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殺人償命

第六百四十六章 殺人償命

李山峰也非常後悔,他萬萬沒有想到兩年後的今天,顏雨竟然能夠找來這樣的靠山。

如果給李山峰一個時光倒流的機會,他一定會老老實實把錢給顏雨,絕不敢對顏雨有半點壞心腸,只可惜現在的後悔已經遲了。

被父親暴打了一頓之後,李山峰跪在韓三千面前,這位能夠逼得韓天生離開華人區的狠角色,他興不起半點對抗的念頭。

「三千哥,是我一時糊塗,顏雨想要任何補償,我都會儘力滿足她。」李山峰低著頭,恭恭敬敬的說道。

看到這一幕,顏雨深吸了一口氣,囂張跋扈的李家,竟然也有今天,她做夢都想要報仇,沒想到這一天竟然會以這種方式降臨,她不感謝老天給她和韓三千相遇的機會,因為她從不信天,此時在她心裡,韓三千就是天,就是神明。

「殺人償命,聽過這句話嗎?」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李家三人面色巨變,用金錢無法彌補,得用性命嗎?

李山峰父母可不想死,富足的生活還沒有享受夠,怎麼能夠死呢?

李山峰母親知道,現在這種情況,只有顏雨才能夠救他們。

之前囂張的貴婦,再無半點氣焰,走到顏雨身邊,拉著顏雨的手說道:「顏雨,我知道你非常恨我們,但是人死不能復生,就算我們死了,你父母也不可能活過來,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錢,你要多少錢,我可以保證你接下來的日子可以過得非常富裕。」

顏雨一臉厭惡的甩開了貴婦的手,不論是兩年前還是今天,貴婦看到她的時候,臉上都是那種不屑的表情,就像是她要低人一等一般,如今她再回過頭來求自己,顏雨怎麼能夠原諒。

顏雨缺錢不錯,但是她絕不會拿著父母的血饅頭過悠閑日子。

「對不起,你李家一分錢我也不要。」顏雨咬牙切齒的說道。

貴婦沒想到錢竟然不能動搖顏雨,只能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臉上淌著淚水,跪在顏雨面前。

「顏雨,求求你,你要什麼都可以給我說,但是不能要我的命,我還不想死。」貴婦痛哭著說道。

顏雨沒有半點心軟,而且她知道貴婦現在的可憐都是裝出來的,她不過是為了保命而已,如果以後沒有韓三千的依靠,她肯定還會報復自己。

憐憫是用在可憐之人身上的,而她絕對不是。

「你不用在我面前裝可憐,你不想死,難道我的父母就該死嗎?」顏雨情緒激動之下,一巴掌扇在貴婦臉上,繼續說道:「你知道他們有多痛苦嗎?你知道當初的我有多無助嗎,我只能看著他們慢慢死去卻什麼也做不了。」

貴婦挨了耳光之後,眼神里閃過瞬間的怒意,但是她不敢發作,因為顏雨的靠山是韓三千,而韓三千絕不是李家有資格去對付的。

「是我的錯,我願意承擔責任,我願意把李家一半的家產分給你,求求你原諒我們吧。」李山峰父親這時候也開始裝可憐了,而且做出一副自責的表情,和兩年前狂妄的樣子天壤之別。

顏雨還記得兩年前車禍后的第二天,李山峰父親出現之後那種高高在上的態度,即便他知道自己撞死了人,也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就像是鮮活的兩條性命在他眼裡根本不值一提一般。

「如果現在的兩年前,或許我會原諒你們,但是現在不會。」顏雨淡淡的說道。

這時候,李山峰終於忍不住了,對顏雨怒目相向,說道:「顏雨,你別太過分,你真的以為我李家沒有辦法了嗎,我勸你最好……」

話還沒有說完,馬飛浩一計膝撞,直朝李山峰面門。

身為韓三千的狗腿子,馬飛浩怎麼能夠讓他拐著彎的說韓三千不是呢?

