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翌老的評價

第六百五十五章 翌老的評價

面對翌老賣關子,中年人顯得有些無奈,他主動提出了這件事情,可是又不明說。

「其實相比起你為什麼不收臨潼當徒弟,我更加好奇,你為什麼會看中韓三千。」中年人說道,哪怕這個資格落不到臨潼頭上,天啟當中還有許多其他優秀的年輕人,他們更加有資格來爭取這個位置,而韓三千,一個還沒有加入天啟的世俗中人,實在是讓他想不通有什麼地方是值得翌老重視的。

翌老突然放聲笑了起來,這莫名其妙的笑讓中年人一頭霧水。

「想知道我怎麼評價這個年輕人嗎?」翌老說道。

「你反正不會告訴我,我想又有什麼用呢?」中年人這次學乖了,沒有給翌老賣關子的機會,乾脆自絕後路。

翌老笑聲戛然而止,說道:「我對他的評價,只有三個字。」

頓了頓,翌老繼續說道:「救世主!」

中年人猛然瞪大了眼睛,瞠目結舌的看著翌老的背影。

如果說這三個字是從其他人嘴裡說出來,他只會當作笑話來看待,可是從翌老嘴裡說出來的意義是完全不同的。

翌老對韓三千,竟……竟有如此高的評價!

「這……這,翌老,你沒跟我開玩笑吧。」中年人收起自己驚愕的下巴,但是眼神中的不敢置信依舊非常強烈。

救世主!

這樣至高無上的評價,怎麼可能會用在韓三千身上呢?

「當然沒有,這個年輕人,會讓你們跌破眼鏡的,也只有他,才能夠救世間於水火,很多人都不明白天啟的存在意義究竟是什麼,但是很快,他們就會知道了。」翌老突然嘆著氣說道。

這一次中年人臉上的驚駭表情更甚,翌老這番話很顯然意指某件大事的發生。

口乾舌燥的中年人咽了咽口水潤喉,但聲音依舊顯得有些乾澀沙啞,說道:「翌老,你是說,那件事情要發生了嗎?」

翌老目視遠方,那是一座幾乎和雲海相連的山巔,神情凝重的說道:「不錯。」

哐!

中年人腦海里一道驚雷閃過,表情變得非常複雜,有害怕,也期待,但更多的是彷徨。

「翌老,既然韓三千如此重要,你為什麼沒有阻止臨潼,以臨潼的性格,他肯定會對韓三千不利。」中年人焦急的說道。

「沒辦法,為了確保韓三千能夠當我的徒弟,臨潼必須要出現,只有他給韓三千帶去了危險,我才更有把握讓韓三千心甘情願。」翌老說道。

中年人皺起了眉頭,翌老原本打算親自出山,但突然又改變了主意,所以才會派馬煜去米國,難道他之所以會改變主意,就是怕被韓三千拒絕嗎?

這怎麼可能呢!

中年人覺得這完全就是無稽之談,能夠當翌老的徒弟,這可是三生有幸的好事,韓三千怎麼會拒絕呢?

「翌老,你的擔心會不會太多餘,韓三千難不成還能拒絕當你的徒弟,我可不信這傢伙會這麼傻。」中年人搖著頭說道。

「哎。」翌老嘆了口氣,說道:「這小子,已經明確表示過不再拜師了。」

中年人感覺自己今天一天的情緒起伏,都能夠比得上以前的一整年了,韓三千拒絕了?這不是鬧著玩嗎,多少人想要成為翌老的徒弟不得其門,這樣的機會落在韓三千頭上,他卻偏偏看不上。

「這怕不是個傻子吧?」中年人忍不住說道。

「誰說不是呢,所以我才得想想辦法啊。」翌老無奈的說道。

感受到翌老的語氣,中年人深深的吸了口氣,以翌老在天啟的地位,只要他放話想要收徒,四門的門檻都會被踏破,可他卻偏偏把心思用在了韓三千的身上,從這一點來說,也足夠能夠看清他對韓三千的重視。

