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不怯而戰

第七百零一章 不怯而戰

一個穿得非常破爛的中年男人,在這種有錢人的聚會上,顯得特別別樣突兀,因為來這裡的每個人都是盛裝出席,男人穿上了最精緻的定製西裝,而那些女人則是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貴重首飾都掛在身上,可他,卻是一身破舊的衣服,如同乞丐一樣。

「這是哪來的乞丐,竟然敢闖進這種場合。」

「保安呢,快來幫這個人轟出去,臭烘烘的,別影響了我們的胃口。」

「張碧峰,你這裡的保安也太沒用了吧,竟然讓一個乞丐闖了進來。」

張碧峰一臉慘白,這可是他的地盤,竟然讓這種人闖進了韓念的百日宴,他要為這件事情負上全部責任,要是韓三千怪罪起來,他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正當張碧峰想要叫保安的時候,韓三千鬆開了蘇迎夏,對張碧峰說道:「不用了。」

張碧峰以為韓三千不高興了,嚇得低著頭瑟瑟發抖,說道:「韓總,對不起,這件事情是我的錯,你要是想要責罰,我張碧峰絕對沒有任何怨言。」

韓三千淡淡一笑,說道:「就算你把全部的保安叫出來,也不見得能攔住他,所以我不怪你。」

說完,韓三千轉頭看向了方戰,說道:「我已經等你很久了。」

「你知道我要來?」方戰皺著眉頭問道。

「可惜他還是在當縮頭烏龜,這種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小人,值得你替他做事嗎?」韓三千淡淡道。

「值得與否,跟你無關。」方戰做這件事情是為了尋回自己的女兒,至於臨潼是人品他根本就不關心,哪怕他真的是個縮頭烏龜又如何,只要他能夠知道女兒的下落,方戰就願意為他做任何事情。

韓三千點了點頭,說道:「換個地方,這裡空間太小,施展不開。」

方戰沒想到韓三千會說這樣的話,很顯然,他沒有怯戰,而且早就已經做好了和他交手的心裡準備,這讓方戰有些意外。

他既然知道自己要來,那麼他也應該很清楚自己交手的對手是什麼人,在這種情況下,他竟然沒有絲毫退縮。

「你和他相比,的確有更勝的地方。」方戰這番話,算是對韓三千的認可。

韓三千笑了笑,如果不是有那白鬍子老頭出現,有底牌在身,韓三千絕對不會選擇和方戰正面抗衡。

熱血迎戰是一回事,但送死又是另一回事,韓三千可不傻,明知道打不過的人還要去送死,那可就真是一點腦子都沒有了。

當初在米國迎戰韓嘯,那是韓三千逼不得已而為之,因為他不去找韓天生,韓天生同樣會找到他,與其龜縮不如主動一戰,哪怕是死,也要死得轟轟烈烈。

這兩件事情的性質是完全不相同的,所以在沒有白鬍子老頭出現,韓三千會做出的選擇也不一樣。

眾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現在這種情況,誰還有心思去吃飯。

韓三千和方戰離開宴會廳之後,所有的客人傾巢而出,遠遠跟在兩人身後。

「迎夏,怎麼回事?」沈靈瑤忍不住對蘇迎夏問道。

蘇迎夏雖然非常擔心,不過有韓念的干爺爺保證,她相信韓三千不會有什麼危險,但是左右張望,那老頭似乎根本就沒有出現,也不知道躲在哪。

「他要殺三千。」蘇迎夏說道。

沈靈瑤大驚,這像個乞丐的傢伙,竟然要殺韓三千!

「他是什麼人,難道不知道韓三千的地位嗎?」沈靈瑤驚愕道,現在的雲城,誰敢對韓三千不利?難道不想要命了嗎?