李山峰頓時間鼻血噴涌,就連鼻樑骨都塌了。

「李山峰,看來你得到的教訓還不夠啊,怎麼,你現在就連三千哥都不放在眼裡了是嗎?」馬飛浩惡狠狠的說道。

李山峰餘光偷偷看了一眼韓三千,雖然心裡非常不甘,卻不敢對馬飛浩這番話有半點反駁。

韓三千,這可是韓三千,李家在他面前,最多也就是一隻螻蟻而已。

「不服氣嗎?」馬飛浩揚起拳頭對李山峰威脅道。

李山峰知道馬飛浩這是藉機痛打落水狗,仰仗著韓三千的威懾力故意在他面前耀武揚威,可是他要是不妥協的話,吃的苦頭只會更多。

「服。」李山峰低著頭說道。

馬飛浩一臉惋惜,這一拳竟然找不到機會打下去了,這李山峰平日里目中無人,沒想到在韓三千面前,還是得乖乖聽話啊。

「帶去賽道。」韓三千對馬飛浩說道。

馬飛浩現在還沒有猜到韓三千的真正意圖究竟是什麼,找來幾個保鏢,那李家一家三口帶去了賽道。

韓三千和顏雨兩人率先到達。

沭陽這段時間已經找回了自己當初的狀態,他很有信心在下一場比賽中為韓三千拿到一個好成績,他之所以這麼努力,是因為沭陽非常清楚,想要復仇,想要重振沭家,只能夠依靠韓三千。

「三千哥,今天的比賽,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沭陽看到韓三千之後,一路小跑到韓三千身邊說道。

「今天的比賽名次不重要,我要在賽道上看到一場車禍。」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跟在身邊的顏雨眼皮直跳,之前她也不明白韓三千為什麼會突然在這種情況下安排比賽,但是聽到這句話之後,她有些猜到韓三千想要幹什麼了。

「車禍?」沭陽不解的看著韓三千,賽道上一旦發生車禍,那必定是非常慘烈的,因為賽道上的速度幾乎已經表現出了一輛車的性能極限,在這種速度之下,一旦發生車禍,對於車手來說是有著性命威脅的。

「怕了?」韓三千淡淡的看著沭陽。

沭陽想要復仇,而他的對手是馬飛浩,這件事情韓三千承諾過給他機會,但是現在的情況,沭陽幾乎已經不太可能做到這件事情,因為在馬飛浩的身後,還有一個馬煜,而馬煜是韓三千不會去動的,首先韓三千並沒有這樣的實力,其次馬煜救過他,韓三千也不可能恩將仇報。

當然,韓三千也並不會食言,他會給馬煜機會,但馬煜能不能做到,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不怕。」沭陽猶豫了片刻,神情堅定的說道,既然想要依靠韓三千東山再起,他就必須要滿足韓三千所交代的任何事情。

「很好。」

不多時,馬飛浩帶著李山峰一家三口出現了,韓三千說道:「看到他們了嗎?」

李山峰?

沭陽以前和李山峰有過不少交集,雖然算不成稱兄道弟,但也是相識多年的朋友了,不過這份朋友之情,還不到他敢幫忙說情的地步。

沭陽知道,能夠讓韓三千這麼對待的,李山峰肯定是做了某些惹怒韓三千的事情,以他的地位,哪有資格幫李山峰求情呢。

「看到了,我絕不會給他們活下來的機會。」沭陽咬著牙說道。

這時候,馬飛浩跑到韓三千跟前,先是冷眼看了看沭陽,然後才對韓三千說道:「三千哥,人已經帶來了,接下來怎麼安排?」

「讓各車手準備,然後把李山峰父母放在前一百米,我需要一個新聞,觀眾誤入賽道,被撞身亡。」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馬飛浩驚愕的看著韓三千,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了韓三千要做什麼。

殺人償命,原來就是這樣的償命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四十六章 殺人償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