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我沒事

第六百六十一章 我沒事

一個人怕不怕死,並不是靠嘴巴說說,而是會從行為當中直接表現出來。

嘴裡說著不怕死的韓天生在這一刻,表現出了對死亡的恐懼。

站在牆角,渾身發抖,面色蒼白,再無之前的囂張氣焰。

韓嘯的死,讓韓天生感受到了絕望,讓他在面對韓三千憤怒的時候,只有害怕。

什麼面子,哪有性命重要。

只可惜他的話卻引起了韓三千的仰天狂笑。

「你竟然還有臉提我爺爺,當年你逼他下跪,逼他離開米國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他是你的兄弟?」韓三千一臉冷意的說道,雖然他無法感同身受當年韓天養遭受了多大的屈辱,但是從韓天生表現出的種種態度,他知道爺爺內心充滿了多少的不甘。

「可是無論如何,我也是你的長輩,你怎麼能夠殺我,就不怕天打雷劈嗎?」韓天生說出這番話,已經是沒有辦法的沒有,他也不想利用韓天養來為自己求饒,可是不這麼做,他只能等死。

韓三千搖著頭,一臉惋惜的看著韓天生,說道:「即便是天打雷劈,我今天也要殺了你,爺爺當年的仇,我要替他報。」

說完,韓三千一步步朝著韓天生逼近。

韓天生眼皮直跳,韓三千每一步靠近,就會讓他感覺更加逼近死亡。

「你,你別過來,別過來。」韓天生驚恐的說道。

韓三千腳步不停,從韓天生說出要如何殺掉韓念那番話開始,他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了。

經歷過蔣嵐對待韓念的事件之後,任何會對韓念產生威脅的人,韓三千都會毫不留情的殺掉,他不會再心軟,不會再給韓念留下任何的威脅存在。

「韓天生,你的白骨,會成為我腳下的台階,從今往後米國華人區,便是我韓三千說了才算。」韓三千冷聲說道。

韓天生終於明白當年他那些對手的心情了,原來給人當台階是這樣的感受,除了對死亡的恐懼,還有不甘心,但是這種不甘心卻受到了能力的限制,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等待死亡的降臨。

「不,不,你不能殺我,我是你長輩,我是你長輩啊。」韓天生眼神空洞,顯然已經被嚇得失去了神智。

一位從不懼怕死亡的上位者,在真正面臨死亡的時候,其實是不堪一擊的。

在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人叫囂著不怕死,但是真正面臨死亡還能做到坦然的人,又有幾個呢?

韓天生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爺爺,你的仇,孫子報了。」說完這句話,韓三千伸出右手,掐住韓天生的喉嚨,將他凌空舉起。

韓天生蹬腿掙扎著,雙手不停的抓撓著韓三千的手臂,試圖以這種方式為自己解困。

可是他的掙扎對於此刻的韓三千來說,無疑是毫無作用的。

戚依雲在一旁看著韓天生的處境,撇過頭不敢看這一幕,畢竟她只是一個女人而已,面對如此暴力的手段做不到坦然接受。

但是她絕不會同情韓天生,這個人該死,他竟然連一個嬰孩都不放過,憑什麼讓韓三千放過他呢?

當韓天生逐漸停止掙扎之後,韓三千還是將他凌空舉起接近十分鐘的時間。

「韓三千,他已經死了。」戚依雲走到韓三千身邊提醒道。

韓三千聽聞這番話,這才鬆開了韓天生,將他扔在牆角。

「你怎麼樣,沒事吧。」戚依雲擔心的問道,剛才韓三千的樣子就像是著了魔一般,讓她感覺一股強烈的陌生,所以她很怕韓三千不能恢復正常。

「沒事。」韓三千淡淡的說道,他知道自己剛才的變化,是因為憤怒導致了體內那股力量作祟,若不是如此的話,他現在應該已經死在韓嘯手裡了。

以前韓三千一直擔心這股力量會對他的身體造成傷害,但是現在,韓三千已經完全不顧慮這一點了,畢竟從獲得這股力量開始,他依靠著這股力量完成了很多不可能的事情,至少到目前而言,它為韓三千帶來的都是好處,要是沒有它,韓三千早就已經死過很多次了。

