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絕症

第六百五十八章 絕症

韓三千知道,韓天生很快就會找上門,但是他哪也沒去,就在家裏等著,因為這件事情對他來說沒有逃避的必要,而且是必須要面對的,況且這裏是米國,除非他離開這個國家,否者以韓天生的勢力,不管他躲在哪都會被找到。

「真打算跟我一起死?」韓三千對戚依雲問道。

戚依雲每一次出現在韓三千面前,都會打扮得非常漂亮,唯獨這一次出現匆忙,連妝都沒有來得及化,但是素顏的她,依舊動人,只要沒有帶着眼睛,戚依雲的美貌就不會被掩蓋,沒有妝容的她,看上去是另一種清純的味道。

「恩。」戚依雲堅定的點着頭,直視着韓三千的目光沒有半點畏懼。

「不怕?」韓三千繼續問道。

「能跟你一起死還有什麼好怕的,黃泉路上要是孤魂野鬼太多,你記得保護我。」戚依雲淡然道,她的這份淡定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的一點都不害怕,只要有韓三千在身邊,對於戚依雲來說,一切都是無所畏懼的。

「真這麼愛我,我有哪點好?」韓三千無語的說道,他可不覺得自己有讓人赴死的資本,而且以戚依雲的姿色,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怎麼就會弔在他這棵樹上呢。

「哪都好,你難道不知道情人眼裏出西施嗎?」戚依雲笑着說道,滿眼都只有韓三千。

不論是戚依雲的言行還是舉止,她做到這個份上,是很容易打動人心的,韓三千並非鐵石心腸,他的心也是肉長的,要說一點沒有心軟,那是不可能的,但是這份愛對於韓三千來說,終究還是過於沉重,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他除了對不起戚依雲,沒有其他的選擇。

「看來你還是不知道絕望這兩個字的意思,不論你做什麼,我們都不會在一起。」韓三千說道。

戚依雲被韓三千拒絕無數次,早就已經看明白了她和韓三千之間的結果,所以她早就已經不求結局了,對韓三千說道:「你認為我還在乎結局嗎?我只是在意這個過程而已,被你拒絕了這麼多次,我也該看透了。」

戚依雲如此灑脫,面帶笑意,已經接受了付出沒有回報的結局,這是韓三千沒有想到的。

「你可能是瘋了,儘快去看醫生吧,說不定還能有機會治好。」韓三千無奈道。

「絕症。」戚依雲一臉俏皮的對韓三千挑着眉,說道:「想要治好,只有一種良藥,但是這個良藥我得不到,所以我沒想到治,就當它是絕症吧。」

良藥?

韓三千知道,戚依雲口中的良藥就是他自己,而這個葯,她的確是得不到的。

同一時間,韓天生和韓嘯兩人,踏出韓家別墅。

這一刻華人區上流世家的眼線,再次共同集中在韓天生身上,無數眼線開始注意著韓天生的動向,並且實事向自己的幕後老闆彙報。

所有人都知道,在馬煜消失之後,韓天生撤走了棺材,接下來,就是他去對付韓三千的時候,而沒了馬煜的幫助,韓三千隻有死路一條。

「這一次韓三千不會再那麼好運了。」

「韓天生終究還是韓天生啊,以韓三千這個愣頭青的本事,怎麼跟他斗呢。」

「沒想到韓三千還是沒有創造奇迹,看來這華人區的天,還是要被韓天生一手掌控,真是可惜了,敢直面和韓天生叫板的年輕人可不多啊。」

「不知道韓三千還有沒有後手,大局未定之前,一切可能都有,韓三千說不定還是能夠創造奇迹。」

各方人士都對這件事情展開了評價,但是在大多數人看來,結局並不會太出乎預料,畢竟韓天生身邊有韓嘯這樣的高手存在,而韓三千也曾差點死在韓嘯手裏,既然不是韓嘯的對手,那麼等着他的,只有一個死字。

