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過頭的孝順

第七百零八章 過頭的孝順

雖然對於宴會非常不舍,不願意錯過這種百年難得一遇的機會,但家裏老母親也讓劉藝割捨不下,所以他只能忍痛提前離場。

劉藝知道,他錯過了千載難逢的機會,而這樣的機會一旦錯過,或許永遠都不會再發生在他身上。

回到家裏,看到滿臉慌張的老母親,劉藝趕緊坐到身邊安慰道:「媽,你別怕,無論什麼事情,有我在。」

老太太搖著頭,眼神里充滿了驚恐,她平日裏是個非常不講道理的人,在小區里和其他業主發生爭執是常有的事情,就算是同層樓的鄰居關係都非常不好,甚至是和她同乘一班電梯那些鄰居都不願意,寧肯等一段時間,從這些小事就看得出老太太的確不招人喜歡。

但是老太太自己卻不覺得,因為任何事情都有劉藝出面幫忙解決,所以她已經習慣了。

但是這一次,老太太知道自己的不講道理惹來了多大的禍事,其他事情或許劉藝都能夠解決,但是得罪了韓三千和蘇迎夏,這已經大大超出了劉藝的能力範疇。

「又跟小區其他業主吵起來了?」劉藝問道。

老太太搖了搖頭,她有些不太敢把這件事情告訴劉藝。

「跳廣場舞被人搶了位置?」劉藝繼續問道。

這些小事對劉藝來說實在是稀鬆平常,幾乎每天都會上演,但他身為兒子,自然是幫親不幫里,事事都要替母親出頭,這也是他應該承擔的責任。

從孝順方面來說,劉藝絕對沒有問題,但問題就在於他的孝順太過頭了。

「那是怎麼回事?」劉藝不解道,心想難不成又有什麼新問題產生了。

「我今天去醫院插隊了。」老太太說道。

劉藝笑了笑,插隊這種小事有什麼好害怕的,拍了拍老母親的肩膀,說道:「媽,這都是小事,你怕什麼呢。」

「我插了韓三千和蘇迎夏的隊,而且還推了蘇迎夏一把。」老太太一狠心,把事情說了出來,因為她知道隱瞞有可能會讓事情後果變得更加嚴重,不如儘早讓劉藝知道,他才能想辦法去解決這件事。

「誰,你說誰!」劉藝噌的一下從沙發上站起身,腦子裏嗡嗡作響。

「韓……韓三千,還有蘇迎夏。」老太太說道。

劉藝臉色蒼白如紙,一屁股又坐回了沙發上,但他的精氣神明顯瞬間萎靡了大半。

韓三千,還有蘇迎夏!

這兩個人名對劉藝來說,如同晴天霹靂。

老太太竟然招惹了這兩個人,而且還推了蘇迎夏一把。

在綠島打鬥之後,韓三千的確被蘇迎夏帶去了醫院,可是事情怎麼會這麼巧合,怎麼就會被他的母親碰到呢!

「你,你還說了什麼?」劉藝知道事情絕不可能這麼簡單,因為他很清楚老太太的脾氣,那股勁一上頭六親不認,不管是誰都要破口大罵一頓。

「我,我還罵了蘇迎夏,罵她騷狐狸。」老太太說道。

劉藝因這句話而受到太大的打擊,以至於他臉上露出了失智一般的笑容。

騷狐狸?

她竟敢罵蘇迎夏騷狐狸!

蘇迎夏現在是什麼人?