「真的沒事嗎?」看著韓三千依舊微微赤紅的眼睛,戚依雲不放心的說道。

「真的沒事,我先休息一會兒。」韓三千回到客廳里,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戚依雲坐在一旁,也不打擾韓三千,就這麼靜靜的看著。

別墅安靜下來之後,外面那些眼線就納悶了。

韓天生既然已經殺了韓三千,為什麼遲遲沒有露面呢,以他的地位,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去處理屍體啊,況且哪怕真被人發現了,韓天生也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受到絲毫影響。

各大世家紛紛猜測起了韓天生留在別墅究竟在幹什麼。

而戚家,戚東臨和歐陽菲兩夫妻,此刻已經淚流滿面。

雖然他們沒有眼線在韓三千別墅附近,但是如今這件事情已經鬧得滿城風雨,戚東臨隨隨便便一個電話就能夠知道情況。

所有人都認定韓三千死了,他還可能會活下來嗎?

而且以韓天生的手段,戚依雲既然在韓三千身邊,他也絕對不會放過戚依雲的。

「別哭了,我們很快就會去陪她,到時候還是能夠一家三口團聚的。」戚東臨以特別的方式安慰著歐陽菲,因為他很清楚,如果韓天生殺了戚依雲,就絕對不會讓過他們,這是韓天生一貫的做事手法。

歐陽菲心疼得難以呼吸,雖然她知道戚依雲選擇在這時候去韓三千家裡很愚蠢,但是她竟然沒有攔下來,這時候歐陽菲的自責大於心痛。

「為什麼,我為什麼沒有把她攔下來,她還這麼年輕,怎麼能夠死了呢。」歐陽菲哭泣著說道。

戚東臨嘆了口氣,以戚依雲之前那樣的脾氣表現,他們怎麼可能攔得下來呢?而且現在事情已成定局,他們自責也沒有用。

「這不是你的錯。」戚東臨摟著歐陽菲說道。

與此同時,還有一個人也絕望了,他就是想靠著韓三千為父母報仇的鐘明。

韓三千送棺當日,鍾明熱血沸騰,彷彿看到了為父母報仇的希望,從那天開始,鍾明一直期待著韓三千和韓天生之間的生死斗,在韓天生出走華人區,所有人紛紛猜測韓天生去躲難的時候,鍾明內心更是暢快不已,他以為自己終於看到了韓天生落魄的時候,甚至他已經想好了韓家滅亡之後,他要如何追殺韓天生。

但是這一切的變化來得太快,如同把華人區比做一個湖泊,韓三千在湖泊里砸下一塊巨石,引起了驚濤駭浪,讓他以為這股浪濤能夠毀了韓天生,但是結局卻是韓三千自己被浪花拍死了。

「難道這輩子,我真的沒有報仇的希望了嗎?」鍾明失魂落魄的跪在父母的靈位前,一臉痛苦的說道。

南宮家的公司。

華人區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唐宗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他在辦公室里,依舊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事情,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擔心。

當袁玲來到辦公室,發現一臉淡然的唐宗時,感覺很奇怪,關於韓天生去韓三千家裡的事情,就連她都聽到了一些消息,唐宗不可能什麼都不知道啊。

「唐總,你不知道韓總的事情嗎?」袁玲不解的對唐宗問道。

「你是說韓天生去三千哥家裡這事?」唐宗淡淡的說道。

袁玲點著頭,韓三千都死了,她實在是想不通唐宗為什麼還能夠這麼淡定。

「你不擔心他,我聽說韓天生已經把他殺了。」袁玲說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六十一章 我沒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