是怎麼回事!

蘇國耀一直都在家裡,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受傷呢!

「爸,這是怎麼回事,誰打了你。」蘇迎夏一臉心疼的說道。

「都是你媽,我全身的傷,都是你媽打的。」蘇國耀強忍著憤怒說道。

蔣嵐!

蘇迎夏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這些傷,竟然是蔣嵐打的。

怎麼會呢!

她這段時間,一直都在照顧蘇國耀,怎麼會無緣無故打人呢?

不過除了她之外,似乎也沒有人會靠近蘇國耀,不是她打的,又能是誰!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蘇迎夏沉聲問道。

蘇國耀搖著頭,說道:「你媽每次生氣,都會發泄在我身上,我每天都會挨打,我要不是假裝昏迷,她恐怕早就對我下狠手了。」

假裝昏迷?

這段時間,蘇國耀的昏迷是他假裝的?

蘇迎夏更加不理解了,他為什麼要假裝昏迷呢,而且蔣嵐為什麼要對他下狠手?

難道說,蔣嵐怕蘇國耀情形之後,她會再次被趕出別墅區嗎?

蘇迎夏從來沒有想過把蔣嵐趕走,哪怕是蘇國耀醒來,她也絕對不會這麼做。

不管蔣嵐和蘇國耀之間發生了什麼,但蔣嵐終究是她的母親,蘇迎夏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狠心的事情來呢。

「對了,韓念呢?韓念在哪。」蘇國耀一直隱忍,就是為了這件事情,他非常擔心韓念現在的情況,要是能夠下床,他就算是爬也要爬到蘇迎夏面前。

說道韓念,蘇迎夏的表情就變得非常難看,自從韓念被綁架之後,一直都沒有消息,儘管墨陽已經派出了全部的手下,每天在雲城密切排查,依舊沒有半點消息。

「爸,韓念被人綁架了。」蘇迎夏面如死灰的低著頭說道。

「這個該死的女人。」蘇國耀憤恨的咬牙切齒。

「爸,這件事情和何婷無關,她應該是連同韓念一起被人抓走了,我相信她不會做這種事情。」蘇迎夏誤會了蘇國耀口中的那個女人代表誰,以為蘇國耀在責怪何婷,而在蘇迎夏看來,何婷是絕對不可能做出對不起韓家的事情,畢竟韓三千對她的大恩不至於讓她做出這種事情來。

「我不是說何婷,我是說你媽。」蘇國耀眼神中跳動著怒火,只有他才知道蔣嵐是如何讓韓念生病的,也只有他才知道,韓念被綁架,根本就是蔣嵐一手策劃!

「媽?媽怎麼了?」蘇迎夏不解的看著蘇國耀,他現在的憤怒,似乎並不簡單的因為被蔣嵐折磨。

「迎夏,其實我早就恢復了意識,你知道韓念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生病嗎?」蘇國耀說道。

針對這件事情,蘇迎夏已經回憶了起碼上百遍,但是她依舊沒有想通好好的韓念為什麼會突然生病,但是她也並不覺得這件事情是個破綻,因為她不可能想到韓念被綁架,蔣嵐也是主謀之一。

「為什麼?」蘇迎夏問道。

蘇國耀的表情幾乎已經呈現出一種猙獰的狀態,一旦想到當天蔣嵐狠心把韓念扔在陽台受寒風侵襲,他的憤怒便不可遏止,恨不得殺了蔣嵐這個心狠手辣的女人。

那可只是一個嬰兒,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啊。

「是你媽,是她把韓念扔在陽台,受寒風所凍,是她故意要韓念生病,韓念被綁架,她是主謀。」蘇國耀說道。

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在蘇迎夏耳畔炸響,讓蘇迎夏晃神的後退了兩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蘇迎夏想過非常多的可能性,其中最堅定的念頭是韓三千的仇人做了這件事情,是因為韓三千以前得罪了某人,所以他才會把報復的怒火撒在韓念身上。

可是蘇迎夏萬萬沒有想到,做這件事情的人,竟然是自己身邊最親近的人,竟然是她的母親,孩子的奶奶!

「她已經不是我的老婆,如果我不是只能躺在床上,我早就已經親手殺了她!」蘇國耀渾身不住的顫抖,對於一個當了許多年窩囊廢的他來說,竟然能夠興起殺人的念頭,足以見得他在這件事情上的憤怒程度!

蘇迎夏震驚的表情,逐漸變得陰沉了起來。

蔣嵐雖是她的親生母親,但是在這一刻,親人之情對她而言已經煙消雲散,能夠對自己的親孫女下如此狠手,蔣嵐已經失去了作為奶奶和母親的資格。

「爸,你就是因為要告訴我這件事情,所以才會一直假裝昏迷嗎?」蘇迎夏問道。

蘇國耀點著頭,說道:「我不敢醒,因為蔣嵐這個女人已經魔怔了,如果我死在她手裡,這件事情將會變成永遠的秘密,所以我只能忍著,忍著她每天對我的毒打。」

蘇迎夏站起身,走到床邊,愧疚的說道:「爸,對不起,是我來遲了,你放心,從現在開始,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蘇國耀點著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好好休息,我會讓醫生來替你看看。」說完這句話,蘇迎夏離開了房間。

一樓餐廳,眾人還在吃飯。

蔣嵐一邊嫌棄著姜瑩瑩的手藝,一邊又吃得很香,這讓委屈的姜瑩瑩連大氣都不敢喘。

「迎夏,你還不吃飯幹什麼呢,看你爸也不差這點時間。」蔣嵐一臉無所謂的對蘇迎夏說道。

蘇迎夏面色陰沉的走到蔣嵐身邊。

蔣嵐還沒心沒肺的啃著雞腿,一點也沒有察覺到蘇迎夏的變化。

「怎麼了,快吃飯啊,等會兒飯菜都涼了,姜瑩瑩做飯實在不怎麼樣,家裡應該重新請一個廚師了。」蔣嵐說道。

這時候,蘇迎夏突然揮起了右手,一巴掌打在蔣嵐臉上。

響亮的耳光響徹整個餐廳。

姜瑩瑩看到這一幕,瞪大了不可思議的眼睛,迎夏姐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打人呢?

施菁也覺得莫名其妙,蘇迎夏對蔣嵐的態度,似乎突然間就變了,而且她的表情顯得格外陰沉,更是帶著一股強烈的殺意。

「你在幹什麼,我可是你媽,你竟然敢打我。」蔣嵐對蘇迎夏怒吼道。

這時候,就連韓天養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雖然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蔣嵐終究是蘇迎夏的母親,她怎麼能夠做出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呢?

「迎夏,你在幹什麼。」韓天養沉聲問道,語氣中帶著一絲責備。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八章 事情真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