但同時也有一小部分人依舊對韓三千抱着希望,屬於韓天生的時代已經太久了,他們想看看新時代的撅起,而且也想看看一代強者隕落之後會是什麼下場。

在這時候,有一個家族蠢蠢欲動,並且連忙召開了家族會議。

這個家族和韓天生有着非常大的仇,並且這麼多年來,他們一直都在想辦法報仇,之前韓三千讓他們看到了機會,可是現在,這個機會似乎已經要溜走了,所以他們想在這個時候,給與韓三千一定幫助,藉助韓三千的手報仇。

但是家族裏的聲音卻有所不同,有人覺得不應該在這時候冒犯韓天生,而有的人,卻覺得機會不容錯過,所以會議室里吵得不可開交。

「如果我們不抓住這個機會,永遠也不可能報仇,難道你們真的能忘記這份血海深仇嗎?」會議室里,一個名叫鍾明的人滿臉怒意的說道。

「韓三千現在擺明已經只有死的下場,為什麼我們還要去給他陪葬。」

「不錯,想依靠韓三千這個廢物報仇,簡直就是無稽之談,他要是有能力,何須我們出手。」

「鍾明,你想要報仇,別拉我們下水,我們可不願意陪他死。」

鍾明的話遭到了許多人的反對,幾乎所有人都不願意在這個時候去幫助韓三千。

「鍾明,你父母死在韓天生手裏,你報仇心切我們能夠理解,但是你要清楚,鍾家不可能因為你一個人的仇恨而罔顧其他人的性命,韓天生有多厲害你不是不知道,惹怒了他,鍾家被滅門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鍾明在很小的時候,父母便死在韓天生手裏,這份仇恨鍾明一直牢記於心不敢忘記,而且他發過毒誓,一定要為父母報仇,伺機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等來了一個韓三千,鍾明非常迫切的想要抓住這個機會,但是其他人顯然不願意為此冒險。

「是啊,人都死了這麼多年了,你還較真幹什麼呢,說不定他們都投胎了。」

「不錯,說不定投胎到有錢人家,比我們現在都過得好呢。」

聽着這些風涼話,鍾明內心更加憤怒,死的不是這些人的父母,他們壓根就不在意這件事情。

鍾明看向了鍾家家主,也就是他爺爺,鍾家是否要在這件事情上出現,不管他們爭論得多厲害都沒有用,最終還是得看他拍案決定。

「爺爺。」鍾明喊道。

家主一臉嚴肅的表情,這件事情弊大於利,而且風險非常大,一旦有什麼閃失,鍾家必定會被韓天生連根拔起。

見爺爺猶豫,鍾明有些急了,說道:「爺爺,你答應過我,一定會想辦法幫我父母報仇,現在是最後的機會,你還在猶豫什麼?」

家主站起身,嘆了口氣說道:「我本以為韓三千能夠創造奇迹,可是這個年輕人很明顯後勁不足,他不可能是韓天生的對手,即便我們出手干預,也不會改變這件事情的結局。」

其他人聽到家主這句話,臉上都露出了輕鬆的笑意,唯獨鍾明眼神里跳動着怒火。

「鍾明,放棄吧,韓天生總是會老死的,等他死了,你去墳前想怎麼樣都行,何必在這時候跟他過不去呢。」

「對對對,去韓天生的墳頭蹦迪,應該會很有意思。」

幾個平輩笑着對鍾明調侃,這讓鍾明更是氣得七竅生煙。

鍾明憤然離開會議室之後,會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房間牆壁上掛着父母的黑白照,照片下便是供奉著二老靈位的神龕,鍾明砰的一聲跪在面前。

「爸,媽,兒子不孝,不能替你們報仇,是我無能,是我沒用。」鍾明一臉痛苦的說道。

沉默了許久之後,鍾明不甘心的抬起頭,說道:「韓三千,如果你能夠讓韓天生死,我鍾明一生,甘願為你做牛做馬。」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五十八章 絕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