蘇迎夏搖著頭,她知道天啟的存在,但是並沒有去仔細詢問過天啟究竟是個什麼地方,但是山頂上的那老頭說過,這人曾是天啟的十大高手之一,以他的實力,根本就不需要在乎韓三千在雲城的身份地位。

「這個世界上,地位和金錢並不能代表一切,有很多事情都是我們不知道的。」蘇迎夏說道。

沈靈瑤心裡暗自琢磨著蘇迎夏這番話,雖然在她的世界里,地位和金錢代表著一切,但她不會拿自己的世界觀去否定那些不知情的事情。

畢竟世界很大,沈靈瑤知道自己的認知也不過是片面的。

「韓三千會有危險嗎?」沈靈瑤問道。

「不會。」蘇迎夏說道。

這時候,兩人一前一後走到了人工湖邊。

湖中有一座綠島,上面棲滿了白鶴,這也是張碧峰在湖中建立綠島的原因,他希望在碧峰莊園中有這樣的生態環境。

「那裡怎麼樣?」韓三千指著綠島對方戰問道。

方戰笑了笑,說道:「湖面近二十米,我能過去,但是你能嗎?」

就憑這句話,韓三千就知道自己和方戰之間的實力差距。

湖水可以承載船隻,但絕不能承載人的雙腿,輕功水上漂對韓三千來說,不過是電視劇當中的特效而已,但是對方戰來說,顯然不是。

「坐船吧,這裡畢竟還有很多普通人,要是讓他們看到不該看的東西,這個世界恐怕就亂了。」韓三千說道。

方戰並未說話,但他顯然同意了韓三千的提議。

雖然方戰現在已經退出了天啟,但是他曾向天啟發過誓,不能對外透露關於天啟的一切,否者他會遭到天啟的追殺,大庭廣眾之下,有一些能力是方戰無法去展示的。

「張碧峰,有船嗎?」韓三千問道。

遠遠站著的張碧峰趕緊上前兩步,說道:「韓總,我馬上讓人準備。」

船隻靠岸,韓三千和方戰上了船,由莊園工作人員撐船靠近綠島。

綠島上的白鶴一鬨而散,為韓三千和方戰騰出了交手的空間。

方戰雙手負后,這一刻他的氣質,不再讓人覺得是乞丐,反而是有一種高人的高深莫測。

蘇迎夏看到這一幕,緊張的搓著雙手,因為她還沒有看到翌老露面,她擔心方戰萬一出手太重,翌老根本就來不及救韓三千。

「怎麼還沒有來呢,他去哪了。」蘇迎夏自言自語的說道。

站在一旁的韓天養忍不住問道:「他是誰?」

關於山頂的事情,韓三千和蘇迎夏沒有告知其他人,而這時候也沒有隱瞞的必要了。

蘇迎夏說道:「前些天,我們在山頂遇見過一個老人家,他知道這個叫方戰的人會來殺三千,但是他說他可以出手保證三千的性命,而他的條件,是當韓念的干爺爺。」

「方戰?」韓天養轉頭看著炎君。

炎君一臉苦笑,他對於天啟全然不知,甚至連天啟這兩個字都不知道,自然不會知道方戰這位大名鼎鼎是人物是天啟的十大高手之一。

「我所涉及的層面,根本就沒有資格知道這些人的名字。」炎君說道。

「知道這個方戰是什麼人嗎?」韓天養問道。

蘇迎夏猶豫了片刻才說道:「聽那個老人家說,他曾經是天啟的十大高手之一。」

「十大高手之一!」韓天養驚呼道。

就連炎君也面色大變。

天啟也就是他所知道的那個圈子,而這個方戰竟然是十大高手之列的人物,他能擁有這樣的名號,其實力自然不用多說。

以韓三千現在的實力,怎麼可能是方戰的對手呢?

「他人呢,為什麼還沒有出現,難道他是故意陷害三千嗎?」韓天養緊張的問道。

蘇迎夏搖了搖頭,說道:「不會的,如果他要害三千,為什麼非要當韓念的干爺爺呢。」

看著緊張的韓天養,炎君說道:「迎夏說得有道理,而且我懷疑,這個老人家,就是翌老。」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零一章 不怯而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