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我很怕!

第七百二十五章 我很怕!

凌晨三點,除了韓三千之外,其他三人全都喝趴下了,但是韓三千僅僅是有些醉意上頭而已,這讓韓三千自己都覺得非常驚訝,對於很少喝酒的他來說,酒量一直都很一般,可是今天卻是超常發揮,這不得不又讓韓三千聯想到了自己體內的那股力量。

一旦他身上出現了無法解釋的事情,韓三千便只能朝著這方面想,因為除此之外,也沒有其他的可能性。

正當韓三千準備把三人送回魔都的時候,一個老者又走進了火鍋店。

「還有精力陪我喝一杯嗎?」

「炎爺爺,你怎麼來了。」韓三千趕緊站起身,儘管今天的他已經不一樣了,但韓三千對於炎君的尊敬從以前到現在沒有過任何改變,對他來說,炎君伴隨了他的童年成長,只有炎君在小時候關心過他,而且沒有炎君的訓練,沒有炎君的指路,他絕不可能走到今天這一步。

「太長時間沒有和你喝酒,想跟你喝一杯,以後這種機會可不多了。」炎君笑著說道。

韓三千心頭一震,看樣子炎君已經猜到了他要離開。

「你們兩先走吧。」炎君轉頭對老闆和經理說道。

兩人看著韓三千,沒有韓三千的指令,哪敢隨意離開。

「走吧,有任何東西丟了,我來賠償。」韓三千說道。

「韓總,我就在門外守著,有什麼需要,您第一時間叫我就行。」老闆趕緊說道,別說有東西丟了,哪怕是整個店被搬空,他也不可能找韓三千要賠償,而且這家店的價值和認識韓三千相比較,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韓三千在這裡吃飯的事情,雲城很多大人物都知道,老闆清楚接下來自己的商界發展不需要刻意改變就會有人推波助瀾,他絲毫不用擔心自己的前途。

兩人離開之後,炎君親自給韓三千倒了一杯酒,說道:「走一個?」

韓三千舉起酒杯,兩人碰杯之後,一飲而盡。

「現在你可是海量了啊,炎爺爺估計都不是你的對手了。」炎君笑著說道,想以前和韓三千一起喝酒,每一次不到兩個回合,韓三千必定會伶仃大醉,但是現在,他喝到深夜,竟然還能夠面不改色。

「炎爺爺,我覺得是跟我體內那股力量有關。」韓三千說道。

「不管是什麼原因導致的,但是不能否認你的厲害,難道那股力量就不屬於你了嗎?你不能把兩者分開,既然在你體內,就屬於你。」炎君說道。

韓三千點了點頭,一直以來,他都覺得那股力量是寄身在他體內,是不屬於他的東西,但是經過炎君這麼一說,韓三千頓時豁然開朗了。

不管力量從何而來,既然在他體內,能夠供他驅使,自然就屬於他了。

「你對未來有什麼想法?」炎君問道,這才是他來找韓三千的正事,即將要去天啟,炎君想知道韓三千有沒有做好準備。

以前炎君或多或少會幹涉韓三千的一些想法,畢竟那時候的他還小,思想有許多不成熟的地方,如果不加以引導,很有可能讓他走上歪路,現在韓三千雖然已經成大成人了,但炎君還是控制不住想要更多了解韓三千的想法。

這不是干預韓三千,而是單純的關心,畢竟炎君沒有子嗣後代,韓三千把他當爺爺的同時,他也把韓三千當作孫子看待。

「炎爺爺,我其實很怕。」韓三千低著頭,這是他第一次對外人提及自己的心境。

天啟,那畢竟是一個對韓三千而言完全未知的地方,在那裡會遇到什麼事情也是韓三千現在所無法預想的,這種情況之下,要說韓三千能夠完全坦然面對,顯然是不現實的。

任何人,不論多麼強大,只要是個凡人,面對未知都會產生一種膽怯,更何況韓三千現在還有更多的責任背負在身上,他的命已經不是自己的命。

「怕回不來?」炎君沉聲問道。

「迎夏和念兒都需要人照顧,如果我真的死了,對她們來說非常不公平。」韓三千說道。

炎君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要讓自己不死,唯一的方式,就的強大,無止盡的強大,厲害到沒有對手,你才能夠保護自己,同時也保護迎夏和念兒。」

「炎爺爺,碧峰莊園我和方戰交手,那個白鬍子老頭出場的時候,你看清了嗎?」韓三千說道。

這件事情一直是炎君的困惑,因為他沒有特意的在意白鬍子老頭,在突發情況之下,他根本就沒有捕捉清楚他的動作。

「湖岸距離綠島還有一點距離,常人要越過這種距離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這段時間我也在想,他究竟是怎麼辦到的。」炎君說道。

「踏水而行。」韓三千說道,這一幕,只有他才清晰的觀察到,這違背了常識的一幕,正是韓三千害怕天啟的原因,他在世俗中或許可以稱之為高手,但是在天啟,或許就連最差的人都不如。

「踏水而行!」炎君一臉震驚的皺著眉頭,這怎麼可能,人怎麼可能會在水面上行走呢,而且還是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

「我親眼所見,而且事後我已經問過張碧峰,湖底沒有任何暗樁和借力的地方。」韓三千說道。

炎君深吸了一口涼氣,這麼詭異的事情是他聞所未聞的,畢竟這是現實,又不是影視劇里的特效。

「看來,天啟的確是一個和世俗完全不同的世界。」炎君說道。

韓三千面色沉重,沉默了許久之後才對炎君說道:「炎爺爺,你說為什麼會有一個這樣的地方存在呢?」

這是韓三千思考了許久的問題,既然天啟是個把所有高手聚集在一起的地方,不可能沒有目的,而這個目的,甚至有可能是整個天啟存在的意義,在韓三千看來,這不僅是天啟關鍵,更是會對他人生產生巨大影響的地方。

「抵禦某些敵人?」這是炎君下意識的第一個念頭,但是細想之下,還有一個可能性,繼續說道:「也有可能是怕這些高手亂了世俗,所以才找一個借口把他們聚集在一起,避免他們的強大影響到世俗平衡。」

「兩者皆有可能,但是前者的可能性更大,那老頭曾問我,如果給我一個改變世界的機會,我會希望把世界變成什麼樣。」韓三千說道。

關於那老頭的身份,炎君和韓天養猜測過,他很有可能就是翌老本尊,雖然這件事情沒有得到任何證實,但是處處透露的訊息都在證明她的身份,如果他僅僅是一個跑腿的,來保護韓三千,方戰對他的態度,絕對不可能那般恭敬。

而身為四門掌舵的翌老對韓三千發出這樣的問題,就顯然相當嚴肅了。

世界會變,而且還是因韓三千而變,這聽起來就像是一個笑話,但是從翌老嘴裡說出來,那可就不是笑話了。

「你猜測過這個老頭的身份嗎?」炎君問道。

韓三千淡淡一笑,說道:「還用猜嗎,他從來沒有在我面前說過他叫什麼,如此刻意的隱瞞,如果我還不知道他是翌老,那我就真是傻子了。」

這時候,深夜睡覺的翌老突然打了一個噴嚏驚醒過來,揉著鼻子說道:「大半夜的,難不成還有人說我壞話?」

聽到韓三千的話,炎君點了點頭,說道:「我和你爺爺也是這麼猜測的,他很有可能就是翌老本人。」

「我們無法想象他在天啟的地位,但是他能對我發出這樣的問題,絕不是隨便說說而已。」韓三千沉聲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二十五章 我很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