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為韓念報仇

第六百二十九章 為韓念報仇

面對韓天養的責問,蘇迎夏無動於衷,再次抬起了右手。

這一次蔣嵐沒有再給蘇迎夏下手的機會,而是動作迅猛的躲在了施菁背後。

「你是不是瘋了,竟然連自己的媽都敢打。」蔣嵐憤怒的說道。

施菁了解蘇迎夏是個什麼樣的人,她絕對不會沒有理由的打蔣嵐,只是她不把事情說清楚,旁人也無法理解。

「迎夏,究竟是怎麼回事。」施菁問道。

蘇迎夏想到韓念被扔在陽台受寒凍,心疼得眼淚直流,甚至有種無法呼吸的感覺,她無法想像在寒風中的韓念究竟遭受着什麼樣的折磨。

「韓念的失蹤,跟她有關,韓念之所以會生病,也是她把韓念扔在了陽台受凍的原因。」蘇迎夏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番話在餐廳內炸響,哪怕是姜瑩瑩這個外人,也瞬間怒了。

姜瑩瑩只是通過照片見過韓念,對她而言,那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嬰孩,怎麼可能有人捨得對她下狠手呢?而且對她下手的人,竟然還是她的親奶奶。

啪!

炎君手裏的瓷碗被硬生生捏碎。

韓天養怒而起身,殺氣洶湧!

施菁額頭瞬間青筋暴露,顯然憤怒異常。

蔣嵐驚恐的看着蘇迎夏,這件事情的確是她乾的,但是蘇迎夏怎麼可能會知道呢?當天房間里,除了那個該死而不能死的蘇國耀之外,絕對不可能有其他人。

蔣嵐能夠肯定,這件事情絕不會對第三個人泄露。

「你胡說八道,迎夏,我可是你親媽,你為什麼要污衊我。」蔣嵐惶恐的說道,這時候她絕對不能承認,否者即便蘇迎夏肯放過她,蔣嵐和韓天養也不會。

「我污衊你?當天你把韓念放在陽台,其實爸的意識已經恢復了過來,他親眼看到你做這件事情,爸之所以要假裝昏迷,就是怕你對他下毒手,這件事情就會成為永遠的秘密,所以他才會忍着每天被你毒打,都怪我,是我去遲了,否者的話,他也不會受到那麼多折磨。」蘇迎夏說道。

蔣嵐雙腿發軟的蹲坐在地,蘇國耀竟然早就恢復了意識!

如果這件事情被他親眼所見,蔣嵐即便是想盡辦法,也絕對不可能逃避責任。

「你爸肯定是糊塗了,他在胡說八道,韓念是我孫女,我怎麼可能對她做這種事情,不是我,不是我。」蔣嵐慌張的解釋道。

蘇迎夏慘然一笑,她竟然還有資格說韓念是她孫女,如果她真的能夠念這份血緣之情,又怎麼可能會對韓念做出這種事情來呢?

「從現在開始,我們的母女關係,一刀兩斷。」蘇迎夏斬釘截鐵的說道,這樣的人,還有什麼資格做母親,蘇迎夏這時候也不在乎這種親人關係了。

施菁面沉如水的站起身,揪著蔣嵐的頭髮,一個又一個的耳光扇在蔣嵐臉上。

蔣嵐痛苦的叫着,臉上很快便浮腫了起來,慘不忍睹。

但是施菁卻沒有停手,而且一次打得比一次狠,像是在宣洩著心中的憤怒。

蔣嵐痛苦的求饒,但是她的聲音不論有多麼凄慘,也無法引起其他人的同情,哪怕是姜瑩瑩這一刻也覺得蔣嵐真該死。

虎毒不食子,但蔣嵐卻做出了如此人神共憤的事情,沒有資格獲得半點同情。

「敢對我的外孫女做出這種事情,讓你死也是便宜你了。」施菁打得自己手掌通紅之後,拽著蔣嵐的頭髮,把她硬生生的朝二樓拖去。

蔣嵐滿臉淚痕的掙扎著,但是施菁卻像是爆發了洪荒之力一般,一點不給她掙脫的機會。

來到二樓,施菁臉色陰沉的說道:「我孫女吃過的苦,要你加倍奉還。」

說完,施菁強行拔去了蔣嵐的衣服,把她推到陽台。

寒風呼嘯,在這樣的天氣之下,哪怕是裹成粽子待在室外也會感到寒冷,更別說是一絲不掛了。

「你要是受不了,可以從這裏跳下去。」施菁冷冷的說完之後,把推拉門給反鎖了起來。

蔣嵐拍打着門,冷得瑟瑟發抖,最終不得不跪在地上對施菁求饒。

通過玻璃門,施菁只是冷眼看着。

同情憐憫?