整個雲城,誰還敢說半點蘇迎夏的不是。

以前那些背地裏說蘇迎夏壞話的傢伙,恨不得把自己的嘴堵上,就怕蘇迎夏秋後算賬。

他千辛萬苦的拿到百日宴的入場券,希望能夠藉此機會給公司開拓出更多的發展道路,他做夢都想要壯大公司,讓老母親過上更加好的生活。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費盡心思想要做到的事情還沒有完成,老母親竟然會犯下如此彌天大錯。

這一刻,劉藝終於清醒了過來,過度的孝順,對老太太的縱容,才導致了今天這樣的結果。

如果不是她目中無人,不是自己幫她擦屁股解決了那麼多麻煩事情,或許她的性格就不會像今天這樣。

「這是我咎由自取,如果不是我事事都幫着你,從不管道理在誰身上,你也不會這麼蠻不講理。」劉藝一臉絕望的說道。

老太太以前從不覺得自己不講道理,甚至覺得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其他人就應該讓着她,應該事事以她為重心,不過現在,踢到了鐵板,老太太才夢然醒悟。

這時候,劉藝突然站起身。

老太太問道:「你要去哪。」

「還能去哪,現在只能去請求韓三千的寬恕。」說完,劉藝徑直走出了家門。

碧峰莊園。

檢查了身體狀況的韓三千回到碧峰莊園之後,直接來到了湖邊,身邊只跟着張碧峰。

對於今天發生的事情,張碧峰認為是自己沒有把安保工作做好,所以如果韓三千要怪罪他的話,他絕不會有任何怨言。

「韓總,今天的責任在我,如果你要怪我的話,我願意承擔所有後果。」張碧峰心情忐忑的對韓三千說道。

「跟你無關,就算一百個保安堵在門口,也阻止不了他進來。」韓三千說道。

張碧峰見識了方戰的厲害,但是在他心目中,韓三千更強,因為在交手的過程中,韓三千雖然前期很頹勢,但是越戰越勇,甚至在張碧峰看來,這一架繼續打下去,輸的很有可能會是方戰。

「這湖有多深?」韓三千對張碧峰問道。

「兩米。」張碧峰說道,人工湖的建造,當初是他親自監工,所以人工湖的規矩參數他是非常清楚的。

「湖水下有受力點嗎?」韓三千繼續問道。

「受力點?」張碧峰不解的看着韓三千,不太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能夠支撐人站在湖面上的那種受力點。」韓三千解釋道。

張碧峰搖了搖頭,說道:「沒有。」

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雖然這是他早就猜到的答案,但是從張碧峰口中得知之後,還是讓他有些不敢置信。

白鬍子老頭出現在綠島,對於其他旁觀者來說,就是一眨眼的事情,誰也沒有看清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但是韓三千卻看得非常清楚,老頭顯然是踏湖而過,如果水面下沒有任何的支撐點,他怎麼可能踩着水面前行呢?

水雖然具有承載力,但是絕對不可能撐起一個人的雙腳。

「這老東西,究竟是怎麼做到的?」韓三千眉頭緊鎖,這件事情已經超乎了他所知的常理,一個正常人,怎麼可能做到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呢?

「韓總,你說什麼?」張碧峰沒聽清韓三千的話,問道。

「沒什麼,你去忙別的事情吧。」韓三千說道。

張碧峰只能暫時先離開,不過他看得出來,韓三千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似乎被什麼事情所困惑了一般。

韓三千翻越圍欄,走到湖邊,用手掌輕輕拍打着湖面。

水波蕩漾起陣陣漣漪,水面帶來的浮力對於手掌來說能夠輕易感受到,但是這種浮力不可能撐起一個人的重量。

「你想知道我是怎麼做到的嗎?」這時候,身後突然傳開了白鬍子老頭的聲音。

韓三千轉過頭,然後裝模作樣的洗了洗手,說道:「我洗個手而已,難道還要你教我嗎?」

翌老淡淡一笑,他知道韓三千在琢磨什麼事情,但這傢伙竟然還不好意思承認。

「等你去天啟的時候,你會重新認識這個世界,那時候你就不會覺得這種事情奇怪了。」翌老說道。

「天啟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韓三千好奇道。

「不可說,畢竟你現在還不是天啟的人。」翌老說道。

韓三千甩了甩手上的水,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說道:「不說作罷,反正我也不是很想知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零八章 過頭的孝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