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軍令狀

第七百二十章 軍令狀

那人見韓三千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竟敢無視他的話,一股怒意上頭,竟是抄著啤酒瓶砸向韓三千後腦勺。

助理見狀,正想提醒韓三千的時候,韓三千一個后踢,直接踹在那人身上。

那人受重力衝擊,倒飛開外,砸碎了一張木桌之後才掉在地上。

痛苦的呻吟從他嘴裡發出,不斷在地上滾來滾去,顯然非常痛苦。

其他人見狀,個個臉色大變的從自己位置上站起身,和韓三千拉開了一段安全距離。

「這傢伙是誰,居然這麼厲害。」

「以前在彬縣沒見過這號人物。」

「他,他身邊那人,不是毛天易的助手嗎,怎麼會在這裡?」某人發出驚恐的語氣。

剩下的人這才注意到那個助手在場,不禁個個臉色慘白。

毛天易的助手在這裡,說明這個人必定和毛天易有著很深的關係,如果這傢伙是毛天易的朋友,要替柳智傑出頭,他們可就完蛋了。

這種想法讓他們感受到一股絕望,但這還不是最絕望的,當柳智傑喊出韓三千的名字時,幾個人如遭雷擊一般,愣在原地。

「三千哥,你怎麼來了?」柳智傑問道。

三千哥!

在經歷過韓念百日宴這件事情之後,除了雲城,周邊的所有城市幾乎都知道韓三千是個什麼樣的大人物。

這幫人自然也有所耳聞,站在他們面前的人,難道就是雲城頂尖人物韓三千嗎?

這個想法,讓眾人嚇得不知所措,哪怕柳智傑和他只是有丁點的關係,也足以讓他們死無全屍。

想到自己剛才不留餘力的羞辱柳智傑,眾人心裡都開始發寒了。

「毛天易在彬縣壞事做盡,我來清理門戶。」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清理門戶!

這四個字無疑再次給與那些人重擊。

毛天易現在是彬縣地位最高的人,而他已經把毛天易解決了?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還算個什麼呢?

被打的那人雖然渾身劇痛,但這些痛卻比不上內心害怕的萬分之一。

他開始後悔剛才的莽撞行為,以他的地位,怎麼有資格對韓三千出手呢?

「順便來看我的笑話嗎?」柳智傑一臉苦笑的說道,毛天易雖然厲害,但是相比起韓三千這樣的人物,什麼都算不上,所以韓三千解決了毛天易在柳智傑看來,不過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已。

「毛天易死了,彬縣需要一個能夠掌控局面的人。」韓三千說道。

初聽這番話,柳智傑沒什麼反應,但是細品之後,柳智傑眼神變得不敢置信起來。

需要一個能夠掌控局面的人,而這種時候韓三千卻找上了他,這意味著什麼,柳智傑非常清楚。

「三千哥,你……你要把這個機會給我嗎?」柳智傑不敢相信的問道。

「可是你的表現讓我很失望。」韓三千搖了搖頭道。

柳智傑心裡一沉,這是他唯一能夠東山再起的機會,如果不緊緊的抓住這次機會,他的人生便只能在低谷中渡過。

「三千哥,我也是有尊嚴的人,任憑他們羞辱,我也不想,但是現在,除了隱忍,我別無選擇。」柳智傑低著頭說道。

「是嗎?如果給你機會,你要怎麼做呢?」韓三千問道。

柳智傑抬起頭,目光如炬的看著那幫人,充滿殺意的說道:「一個也別想活。」

這幾個字聽得那幫人背脊發寒,無不是在後悔著今天的愚蠢行為,如果不是閑得無聊來羞辱柳智傑,他們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危險。

