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 不值得憐憫

第七百三十二章 不值得憐憫

回市區的路上,何婷對韓三千說了很多感激的話,因為要不是韓三千,她都不知道這輩子還有沒有勇氣回村裏。

對此,韓三千自然是不需要何婷的感謝,因為他並不覺得自己做了什麼,這點小事對他來說,不過舉手之勞而已。

更重要的是,姜瑩瑩將會跟着他去天啟,將會面對許多未知的事情,韓三千這麼做,也算是提前補償了姜瑩瑩。

回到山腰別墅,接下來的行程,就是回一趟燕京,祭祖這種事情對於韓三千自己來說,他不太感冒,因為每一年韓家祭祖南宮千秋都不會帶上他,在南宮千秋眼裏,韓三千似乎就不是韓家人,所以沒有資格去做這件事情。

曾經,韓三千非常羨慕韓君能夠跪在祠堂前為祖宗上香,但是長大之後,韓三千卻發覺自己這個想法非常可笑,既然他不被當作韓家人,為什麼要去羨慕祭祖這種事情呢。

「媽,我聽說爸死了之後,不少世家對韓家施加壓力,這一次回去,順便把這筆賬算清楚吧。」韓三千對施菁說道。

韓立死後,南宮千秋主宰大權,勉強能夠支撐韓家的局面,但是隨着南宮千秋死的消息在燕京傳開之後,施菁便面對了所有的壓力,甚至曾經和韓家交好的世家,都恨不得從韓家身上咬下一塊肥肉,那個期間,施菁過得非常難受,甚至撤掉了韓家所有的傭人,因為那些傭人都被人買通了。

「媽聽的。」施菁說道。

「墨陽,傳消息回燕京,那些曾做過對不起我韓家事情的人,給他們一天時間,明晚之前跪在韓家大院認錯,如若不來,後天我將親自上門找他們算賬。」韓三千對墨陽說道。

墨陽頓時間感覺熱血沸騰,說道:「交給我,保證這個消息傳得滿城皆知。」

「三千,這氣勢,比爺爺當年還強啊。」韓天養笑着說道,這是發自內心的高興,韓三千越是厲害,韓天養內心就越是欣慰。

韓家並不會因他的衰老而沒落,反而因為韓三千的存在而變得更加強大,這是韓天養以前從來不敢想像的事情。

「爺爺,我怎麼能跟比呢,要不是因為,韓家也不會有今天。」韓三千說道。

韓天養搖了搖頭,他只是南宮家族的一枚棋子而已,沒有南宮家族的支撐,他不可能白手起家把韓家發展到這麼厲害的程度,相比起韓三千,他可是用自己的力量征服了一切,即便是南宮博陵也願意讓他一個外姓人成為族長,這可不是誰都能夠辦到的。

「跟爺爺還謙虛什麼,能夠讓南宮博陵親自來雲城見,這是只有才能夠辦到的事情。」韓天養說道。

說起南宮博陵,韓三千才突然間想到了這個人,問道:「南宮博陵已經走了嗎?」

「沒有,還留在雲城,估計還想讓去繼承家主之位。」炎君說道。

年關一過,韓三千便會去天啟,哪還有時間去南宮家族呢,而且家主這個位置,韓三千現在根本就看不上眼。

不過南宮家族終究有着龐大勢力,能夠控制這個家族對韓三千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我去見一見他。」韓三千說完,看了一眼蘇迎夏。

蘇迎夏當然不會拒絕,點着頭道:「早去早回,家裏燉了湯。」

「恩。」韓三千應了一聲,轉身離開。

韓天養臉上帶着濃濃的笑意,儘管他非常想要剋制,但怎麼也剋制不了。

「沒想到啊,南宮這等龐大的家族,最終竟然會落在我孫子手裏,實在是太讓人意外了。」韓天養忍不住說道。

「南宮博陵對天啟的執著,不簡單,他這種老謀深算的東西,肯定有所預謀。」炎君提醒道。

韓天養點着頭,這點淺顯的道理他自然明白,南宮博陵老女干巨猾,怎麼可能不求回報的雙手奉上南宮家族的家主之位呢?不過他並沒有太多擔心,畢竟韓三千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在年紀上,韓三千相差南宮博陵很多,但是論心計,韓三千絕對不輸。

「我相信三千在這一場較量上不會落於下風,畢竟他掌控著絕對的主動權。」韓天養說道。

炎君點了點頭,他也是這麼認為的。

這時候,韓天養發現施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似乎有什麼話要說。

「想說什麼就說吧。」韓天養說道。

施菁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蘇迎夏,然後說道:「爸,韓君還在秦城,快過年了,要把他接出來嗎?」

曾經韓君假裝韓三千來到雲城,差點毀了蘇迎夏一生,施菁知道自己不應該在這時候提起韓君,但她又忍不住,畢竟韓君也是她的兒子。

蘇迎夏聽到這話,一言不發的站起身,回了房間。

施菁嘆了口氣,顯得有些無奈。

「韓君坐牢,是他自己咎由自取,他是個成年人,應該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韓天養說道,同樣身為孫子,韓君享受了韓家少爺的待遇,但他的成就卻是不堪入目。

反觀韓三千,從小被家裏排斥,從未享受過少爺待遇,但他卻從泥濘中走出了一片輝煌,甚至給韓家帶來了至高無上的榮耀,兩者相比,韓天養眼裏的韓君,不止是一無是處,更是連稱之為韓家人都不配。

「爸,他現在已經徹底廢了,什麼都做不了,就讓他回家過個年吧。」施菁說道。

「難道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廢了嗎?要不是他對蘇迎夏起了歹心,韓三千會如此對他?施菁,我最後一次警告,不要在韓三千和蘇迎夏面前提到這個人。」韓天養冷聲道。

這並非韓天養絕情,而是韓君不值得,當初那件事情如果被韓君得逞,其後果不堪設想,韓天養可不管韓君如今有何遭遇,自己種下的惡果,不值得人憐憫。

「我知道了。」施菁低着頭說道,雖然她的確是心軟,但是韓君所犯下的錯誤,的確是不值得原諒的,她也沒有資格讓韓三千去原諒韓君。

某酒店,韓三千和南宮博陵碰面之後,南宮博陵顯得非常激動,他之所以一直留在雲城沒有離開,就是希望能和韓三千見上一面。

「三千,打算什麼時候跟我回南宮家族,家主之位的繼承,還需要一些儀式。」南宮博陵問道。

韓三千看了一眼南宮博陵身邊的南宮晏,這傢伙是南宮家唯一還活着的青年一代,家主之位按理來說應該交於他。

「年關一過,我就會去天啟,所以沒有時間跟回南宮家族。」韓三千說道。

南宮博陵一臉為難,說道:「一點時間都擠不出來了嗎?」

「翌老已經在雲城,難道還想要他跟着一起去一趟南宮家族嗎?」韓三千說道。

南宮博陵臉色一變,翌老竟然也來了雲城嗎?

這種大人物,他自然不敢去耽誤,但是家主之事又該怎麼辦呢?

「家主我當了,省去那些繁瑣的儀式,但是由於我要去天啟,不能管理南宮家族的事情,所以這些事情,暫由南宮晏幫我管理,看如何?」韓三千說道。

「當然沒有問題,想要怎麼做就怎麼做,南宮家族是的,自然由來安排,不過我希望能答應我一件事情。」南宮博陵說道。

韓三千早就猜到南宮博陵對於天啟有着某種目的,此刻這隻老狐狸終於要露出尾巴了。

「什麼事?」韓三千問道。

「我希望在有生之年,去一趟天啟,帶着我。」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三十二章 不值得憐憫

%