這世間有很多人能夠讓施菁興起這種心理,但蔣嵐決不在其列。

她不值得憐憫,也沒有這種資格。

很快,蔣嵐凍得雙唇發紫,拍打玻璃門的力道也越來越小,但是她敢從陽台上跳下去嗎?

很顯然,蔣嵐這種人並沒有這樣的膽量。

躲在牆角里,盡量避免著寒風的侵襲,她寧願受凍,也要堅持活下去。

一樓。

捏碎瓷碗的炎君克制着自己的殺意。

他把韓三千當作孫子對待,自然也把韓念當作自己的重孫,如果綁架韓念的人敢出現在他面前,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把對方折磨致死。

但是現在,這事和蔣嵐有牽扯,這不是他能說了算的。

「我們應該怎麼做?」炎君對韓天養問道。

韓天養深吸了一口氣,重重吐出一口晦氣之後才說道:「蔣嵐現在不能死,韓念是三千的女兒,她的下場,應該讓三千來定奪,不過這段時間裏,要讓這個女人付出慘痛代價。」

炎君點了點頭,認同韓天養這番話。

如今韓三千還沒有回來,他們是沒有資格替韓三千做主處理蔣嵐的。

韓天養走到蘇迎夏身邊,拍了拍蘇迎夏的肩膀,說道:「迎夏,蔣嵐這個女人,與我韓家再無任何關係,希望她受到三千審判的時候,你別心軟。」

蘇迎夏一臉苦笑,說道:「爺爺,你放心吧,這個女人已經沒有當我母親的資格,我也不再是她的女兒,等三千回來,哪怕要她死,我也絕對不會有半點意見。」

韓天養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我要回一趟燕京,這裏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爺爺,怎麼突然要回燕京了?」蘇迎夏不解的問道。

「一點小事需要我處理,不用擔心。」韓天養說道。

聽韓天養這麼說,蘇迎夏也就不再追問了。

二樓陽台,蔣嵐已經被凍得渾身僵直,她現在終於能夠理解韓念當初的感受,只是這種感受還不夠深,畢竟她是成人,而韓念只是一個嬰孩而已。

此刻的蔣嵐,非常後悔,因為她知道自己會得到什麼樣的下場,所有她非常害怕,甚至希望時間能夠倒流,希望這件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

可是這種痴心妄想是不可能實現的,蔣嵐要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這是她必須要承擔的後果。

蘇迎夏來到房間之後,蔣嵐通過玻璃門看見,又跪在了門前對蘇迎夏求饒。

蘇迎夏冷眼看着,門外的人,雖然是她的母親,但是這份感情對蘇迎夏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她絕對不會有半點心軟。

「這是我孩子受過的苦,這時候也應該讓你來嘗嘗。」蘇迎夏淡然的說道。

「迎夏,求求你,求求你讓我進去,我已經快受不了了,難道你要眼睜睜的看着我被凍死嗎?」蔣嵐哭訴著說道。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凍死,你要怎麼死,只有三千說了才能算。」蘇迎夏態度堅定的說道。

「我可是你媽,是我生了你,你不能這麼對我,會被天打雷劈的。」蔣嵐大聲吼道。

蘇迎夏一臉嘲笑的看着蔣嵐,天打雷劈?就算真有天打雷劈,她也會替韓念報仇,因為這是她身為母親的一份責任。

「儘管來吧,天打雷劈我也不畏懼,你要付出的代價,絕不僅僅於此,從今天到三千回來的這段時間,你將會感受到什麼叫做人間煉獄。」蘇迎夏無情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九章 為韓念報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