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 是敵,便要殺

第六百五十一章 是敵,便要殺

但是他強裝著鎮定,不敢在韓三千面前暴露出絲毫馬腳,不然的話,今天很有可能會死在韓三千手裡。

「這不過是你一面之詞而已,你有證據嗎?憑什麼證明李山峰的事情是我指使的,我跟他沒有任何關係。」南宮隼強辯道。

「我要殺你,還需要證明?」韓三千淡淡道。

南宮隼心臟咯噔一下,這韓三千擺明要殺他,和有沒有證據無關。

這時候,站在南宮隼面前的保鏢,一臉不屑的說道:「想要殺他,先過了我這一關再說吧,看看你有沒有這種本事。」

這句話讓南宮隼也稍微穩住了心神,他懼怕韓三千的時候,竟然忘了自己身邊還有一個殺手。

韓三千就算要殺他,也得過了殺手這一關才行啊。

「韓三千,你現在只是一個瘸子而已,真能殺了我嗎?」南宮隼冷笑道。

韓三千身邊的馬煜上前一步,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看著保鏢,說道:「什麼時候你這種垃圾也敢在我面前跳來跳去了。」

「敢這麼跟我說話,我讓你嘗嘗全身骨頭斷掉是什麼滋味。」保鏢說完,竟然率先對馬煜出手。

馬煜提不起半點精神,顯得萎靡不振,因為這種不入流的角色,他實在是沒有放在眼裡。

「跟你這種廢物動手,真是有辱我馬煜的名聲啊,不過你既然這麼不死活,我就成全你吧。」馬煜淡淡的說道。

保鏢的動作非常快,而且力氣驚人,拳風呼嘯,可是他的對手,是個完全不同層面的人,這點小把戲在馬煜眼裡,就跟三歲小孩的打鬧一般。

「就這麼點能耐也敢當殺手,看來世俗殺手界已經沒落了。」馬煜話音剛落,后發制人,以更快的速度轟出一拳,直擊保鏢面門。

保鏢只覺得眼前有什麼東西一晃而過,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便被一拳打飛,砰的一聲撞在牆壁,似乎整個牆體都因此一顫。

「這就是你的實力?」馬煜嘆了口氣,看似動作緩慢,實則不過瞬間,已經再次欺身而進來到保鏢面前。

一腳踢在保鏢胸口。

保鏢因為瞬間的窒息而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馬煜。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在這個人面前,竟然毫無招架之力!

「你……你是誰!」保鏢驚恐的看著馬煜問道。

「你,沒有資格知道我是什麼人。」馬煜說完,再次一腳踹向保鏢胸口,這一次沒有絲毫收力。

保鏢口吐鮮血,一臉絕望的停止了呼吸。

南宮隼站在原地呆若木雞,他花大價錢請來的貼身保鏢,被譽為頂尖殺手的人,竟然就這麼輕易死在了馬煜手裡!

「我原本打算放你一馬,但是你非要自尋死路,這可怪不得我。」耳邊傳來韓三千淡然的聲音,南宮隼回過神來,明白自己的處境九死一生,想要活下去,唯一的機會,就是求韓三千放過他。

不論多自傲的人,在性命面前都卑微如螻蟻。

哪怕南宮隼從來不認為韓三千有資格成為他的對手,覺得韓三千所得一切都是運氣使然,但是這一刻,他卻不得不對韓三千跪下認錯。

為了保命,尊嚴又算得了什麼?

「韓三千,我知道錯了,求你給我一個機會,我馬上就滾回南宮家族,我可以給你保證,一輩子都不會再離開,也絕對不會再給你找麻煩。」南宮隼面露慌張和驚恐,直到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來到米國是多麼愚蠢的選擇。

和韓三千斗?

他自以為的掌控全局,在韓三千眼裡不過是個笑話而已,無論從哪方面的實力來說,他都不是韓三千的對手。

只可惜,南宮隼對自己的認知太晚,他會為自己的愚蠢行為買單。

「李山峰在哪?」韓三千問道。

「北區,北區有一個廠房,他就躲在地下室里,你放過我吧,求求你饒了我。」南宮隼磕著頭說道。

韓三千看了一眼馬煜,然後離開了房間。

這種禍亂,韓三千怎麼可能會留下他,現在的情況下南宮隼可以為了保命而下跪求饒,但是韓三千知道,一旦給他機會,他會再次成為威脅。

在蔣嵐的事情上,韓三千已經吸取到了足夠的教訓,若不是當初他過度縱容蔣嵐,並且心軟,韓念又怎麼可能在這麼小的年紀就離開了蘇迎夏呢?

「是敵,便要殺。」走出房門的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房間里傳出南宮隼不甘心的叫喊,但這是於事無補的掙扎,早在他離開南宮家族的那一刻起,南宮隼的命運就已經註定難逃一死,因為他永遠都不會是韓三千的對手。

北區。

廠房地下室里,戚依雲被五花大綁的扔在角落,李山峰還在等南宮隼的指示,在他看來,這個仇肯定能報,因為南宮隼所表現出來的氣場,一副把韓三千吃得死死的樣子,韓三千怎麼可能還有掙扎的機會呢?

走到戚依雲身邊,李山峰一副垂涎之色。

「戚依雲,你在華人區的美貌可是出了名的,沒想到如今卻落在了我的手裡,等殺了韓三千之後,我會好好的滿足你,讓你感受到作為女人的真正樂趣。」李山峰笑著說道。

「殺了韓三千?」戚依雲冷冷一笑,說道:「就憑你竟然也敢有這麼荒謬的想法。」

「荒謬?」李山峰並沒有因為戚依雲的輕視而發怒,反而是一臉自信的說道:「你知道我的幫手是誰嗎?他可沒有把韓三千放在眼裡,要不是韓三千跟他有一點血緣關係,他早就親自動手殺了韓三千。」

「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如果他真有本事做到,根本就不需要利用你,他這麼做,不過就是想讓你承擔責任,避免被韓三千問罪,你就是一個背鍋俠而已,竟然還自以為能殺了韓三千,真是笑話。」戚依雲不屑道。

背鍋俠?

李山峰皺起了眉頭,這三個字倒是提點了他,不過原因並非是戚依雲所說被韓三千問罪,而是南宮隼很有可能會過河拆橋,畢竟他不敢殺韓三千,是怕被家族中的長輩問責,但是這件事情如果由他來做,南宮隼就可以撇清責任,甚至還能夠打著幫韓三千報仇的名號殺了他一了百了!

這個念頭讓李山峰不寒而慄,雖然只是猜測,但也並非不可能。

「知道怕了吧?我勸你現在趕緊放了我,或許還有一條活路。」戚依雲說道。

李山峰面色一凝,冷聲道:「我會怕他這個廢物?他死定了,我只是擔心南宮隼會過河拆橋而已,我還要感謝你提醒了我,不然的話,說不定我就被南宮隼賣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五十一章 是敵,便要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