雖然中年人無法去感同身受韓三千在翌老心目中的地位,但是他知道,翌老對韓三千的評價,絕不是兒戲,救世主這三個字的份量,沒人能出其右。

或許,整個天啟,今後都會因為這個名叫韓三千的年輕人而改變吧。

「翌老,起風了,回去休息吧。」中年人說道。

翌老白須迎風擺動,更有山中仙人的風範,點著頭說道:「山雨欲來啊。」

米國華人區。

韓三千的右腿已經逐漸恢復,經過快一個月的療養,幾乎已經能夠擺脫輪椅,雖然走起路來還是一瘸一拐的狀態,但是這樣的恢復速度已經算得上非常驚人了,換做旁人,沒有半年的時間,根本就不可能下地行走。

這天,馬飛浩突然急匆匆的跑到了韓三千家裡。

「三千哥,我舅舅好像失蹤了!」馬飛浩一臉驚慌的對韓三千說道。

馬煜那麼大個人了,而且實力強勁,怎麼會失蹤呢,他估計是被某些事情耽擱了,所以才會不見蹤影。

「你舅舅又不是小孩子,而且以他的實力,值得你擔心嗎?」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馬飛浩可不是在馬煜剛不見的時候來找韓三千,而是馬煜已經不見了整整三天的時間,所以這才讓馬飛浩慌張,畢竟他是很清楚馬煜回米國的目的,莫名其妙不見了,這絕對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情。

「三千哥,話雖然是這麼說,可是按理來說,他是絕對不可能在這時候無緣無故失蹤的。」馬飛浩說道。

「而且,而且韓家別墅門口的棺材,也不見了。」馬飛浩繼續說道。

韓三千皺起了眉頭。

馬煜這麼多天以來,一直都守著韓家別墅的那口棺材,也是因為他的緣故,韓天生才不敢隨便去動棺材,如今馬煜消失,就連棺材也不見了,這兩件事情,很顯然和韓天生有關係。

難道說,韓天生竟然還找來了一個能夠對付馬煜的人嗎?

「具體是什麼情況?」韓三千問道。

馬飛浩梳理了一下這幾天的情況,對韓三千說道:「三天前,我去找舅舅,那天他就不見了,接下來這兩天,我每天都會去一趟,可是都沒有看到舅舅的身影,直到今天,那口棺材也不見了,我才覺得事情不對勁。」

棺材不見,這的確是不太對勁。

韓天生因為畏懼馬煜,所以才會寧願讓自己丟面子,也不願意去動那口棺材,而且他也沒有資格去動。

如今棺材沒了,這肯定是韓天生乾的,他既然敢這麼做,就說明他有可能已經不把馬煜的威脅放在眼裡。

能夠發生這種事情,只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韓天生找到了能夠對付馬煜的人,更甚的可能,馬煜或許已經遭到了毒手!

韓三千並沒有指望馬煜能夠一直為他保駕護航,關於米國韓家的復仇,他也從未想過借他人之手來完成。

韓三千知道,他遲早會有一天親自面對這件事情,只是在時間點來說,對他有些措不及防。

「看來,韓天生已經找到了對付你舅舅的人。」韓三千說道。

馬飛浩心裡一沉,說道:「三千哥,你……你的意思是,我舅舅已經死了嗎?」

韓三千表情嚴肅的說道:「我也不能確定,不過你放心,不管他是死是活,我也會找出他。」

馬飛浩突然間咬牙切齒起來,說道:「韓天生怎麼有膽子做這種事情呢,你可是翌老的親收徒弟,我舅舅也是翌老親自派來的,他怎麼可能敢和翌老做對。」

這也是韓三千想不通的一點,雖然他對於翌老的認知很淺薄,但也知道翌老在天啟擁有非凡地位,韓天生這樣的世俗世家,絕不可能是翌老的對手,看來,這件事情遠不是韓天生找了一個幫手那麼簡單。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五十五章 翌老的評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