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天價邀請函

第六百八十六章 天價邀請函

臨潼既然千里迢迢來找方戰,他自然有把握能夠讓方戰出山,否者也不會浪費時間和精力來找方戰。

「你離開天啟之後,花了整整三年時間找你女兒,但是一無所獲,難道你認為她真的死了嗎?」臨潼說道。

這句話讓方戰瞬間停下了腳步,轉頭望着臨潼,神情顯然變得緊張無比。

「你知道我女兒的下落?」方戰激動的問道,就連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只要你肯幫我,我就告訴你她在哪。」臨潼說道。

方戰入山之前,本以為自己已經了無牽掛,但是現在得知女兒竟然還活着,這讓他無法淡定,畢竟這是他在世上唯一的親人,如果她真的還活着,方戰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找回她。

但是方戰並沒有因為激動而失去理智,他找了整整三年都沒有消息,臨潼怎麼會知道呢?會不會是他故意利用這件事情來刺激他,實則臨潼根本就不知道他女兒在哪。

「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知道她在哪?」方戰說道。

「你要是不信的話,我可以現在就離開。」臨潼淡淡的說道,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他當然不知道方戰的女兒在哪,這個人或許早就已經死了,但是他唯有這麼說,才有機會讓方戰出山,而且他相信,只要有絲毫的機會,方戰都不會錯過。

至於殺了韓三千之後要怎麼給方戰交代這件事情,臨潼壓根就沒有想過,以他在天啟的地位,難道方戰還敢對他下手嗎?

見臨潼作勢要走,方戰開口說道:「你需要我做什麼?」

不管真假,方戰都要試一試,而正巧這樣的心態就落入了臨潼的圈套。

臨潼淡淡一笑,和他設想的劇情差不多,方戰怎麼可能錯過知道自己女兒在哪的機會呢?

「幫我殺一個人。」臨潼轉身說道。

「殺人?」方戰皺起了眉頭,以臨潼的地位和身手,他想要殺某個人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為什麼不自己做呢?看樣子這個人的身份不簡單,以至於臨潼不敢自己出手。

「他叫韓三千,如今還是一個世俗之人,不過翌老會收他為徒,所以我要他死,我不允許他在天啟的地位超過我。」臨潼知道方戰會問原因,而且他也要知道韓三千是什麼人,否者不會輕易下手,所以臨潼乾脆自己把這些事情交代了出來。

「翌老的徒弟你竟然也敢殺?」方戰微微一驚,翌老可是四門掌舵,他的徒弟意味着今後能夠接管四門,而這樣的人,臨潼居然起了殺意。

「有什麼不敢,翌老目前只是表達出了這樣的意願而已,並沒有真正收他為徒,他現在連加入天啟都還沒有。」臨潼說道。

「雖然沒有加入天啟,但是能夠被翌老看重,必定有過人之處,殺了他所帶來的後果,恐怕是你我無法想像的。」方戰說道。

臨潼咬了咬牙,只要韓三千不是死於他手,會鬧出什麼樣的後果又有什麼關係呢,他只要韓三千死,不能給韓三千任何超越他的機會。

天之驕子這四個字,在臨潼看來,只有他配,任何人也沒有資格從他身上奪走。

「你不敢,你怕死嗎?」臨潼冷聲道。

方戰搖了搖頭,說道:「我所說的後果,和你想像的後果不一樣,等你真正了解天啟之後,你才會明白這個世界是個什麼樣的世界。」

「而且,他的出現,對你未必是一件壞事,因為有些責任,當你知道真相之後,不見得你會願意承擔。」方戰繼續說道。

「別跟我賣弄玄虛,雖然我知道的事情沒有你多,但我很清楚怎麼做才是對我有利的。」臨潼不屑的說道,韓三千不死,他在天啟的地位就會受到威脅,這對他來說才是擺在眼前的事實,至於方戰所謂的責任,他不屑一顧。

見方戰猶豫不定,臨潼只能拿出自己準備好的殺手鐧,說道:「你要是不幫我,我就會殺了她,我會告訴她,是她父親不救她,所以才害得她必須死。」

方戰目光如炬的看着臨潼,咬牙切齒道:「你敢。」

「沒什麼事情是我臨潼做不出來的,你要試一試嗎?」臨潼毫不畏懼的看着方戰,這是他最後能夠威脅方戰的方式,所有他絕不能讓自己退縮。

身為曾經的天啟十大高手之一,縱然臨潼是天之驕子,但他也清楚自己不是方戰的對手,但如果不這麼做,他還有什麼機會殺了韓三千呢?

「你知不知道惹怒我會有什麼下場?」方戰雙眸中跳動着怒火,沉寂多年的他,彷彿又回到了征戰的嗜血時期。

「我死了,她也會死,你真的以為我會這麼簡單來找你嗎,我早以在她身邊安排了人。」臨潼說道。

方戰氣喘如牛的深吸了幾口氣,他不能讓女兒有任何危險,雖然他很想殺了臨潼,但理智告訴他不能這麼做,否者女兒的性命就會受到威脅。

「好,我答應你。」方戰說道。

臨潼淡然一笑,他還真有點擔心事情不能按照他計劃的那樣發展,不得不說,以這種方式要挾方戰,還真是挺有用的。

「不過殺了他之後,我要是見不到我女兒,我會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你。」方戰威脅道。

面對恐嚇,臨潼絲毫不懼,因為那時候他已經回了天啟,方戰難道還能闖進天啟殺他嗎,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你放心,這段時間,我會讓我的人好好保護她,絕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不過她現在過得可不太好啊,嫁給了一個沒用的男人。」為了增加故事的真實性,讓方戰在最短時間內殺了韓三千,臨潼又編造了一段故事。

而這些話,無疑是讓方戰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自己的女兒。

雲城。

韓念的百日宴越炒越烈,幾乎整個雲城人都知道這件大事的發生,除了那些餐飲業的老闆希望能夠承辦這次百日宴之外,還有許多人在打聽邀請函的事情。

雖然說韓家並未發出邀請函,但市面上卻已經有假的邀請函在流通,而且黑市價格已經破百萬,付出如此驚人的數字,僅僅是為了參加韓念的百日宴吃一頓飯。

這場百日宴在那些商人心目中的地位,已經不言而喻。

某瀕臨破產的公司,已經只剩下最後一口氣,整個公司已經沒幾個員工了,而身為公司的老總,蘇海超如今已經沒有任何辦法能夠盤活它,現在對於蘇海超來說,日子能過一天算一天,沒有資金注入,沒有貴人幫忙,蘇海超也就相當於沒有明天。

「一個破百日宴而已,非要鬧出這麼大的動靜,生怕誰不知道似的。」蘇亦涵一臉不屑的說道,但是她的語氣卻充滿了酸味。

蘇亦涵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會是蘇家所有女人當中過得最好的,哪怕是比她漂亮的蘇迎夏也嫁給了一個廢物,還有誰能夠跟她相比呢?

但是事實卻狠狠的抽了蘇亦涵一個耳光,誰也沒有想到,曾被冠以廢物之名的韓三千,竟然還有着燕城韓家小少爺的身份,而且如今整個雲城都是他的,哪怕是曾經的第一世家天家,現在也得以韓三千馬首是瞻。

這種地位的變化讓蘇亦涵難以接受,卻又不得不接受。

蘇海超也很不服氣,因為當初韓三千的廢物之名是他傳播出去的,他現在就算是想要去巴結韓三千也沒有機會。

「聽說邀請函都被那些人炒到百萬以上了,真不知道這些人怎麼會蠢到這種地步。」蘇海超說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八十六章 天價邀請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