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凡擋者,死路一條!

第六百四十九章 凡擋者,死路一條!

南宮隼的話純屬吹牛,他非但沒有本事殺了韓三千,而且來找李山峰,也是因為怕自己在這件事情上處理不當而丟了性命,對於南宮隼來說,如今每向前走一步都有性命威脅,因為他背後的南宮博陵已經不在乎他的性命,所以他只能做到極致的小心,才有可能在既殺了韓三千的狀況之下保全自己。

只可惜李山峰不知道這一點,心有怒火想要報復的他,南宮隼的出現,就相當於是一個天上掉下來的機會,李山峰覺得如果自己不抓住這次機會,那麼他永遠都沒有報仇的機會,永遠也不可能翻身。

「我要怎麼做?」李山峰問道。

南宮隼淡淡一笑,看來李山峰還是相信了他的話,這樣很好,有一個傀儡能夠使用便大大降低了他的危險。

「戚依雲。」南宮隼說道。

李山峰皺著眉頭,問道:「什麼意思?這件事情跟戚依雲有什麼關係嗎?」

「難道不知道這個女人和韓三千住在一起嗎,他們關係非凡,是最佳的利用人物,她就是韓三千的弱點,只要把戚依雲抓住,韓三千還不是任由處置。」南宮隼在韓念的事情上吃到了甜頭,所以他認為只要抓了戚依雲,韓三千就會乖乖聽話。

「以我現在的能力,怎麼能夠抓到戚依雲,戚家暗中給戚依雲配備了保鏢。」李山峰說道。

「我能夠給提供殺手,這些保鏢對於殺手來說,不過是一堆紙糊人而已,完全不用擔心。」南宮隼說道。

李山峰雖然答應了和南宮隼共同對付韓三千,但是他知道,自己不過是南宮隼的利用工具而已,一旦利用價值消耗殆盡,他就會被拋棄,所以在這之前,他必須要和南宮隼談好條件。

「韓三千死後,能幫我拿回公司嗎?」如今李家公司全面崩盤,用不了多少時間就會走到破產那一步,所以李山峰要為自己的今後做出謀划。

「放心,只要韓三千死了,我能夠讓李家成為華人區的第一世家,韓家算個屁。」南宮隼不屑的說道。

「到底是什麼人?」李山峰對於南宮隼的狂妄有些不太相信,畢竟韓家在華人區的影響力是非常驚人的,可他卻一副完全沒有把韓家放在眼裡的模樣,這讓李山峰想不通南宮隼的底氣從何而來。

「我的地位,不是這種人能夠想象的,在眼裡韓家非常厲害,可是在我眼裡,韓家不過就是一群烏合之眾而已,即便是韓天生,也是一隻螻蟻。」這番話南宮隼沒有吹牛,韓家的確是沒有資格和南宮家族相比,但這是基於家族層面的問題,而如今南宮隼已經一隻腳踏出了族門外,就連南宮博陵都不管他的死活,所以南宮家族有多厲害,實際上已經和他沒有太大的關係。

南宮隼不知道的是,從他離開那座島,在南宮博陵的心裡,這個孫子便已經是個死人了。

首先南宮博陵不認為南宮隼是韓三千的對手,再者如果南宮隼真的能夠找到機會對韓三千不利,南宮博陵也不會坐視不理,因為南宮博陵心目中的家主最佳人選,早已經是韓三千,而且這一點是任何人都撼動不了的。