「柳智傑,今天來找你,不是我提議的,我只是跟著來玩的。」

「我也是我也是,我還勸他們不要來,可是他們不聽,我也沒有辦法。」

「是他,都是他出的主意,你要是想報仇,沖他去吧。」

眾人指著躺在地上的那人,這時候他們可顧不上什麼朋友之情,畢竟這種後果是他們承擔不起的。

「做給我看。」韓三千對柳智傑說道。

柳智傑一把抹掉眼睛上的血水,手裡提著一個啤酒瓶,朝著那人走去。

「柳智傑,你想幹什麼,別過來,別過來。」那人一臉驚恐的說道,不停往後退,可是推到牆角之後,已經無路可退,但柳智傑卻沒有停下他的腳步。

「柳智傑,我知道錯了,我只是想跟你玩玩而已,沒想到蔣琬這個女人竟然這麼狠,真的打你。」那人解釋道。

蔣琬聽到這句話,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一臉獃滯的她,現在內心只有後悔。

蔣琬很清楚,一旦韓三千給了柳智傑機會,他將會取代毛天易的地位,畢竟以韓三千的地位,一句話就能夠改變整個彬縣的格局。

今後的彬縣,就是柳智傑說了算,如果她不是翻臉得這麼快,如果她在柳智傑落魄的時候,依舊願意跟在他身邊,她今後享受到的榮華富貴是不可想象的。

只可惜,這個世上沒有如果,她也無法讓時光倒流。

「玩玩?行啊,我現在也跟你玩玩。」柳智傑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人絕望的表情帶著強烈痛苦,柳智傑竟然能夠得到韓三千給的機會,瞬間的翻身讓他連跑路的機會都沒有。

砰!

啤酒瓶砸在那人頭上,酒水四濺,還伴隨著無數的玻璃碎片。

那人抱頭哀嚎。

柳智傑並未作罷,一手抓著他的頭髮朝牆壁猛撞。

砰砰砰的劇烈撞擊聲響徹整個風滿樓,那幫人嚇得心肝具顫,都不忍去看那人的下場。

韓三千對助手使了一個眼色之後,助手走到柳智傑身邊,攔下了他。

畢竟這是公眾場合,柳智傑報仇可以,但絕不能殺人。

「三千哥,求你把這個機會給我,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柳智傑九十度彎腰,對韓三千說道。

「從今天開始,你留在他身邊。」韓三千對助手說道。

助手滿臉驚喜,他沒有因毛天易的死而被拋棄,這就意味著他的那幫仇人照樣沒資格找他報仇,而且對他來說,不過是換了個新主子而已,本質上並沒有什麼變化。

「謝謝三千哥,謝謝三千哥。」助手連連點頭說道。

韓三千走到柳智傑面前,說道:「我對你的要求很簡單,千萬不要變成第二個毛天易,還有蔣家人,我不允許他們踏出彬縣一步。」

柳智傑雙膝跪地,一臉虔誠的說道:「三千哥放心,你賦予我的權利,我絕不會給你抹黑,至於蔣家人,我會安排人二十四小時盯守,他們離開彬縣,我便人頭落地。」

對於這樣的軍令狀,韓三千非常滿意,而且以柳智傑的經歷來說,他成為第二個毛天易的可能性不大,畢竟經歷過低谷,如今重新得到權利,他會更加珍惜。

「記住你說的話,我不想因為你而出現在這個地方。」韓三千說道。

柳智傑重重點頭,保證的話不需要多說,他也知道韓三千不需要這種口頭承諾,只能用實際行動來告訴韓三千。

正當三人準備離開風滿頭的時候,柳智傑突然感覺有人抱著自己的腿,低頭一看,竟然是蔣琬。

「智傑,我知道錯了,你能原諒我嗎?」蔣琬一副梨花帶雨的樣子,如果是不了解她的人看了,或許會心疼一番,但是在柳智傑眼裡,她的可憐卻是格外的令人作嘔。

「蔣琬,你究竟厚顏無恥到了什麼地步,難道你認為我現在還會跟你在一起嗎?」柳智傑一腳瞪開蔣琬,深深厭惡的繼續說道:「被無數人穿過的破鞋,我柳智傑怎麼可能會要。」

蔣琬一臉獃滯,曾經的她,以為柳智傑能夠給她帶來幸福,直到柳智傑公司破產,而在公司破產之後,她認為柳智傑已經沒有翻身的可能,可是因為韓三千的一句話,柳智傑卻又走上了人生從未有過的巔峰。

這一切,並不是柳智傑有多厲害,而是韓三千主宰了一切。

蔣琬這才徹頭徹尾的清楚,她所鄙視的蘇迎夏,現在是多麼幸福。

她曾妄圖和蘇迎夏比較,現在看來,她還有什麼資格?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二十章 軍令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