沒有誰能夠理解南宮博陵想要把家族帶入天啟層面的心情有多麼迫切,也沒有誰能夠阻止南宮博陵這麼做,凡擋者,死路一條!就算是親孫子也不會例外。

「只要能夠重振李家,就算給當狗,我也心甘情願。」李山峰走到南宮隼面前,對他來說,南宮隼就像是救世主一般存在,所以他選擇了臣服。

雙膝跪地,臉帶忠誠的李山峰拋棄了尊嚴,只為復仇。

南宮隼沒有想到李山峰竟然還有這樣的覺悟,心裡頓時升起了強烈的優越感,不忍大笑出聲。

「韓三千,要是也有這樣的覺悟,就不用死了,可偏偏要跟我做對,這是自找的。」

韓三千把顏雨留在公司之後,自己回了家,對於行動不便的他來說,沒有了戚依雲的照顧,多方面還是不太適應的,畢竟在這種情況之下,很多簡單容易的小事對他而言都變得困難了起來。

好在韓三千從小就歷經磨難生活過來的,所以困境對他來說並不是大事,相反他喜歡面對困境,因為只有困境才能夠讓他成長。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韓三千的日子過得平淡枯燥。

馬飛浩還是每天都會來做一些討好韓三千的事情,關於他和沭陽之間的恩怨,這是讓韓三千比較頭疼的事情。

對他而言,馬飛浩目前還有很大的利用價值,畢竟他的舅舅是天啟的人,韓三千也不敢隨便去招惹。

而沭陽,韓三千卻早早就答應了要給他報仇的機會,對於一個不習慣食言的人來說,韓三千依舊沒有拋棄這個想法,所以現在的處境讓韓三千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一方面是不敢得罪的人,另一方面,又是不想撕毀承諾。

這天,韓三千正打算出門的時候,戚東臨慌慌張張的跑到他跟前,一副氣喘吁吁的模樣,像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怎麼了?」韓三千問道。

戚東臨深吸了幾口氣,說道:「依雲被綁架了。」

「綁架,怎麼會這樣。」韓三千沉聲問道,雖然他已經決定和戚依雲拉開距離,但現在出了這種事情,韓三千絕不會坐視不理,而且他有種直覺,戚依雲出事,肯定和他有關係。

戚東臨搖著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對方打電話通知我這件事情。」

「既然第一時間來找我,肯定是覺得這件事情跟我有關吧?」韓三千說道。

戚東臨的確是這麼想的,否者的話戚依雲怎麼可能無緣無故被綁架呢?

但是他不敢直言,畢竟韓三千現在給人帶來的威懾力太強了,一個就連韓天生都能逼退的人,戚東臨怎麼敢質問和怪罪他呢?

見戚東臨不說話,韓三千知道他是在害怕自己,說道:「放心吧,我一定會把戚依雲毫髮無傷的帶回來。」

「謝謝,謝謝。」戚東臨連連感謝道。

「是我連累了她,不需要的感謝,對方還留下了什麼話嗎?」韓三千說道。

「沒有,什麼都沒有說。」戚東臨說道。

「等著,有什麼消息,第一時間告訴我。」既然對方綁架了戚依雲,肯定有所圖謀,沒有第一時間把目的暴露出來,或許就是為了給戚東臨預留時間來通知他。

「好。」戚東臨說道。

韓三千原本就打算去和馬煜碰面,而現在戚依雲出了事,他就更加不得不去見一面馬煜了。

雙腿不方便的情況下,韓三千想要自己把戚依雲救出來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現在只能期望馬煜能夠幫忙。

韓家別墅前,不論颳風下雨還是烈陽暴晒,馬煜都會躺在棺蓋上,至今也沒有離開過一步。

韓天生已經回到了華人區,相比回華國前後,他的表現差別似乎並不大,馬煜能夠猜到這一趟華國之行並沒有給他帶來多大的好處,這老傢伙終於嘗到了無可奈何的滋味,這就是因果循環,他曾經怎麼對付別人,如今自己就會淪落到什麼下場。

韓三千來到身邊的時候,馬煜坐起了身,對於這位不想拜師的人,馬煜顯得非常無奈,至今他甚至還有些不願意相信韓三千說的是真的。

對方可是翌老,不知道多少人希望能夠成為他的徒弟,可是韓三千卻拒絕了,這怎麼可能呢?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四十九章 凡擋者,死路一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